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中秋,明月考

◎巫嘎



         中秋,明月考


这些年,你是否学到了关于月亮的新知识
它的中秋或任何一日,它的古词与新诗
1076,苏东坡欢饮、达旦、怀人,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与2005陈先发杀无赦的月亮之间是否不同?

月光如白骨千里盈野。为何你心意难平?
前天,我去了黄河边,黄河一动不动
混浊,苍老如昏睡的父亲。我看见黄色的父子,
情侣在河滩上散步,孩子们在黄泥浆中玩泥巴
黄河两岸,无尽的白杨、玉米、棉花与活命的
救荒本草!

在黄河边看到的与长江边看到的月亮
是否是同一个?黄河月亮黄土四溅,长江的
如明眸秋水,无边落木,从北到南
滇沛流离,悲欢离合,分头又相约死于大海
北园大街上空,我看见它从钢筋裸露的工地
爬上来,像一碗泥水,焦渴的民工饮下了它
——那明月!

给你安慰。死生轮回。有谁见过真正的明月
高于一切头颅又从一切口中被说出,被窜改
一个卡在喉节中的双音节复合词。中国中秋,
那个异乡人的箫对着它呜呜的吹不成调
一支无止境的溃败之曲——我有潦草的诗歌
和杜甫感伤的酒杯,“四十明朝过,
烂醉是生涯!”
2006-10-6


        坚硬的头发

昨天我去理发,师傅是一个东北小伙子
与他的女友。我坐在一面大镜子前
看着自已,感觉有点羞愧或羞涩
怎么说呢?就像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到
光线里,有点畏光---那一个陌生人
但理智马上给予反对
或者,像小时候第一次到舅舅家
亲切又生疏的客人
因而有一阵短暂的严肃,手足无措
东北小伙子迅速为我掖好衣领,披上
洁白的前襟、围巾,盖住全身
仅余一颗头颅。气氛从理发师傅说
“你的头发很硬,像钢丝”开始活跃起来
而且很密,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头发
他的女友也加入了关于坚硬头发的话题
大意是这样的头发留长了可以卖钱
“但好头发应该是柔软的吧”,我说
我觉得这不是正常的情况
某种生理要素的失衡,内心阴郁的体现?
压抑、苦闷、潜藏的暴躁与性格扭曲
以及将临的暴发?——而我对此并不知情
凡高有一头火红的蜷曲的头发
当然我没有跟他们探讨上面这个问题
而是闭上了嘴巴,理发师的剪刀受到的阻力
显而易见:它的声音是难听的卡卡卡
理发师的女友反坐在一把靠背椅上
也默不作声,她是一个漂亮的东北女孩
我注视着镜中肮脏的小巷来往的人影
“又进了,今晚鲁能对大连实德”
对面的小吃铺响起进球的欢呼,灯光下
头颅逐渐模糊。我们突然又谈起了柚子
秋天的佳果,水分充足,天然的水果罐头
路口的水果摊上三元一斤,比南方贵了一倍
理发师的女友说,她在南方呆过,有时每天
吃一个大柚子,理发师说“她爱吃那个”。
2006-10-1



中秋诗,宾至如归


又快到中秋了,如同往年
我是否要写一首中秋诗
写一写月亮,写一写秋天,家乡与亲人
写一写在异乡的感受。去年在泉州
前年在三明,今年在山东
明年呢?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似乎总是在异乡,这令人伤感
更早以前,我还在家乡的小县城里
就模糊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为了克服它
我开始写一首叫《宾至如归》的诗
这么多年了,它仍然是最初那几行

现在我知道我所有的诗都是同一首诗
写下的与未写下的,以及将要写的
都是这一首诗的草稿
2006-9-29


在山东还能写中秋诗吗


刚才,我稍微统计了我写的中秋诗
一共11首,并对写下它们的情景
进行了短暂的回忆
它们写到了月亮、秋天、思乡
柚子、饮酒,亲人与爱情
最长的那首61行
最短的那首只有一行:
如果阴天我们免于抬头
这是一个花哨的句子,而那时
我以为它满含深意
它们分别写于清流、三明、泉州
而正在写的这首是在山东
而山东
1076年中秋,苏东坡在密州写了《水调歌头》
95字,前面的小序如下: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2006-9-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