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4章

◎徐江



杂事诗14

徐 江



《红与蓝》


唯一的摇滚人
已过中年
现在他费力地对着
崇拜他的记者的镜头
解释“红色”是血
不是时代和革命

如果这样
那我也可以说
我一直喜欢的蓝色
与“伟哥”无关
它只是天空
是海

可我们
都有幸
赶上了一个
遮遮掩掩的国度
所以这种高尚的贩卖
还是免了吧

我的蓝
就是“伟哥”
它也是我从小喜爱的
“劳动布”工作服
(现在都叫“牛仔”)
的颜色



《黑暗》



每一次
站在那些孤独
和绝望的赛点上
我总想到这个词
——“黑暗”

来自正面的阴影
是暗
来自负面的阴影
是黑
正负一起涌来的时候
是黑暗中的黑暗
是光

所以这世上
哪里有什么天才呵
只不过
自有璀璨升起
于你看到的
绝望


《60后》


看一帮同龄人
在那里聒噪
成功的
成仁的
两样都不成的
聒噪

那陌生的一张张脸
我好像哪里见过
好像
认识
我好像
看到我

此时代
此社会
每一角落
我都看到
我忘掉
记起
每一张脸
聒噪

他们梦中的门
一点点关上啦



《九辨》


风把黄昏天边的残云
卷走之际
你在干什么

风把残云过后的阴霾
吹散以后
你又在做什么

此问
我非问人
我乃问己



《漏网之鱼》


比孤小一辈的人们
也陆续在说
“我们这一代”了

还好
幸亏寡人早就从
所有那些“代”里
脱了出来



《鬼片》


对我来说
最恐怖的一段鬼片
恰恰出自一个圈内公认的
平庸导演

那画面是这样的——

现实中的那个人
转身走了
镜子里的那个他
还坚定地留在原地
朝自己的背影
和所有观众
抿嘴一笑



《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N周年》


度尽劫波
多年后
心灵想一想
也是会
震颤的呵

度尽劫波
最忙的不是英雄
也不是难民
——这是我刚刚
才知道的

度尽劫波
一个白痴
心里不舒坦
他要修改
那诞自战火中的

国歌



《恶之善者》


恶人恶到极
就成全世界的佛啦
连敌国的青年
都收藏他的“宝书”

