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舸 ⊙ 一畦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三首

◎陈舸



等船

月亮刚离开山顶
很圆,但不会变成青蓬船。
光线被水吞咽之前
岩石缝里,听到了剥糖纸的声音。
逐渐扩大的寂静
侵入了走廊。黑暗中
香烟的火光,
只能恢复你小部分的脸。
隐藏的形象里的紧张——
一股野蛮的,来自
鱼群和小兽的力,穿透
夜色,推动海水而来。



永生堂


       它在这儿,我们的小英烈祠

                                ——Brodsky

革命有股草药味。
银元,在虚弱心脏上
堆积……这逼仄的老店铺
嘴唇,噙着暗号:一片
绿薄荷。松林几里外的遭遇战
已经用光
黑夜偷运的药品。


肉身该有些微
薄的盈利。一封密函的
裂口,蚕食他的睡眠。
比梦潦草的字迹——
“车前草五钱,远志二钱
蝉蜕一枚”
可以医治,那个女人的不育症。
金银花煮三分月色。



记忆

他是司机,胖,和气
熟悉道路的每个转弯
如爱过的女人的身体。
秋天,他知道在哪里
可以打到稀少的野鸭。
输光了问你借点小钱。
他死于酒精,和肝脏
左侧的,一小片阴影。
他不想在盒子里开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