山叶 ⊙ 木偶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那样的天气里》(外七首)

◎山叶







《那样的天气里》

那样的天气里,我们来到
灰色的太阳底下,
摘开得旺盛的向日葵,
将它们满脸笑容装成我们
自己的,并伺机寻找适当的时间
玩沙滩玩具,做眼保健操。
哦,让我们回到童年吧
真真切切地用我们此刻尚已丰满的思想
和独到的眼光,分解孩童天真的玩法。
这样做似乎太过于残忍,
那么,就将成熟和欲望从我们身上摘除
当我们身上只剩下那么一点
薄薄的衣物之时,
才会如此撒欢
才能够留给晚年足够多的童年回忆。

2006.10.26




《没有坏天气的日子里》

没有坏天气的日子里,人容易厌倦。
美好的阳光,空气和水分,
那些醉人的美酒,我从来不沾边
就算是再如意的生存方式,毕竟缺乏新鲜感
也是致命的。如果说你能够
从一面有着足够多裂痕纹路的镜子里
看到了你自己目前的状况,
千万别吃惊,那是最真实的。
如果你说,别给我太多的奢望和要求,
那么,很抱歉,
我现在正在努力这样做。

2006.10.26





《在风中》

在风中,粉紫色的小花丛
随之摇摆,它们轻盈的色彩
衬在碧绿的草地,只有稀疏的一小块
毫无疑问,它们在我的心中
荡漾起了波澜。
那样细碎的小花朵儿
不规则地排列着,
有时,太阳从天空
移向另一边,
它们就躲进薄薄的树影里。

2006.10.30





《细琐的枝节背后》

细琐的枝节背后
阳光稀疏地透射过来,
落在我的工作台上,
棱角模糊的阴影,斑斑点点的
微风吹动下,闪闪烁烁着
多像一个人深思熟虑
某个迷人的细节打动了他
或者他在极度伤怀,
想一些不该有的事件
自己缘何处于被动,以至于一败涂地。
这么许多没来由的负担和罪责
一切都已经解释不清。

2006.10.30





《河流》

在世界的每一个忧伤角落
传出金属撞击瓷器的声响,
有种不可抗拒的
力量在蔓延,
穿过一条条狭窄的通道,
通向外围,
嘈杂的人群里
杂交的土著语种,不断成长
却时刻扭曲的身体
相互冲刷、撞击,
除了幻想,再没有更多
合适的主题了,
他们再一次露出青铜色的老脸
略带酒气的嘴唇上,
留有作日清晨的寒意。

206.11.13






《他们》

他们微微发出讪笑
谈论远远不及坏运气本身,
稍不留神,它便附身
多么令人伤脑筋的事啊!
双手反剪与身后的多病者,
面容憔悴,黯淡的双眼低垂
说话像剥豆荚,枯涩弥散于幸福之间
化作机关却的沉淀物,
于无声间慢慢降落。

2006.11.13






《近况十四行》

远走高飞的梦想破灭
坏运气緾身,那些不堪回首
却仍在断续进行的倒霉事儿
孕育这样一棵茁壮成长的小树苗
让我看到忽明忽暗

节能灯般炽亮而火热的希望之光
生姜是一把双刃剑,它让妻子
热性的身体承受感冒带来的药效
恶劣而时刻糟蹋自己名声的
坏天气,它的不友好充满了敌意

我的担忧也远远不止于这些。
此刻假如幸福之神愿眷顾我
对不起,我没有准备妥当
也没有合适的礼服和迎接仪式!

2006-11-14





《苦难者说》

并不是炫耀,他有相当富足的
生活阅历,前半生闪烁耀眼得度过
曾有那么多令人羡慕的所做所为
尽管有些依靠手段和残忍
有些凭借自然天成的条件
最终都顺理成章地推动了事件
毫无怨言,没有恼人的疾病史
遗留症是在退休后准时出现的
首先是健忘,随后到来的失眠、痴呆
整整折磨了他数年,之后
却突然不治而愈。
他的晚年不见的多么幸福,
至少有些烦恼,丑事缠身
尤其夜里重复多梦;
还有就是:
咳嗽和抱怨成了他后半生的主餐。

2006-1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