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郑州记

◎夏华




想像郑州

她过于娇纵,蜷曲于黄河的腹部,
会游泳的蛇进入大海,会游泳的

女人去了北京。一个不明确的站台,
接送过多的暧昧的过客。喝杜康或

二锅头,看黄沙卷起天际的窗帘。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伤感的

无非就晒二钱槐花,想象梅雨季节
无非就是找不着南,找不着南之又

南。雁回不了头,写不了情书只因
洛阳比宣纸贵,病毒浸淫了心肝的

依妹儿地址。感叹物是人非又何妨?
佛祖不远,去嵩山亦不远。




2006·04·16




郑州记

1
K268次晚点十二分钟到石门站,8号车
厢的四个邯郸妇女一路打牌,一路嬉笑
散发着五十多岁的胖和河北一样的雍肿
男人们猫在一旁,分割了窗外的田园

风光。手持DV的人当然是最为霸道的
掠夺者,远走高飞的白鹭和错落的村庄
未能逃脱他的双重罪:世俗的眼睛和
态度诚恳的摄像头。


2

枝城的军队在忙于装载汽车,一旁还有
警戒的士兵。我试图寻找装甲车或者
迫击炮,但很是徒然。煤灰墙上的
“兵工厂”散发着六零年代的气味

浓郁得如同小令,就连陷下来的夜色
也无从掩埋那逶延岁月而来的金黄


3

油菜绿黑夜里
远山迷惑在灯火之外
长江弥漫在灯火的影子之外
多少站台迷漫在过客的左脑隆起来的
丘形地带:那些醒着或不曾醒着的地名。

4
“淳淳中原,幽幽古都,欢迎来到郑州”
中国移动总是这么适时地告知我的“到达”
比乘务员更加急切。比减速的火车更有礼貌。

凌晨2点30分。车站的出租车们
聚结在出站口,旁边一些拉客的人:
“先生住宿吗?”“网络房。”“要按摩吗?”

闪进一出租车,经过二七广场
郑州的风从车窗灌入:一种陈旧的
干燥和清凉里渗透浓厚的尿溲味让你抑鼻。


2006·5·11·


二七纪念塔

立在二七广场的边缘
立在郑州的市中心
立在步行街的尽头
夜幕拉下来的时节,
她总是先点上灯,供旅行的人拍照
正点时她总是用钟的修辞清唱《东方红》
所以她总是说的一句话就是:
“毛主席说:‘劳动人民万岁’”
我是过客,未能登临
红色的钟,红色的秒针
在夜色里走着红色时间,
我在夜色的中原,在心里默然唱着
“东方红太阳升……”而此刻
正是异乡的北京时间20点
0分0秒

2006-5-13




郑州印象

中原的意思更多地包涵了
中庸。方向感来自于你的鼻孔

女出租司机的脸典型的河南黑,
“会展中心是旧机场改造的。”
“没有宾馆住你可以住条件好一点的澡堂”
女司机递过来洗浴中心的名片。

顺着中原大道,各大酒店已是客满
最终到中机六院招待所找到单间:60元。
中途唯一记住:河北大学,交通厅的
绿玻璃以及干草一样的阳光。

偶尔,广场上的鸽子在晚报亭上遛达
偶尔,穆斯林妇女蒙面穿过街市

回民馆在这个城市里已很协调而
镇定,从门厅里飘游出来的羊肉气味
让你想象纯正的草原。丹尼斯百货、
图书城和体育馆毗邻,揭示了郑州的品性

馍馍二两太少
四两面又太多


2006-5-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