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杰 ⊙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是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沈杰



我是一个兴许去过南方的上海女人
兴许遗漏了,十个、二十个
五年间流行过的本地俚语
当我,刨去嫩丝瓜那未获赦免的青皮
当我把大眼鱼和生姜煎得金黄,在
一次同性的朋友的聚会上
我是否手臂舒展,或刻意模仿着
削铅笔时代的姿势?


穿件小猫图案的黑绒背心,按班主任的
说法,她总是乱七八糟的啊总是
用奶痨患者的眼睛瞧人
还常常忘记,不该用带针眼的手,撑住凳子
干巴巴的小身子探过“三八线”
往男同桌这一边倾斜
“沈羽童,注意,坐直身体!”
有人说那时她已懂得,取悦男人


我,一个上海女人,一手的乱掌纹
关于恋情,职业非职业看相者都意味深长
他们存心地高估着数字
南方呀南方,初次晤面的男人们念叨着
启动了自鸣钟似的机关
想象我坐上飞毯,一次简易的阿拉伯之旅


他们甚至以为看见了,我的
杂乱、刺绣、视线汹涌着的大床
镜子里的内衣与肩胛骨
我的深圳绸丝巾上伏着一头黑豹
(至公元某某年,有音乐,仿张爱玲
一个人在异国的地板上栽倒)


人们都说我不像个──上海女人
并明确暗示这是恭维,更多时候,这是
一种被判决为处女的尴尬
观礼台上站着一排大头大鼻子侏儒
树脂镜片,纸胡子,指指
点点,打着西亚高原的喷嚏
那被焚毁的日记里必定记录过
什么:十年来,我成功地摆脱掉羞耻


我并不认定自己是个什么什么上海女人
把时尚武装到牙套,到凌晨裸身
裸身去网上,被访问——一只发情期蝎子
“我年轻在撒娇不能在北方长呆。”“今天服
香水明天去死,有什么区别?”关键是
充血补钙哼哼旧年历片上的数字简谱
朝虚拟的苹果吐一口香甜之气
我究竟缺什么?该怎么办怎么办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