恶人恶到极
就只表现他的善啦
他甚至想请人把戏里死去的英雄
再写活过来

一个恶人
恶到极处
你总会听到这些人类
念他好



《两岸的晚餐》


从第N条肋骨
到第N+2条肋骨
(原谅我记不住那数字)
碳烤的牛排
当然比普通的“丁骨牛排”
或“马德里牛排”
要好吃多了

极品的“蓝山”
显然也比
普通的哥伦比亚咖啡
稍好
(可惜我不太会品)
实际如此搭配
我还是有点怀疑

以台湾首富命名的西式晚餐
距难吃的正宗西餐
还是有点差异的
不过好在这是天津的
仲夏之夜
一条庞大的快速路
正在这餐厅外
像道彩虹
蛮横地建成



《不简单》


半月之内
两次看人提到薇依
这不简单
一个信基督
而拒绝教会的女人
是不简单的
一个能在我的书架安居十年
而不被撤下的女人
本身就是不简单的

比这更不简单的是
十年来
我一直抵制读她
——不是薇依
是那个
被人反复称颂的薇依
同样
我还抵制自己去欣赏
特里萨嬷嬷
阿赫玛托娃
……

说白了罢
我对所谓“真善美”的热爱
都要远小于
我对世上所有正宫娘娘的怀疑


《中年交谈》


说到晚年
说到来路
说到他的
尘世艰辛
他没说出的那些
眼神也告诉我啦
那是一片夏日
正午下的盐碱地啊
白茫茫
泛着光亮

可我怎么
没这种感觉呢
我坐在他对面
把一杯冰可乐
彻底吸干



《夜》


如果不写
不读
不开空调
漫漫夏夜
是难耐的

尤其难耐的
是你打开电视
看到两个
话都说不清的知识分子
在那儿讨论“枪”
(有时他们叫“矛”)
在那几千年漫长的
冷兵器时代
存在的必要



《芒果榴莲》


芒果在盛夏的黄昏
香着
可你应该承认
最香的芒果
它那香里
也有一点臭

于是我想起
多年前的故事
——领袖派人
把海南进贡的芒果
分赠各地
金灿灿的芒果
在欢呼和
呵护中
悄悄蔫了
臭了

有谁怜惜过
一只变臭的芒果呢
比它更臭
更贵的榴莲
现在
满街都是



《未来文艺千年备忘》


混子
看上一个女兵
他参军
入党
在战火中成为
合格的将军
这是我时代之
若干文艺
对历史所做的
浪漫描述

混子
看上一堆女子
他经商
致富
在坑蒙拐骗中成为
风度翩翩的富豪
这是我大胆推测
二十年后之某些文艺
对我之时代将做的
浪漫描述

混子
看上蜣螂一样的
外星美女
他修改基因
成为该类
在浩劫后荒凉地球的夕阳下
快乐地向坡上
推着粪球
这是我信口说出
并立此存照的
未来千年
之文艺浪漫



《杂念》


写着写着东西,忽然感觉不对。
什么不对呢?
我停下来读了一遍。写得挺好啊!可它们不是我要的那种感觉,就跟眼前这个世界一样。
也许,这就叫“杂念”吧。
我停下来,写你现在看到的这段。



《唐的诗》


我想我不会
像那么多可爱的同行一样
酷爱唐代
毕竟那是
肥女如云的世代
就算再嗜好
女子之丰腴
也终有
腻的时候吧



《“魏晋风”渡》


骨瘦如柴的年代
就更不可靠了
把稽康给我拖出去



《暗战》


夏是凉的
汽车由亮处驶进
灯火阑珊的
工业园区
再开过浸入暗夜
刚刚歇工的楼群

这样的时候
好久没重温了
此刻路灯催动着
一块块树影
在车壁和人脸上


哦 细节细节
纷至沓来
你们总这样
把我抛进黑暗
再一次次
启示我

不停地穿越
是必要的



《闲话》


有一阵
或老
或小
的声道里
都爱重复一句
小得意的话
——“谁也没闲着”


“谁也没闲着”
妓女站街
骗子赶场
气象错报
火葬场的鼓风机
换了仨



《绝句》


晨起读李白
准确说
是宇文所安
凝视中的李白
发现两处错误

出门吃早点
麻雀飞起
准确说
两只同时离地
一高一低



《道》


员工大会上
慷慨陈词的老总
吹着吹着
忽然捂住了那张嘴

演播室里
仪态万方的退休教师
装着装着
突然涕泪横流

地铁车厢里的淑女
端着端着
陡然发出一声
叫床般的尖利

等我们
注意到这些反差的时候
喷嚏已悠然踱进了
可能影响事态的

下一代鼻腔



《太阳系备忘录》


在冥王星外
他们又找到了一块巨石
这是第N块
有可能成为
“太阳系第十大行星”的
巨石

现在
美方主流的观点是
“同意”
中方的则是
“看看再说”



《可以算作“疏”》


雨时断时续
我的形而下悲伤
时断时续

它们一滴滴
逼得我
灵魂出鞘


《像黑人》



什么时候起
我对衣着色彩的选择
变得像个黑人啦
大红、大花……
——如果不是家人提醒
我可能还会
继续忽略这个

就下来的问题是
变胖的脸型
也有点像黑人啦
——不是奥运上偶见的
埃塞俄比亚那种
也不是普希金
那种优雅的混血
倒有点像美国电影里
在白人区闹事的那些

像就像吧
以后我会努力
再“黑”一点
送这个爱学“国语”的年代
一个恐怖的
哈莱姆



《仲夏日之梦》


这是一个
极具专业水准的摄像师
在他的镜头里
美女始终居于画面中央
每双夏装映衬下的靓腿
在荧屏稍下的位置
都保持端庄的交叠
同时能看出该摄像师并没放弃
对捕捉走光哪怕一丝的警惕

类似画面
你每天见惯了吧
可是刚才这一瞬
感觉确乎是不同的
因为就在担心或等待
那双腿突然张开的一刻
我突然意识到女主播刚才是在介绍
一部有关远东审判的电影
而刚刚在网上我看到日本的修宪者
正在美帝的怂恿下
堂而皇之地否认侵略



《河莉秀——给世上最爱女人的男人》


有谁爱一个女人
会爱到想变成她

有谁爱所有的女人
会爱到令她们恨

有谁认同他爱的女人
认同到变了性去做小姐

这些年我听到我厌倦的那些糙哥儿们说啊说
说自己多爱女人女人们又多爱他们

其实世界上最爱女人的男人
早就变成女人了

而且
玩儿的还是男人最狠的一招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