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

◎扶桑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


身体有它受过的爱抚,蔷薇色的时刻
身体有它的寂寞
它的哀伤、痛楚、颤栗
身体有它的夜晚、一个唯一的夜、从未
  到来的夜
(一双唯一的眼睛)——
身体有它的相认
它的拒绝、洁癖
它固执的、不被看见的美丽
身体有它的柔情
有它的幻想、破灭、潦倒、衰败
它终生不愈的残缺......
身体有它的记忆,不向任何人道及

                             2006.11.4夜






    他的名字中有一棵柏树


他的名字中有一棵柏树
他居室有别处没有的、奇异的芳香......
第三天,那芳香
忽然把我整个儿染红——

我醒了,如日边的云,灯泡里的钨丝
十五岁那年,我第一次望见了
暗恋:那圆月般的孤独和美丽(以及
这个世界的奥秘)
这清辉沐浴着我,一直沐浴着......

仿佛新辟出的小径
我有避开人群的愿望。因为
我整天都在和自己交谈,饱涨的
心,忽然变成初春的草地
冒啊冒啊那些不能说出的话语

                            06.9.25





    

    每天的路


早已不忧伤了。因为
忧伤也是一种恳求
象狗。
也许我更乐于探讨,比如
禁欲者不自觉的
清教徒表情

多年来未弄懂的事
已不必再去费神了——
我似乎隐隐看到未来的模样:一条
直直的水泥路。两边店铺的招牌如何
变幻
都没什么不同

           06.6.2.







    安心
       ——纪念一次电话中的哭泣,给素未谋面的范震飚老师


我曾弯垂。
我曾放弃自己。
失去存在的缘由。
面带微笑。
——这一切都没有什么。虽然
一切轰然而来,如列车出轨

偶尔想起
指尖的乱纹也有安心的表情
几千里路横亘于我与一个
宽厚的嗓音——
真好,这世上还有一个人
我能对着他哭泣

           06.6.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