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茉莉信简(组诗)

◎扶桑



   茉莉信简
  
     组诗                        
                  
              悄然绽放的茉莉
              永不出发的信简







   疏离


别问为什么
我不去和你坐在一起
不去和你,轻声交谈
象两片树叶那样——

象两片云朵——
                        
            或许
我这古怪的疏离恰是
那隐秘地朝向你的脚尖——








    一秒钟


那是四月的一天。
下午。

        你在我对面那块
巨大的山石,坐下
肩部前倾,双臂安静地支在
长长的腿上,向——一直微笑着的我
微笑了一下。一秒钟
眼神与眼神,轻轻地触碰
又转开……

没有人说话。雨细细吐丝
远处一只鸟,叫了
一声。山谷、树木、白色雾气
萦绕不去的天空……
恍如梦中。

我感到自己正在被
染红,悄无声息地,被一种柔和的
红晕——
从内向外。
我的舌尖触到了那一份清甜
往昔的一切,俱已碎裂

……一秒钟。
我整个的生命含住的
    一秒钟。









   手指有手指的心思


手指有手指的心思  
手指有手指的愿望——
                        如果
它能触摸到你,温熙的脸庞

——它将沾满金黄。

手指多么悲伤……










   我嘲笑我的心


我的心啊,我不该嘲笑你?
在一个男人的沉着面前,没头没脑地
把自己的平静碎成了慌乱

我衰竭的心啊,我不该嘲笑你?
你更多的裂纹是为了
更易湿润?——








      染色


我认识的每一个人
都给我染上一道颜色

——冷漠的灰白。
    恐惧的幽绿。
    焦虑的暗红。
    厌倦的枯褐。
以及悲哀,那无限宽广、低沉的夜色……

而现在我是月白色的。
是雪、茉莉花和月光静悄悄
会心的交谈——








    隐匿的溪流


沉默多年。
突然想要说话了。话语醒来,话语解冻,话语
涓涓,流向你——

雪与阳光的溪流。

两岸景物依旧。
街道、房舍、人群
工作、饮食、季节……

一切又似乎迥然不同。仿佛
同一幅画,而时辰由暮晚转向
清晨——








    我似乎也经历过……


我似乎也经历过一、两次
所谓的恋爱事件——
一次,是纯粹的笔误。
另一次,败坏了味蕾
摔碎时可笑地
弄出很大的声响,并把它的裂纹手镯般
嵌在了我乖僻的左腕上……

                      只有
我的心知道,我还从没有
爱过——
这就是为什么,认出你的
那一瞬,会有,一阵突如其来的风
吹动,我涟漪似的骨骼
而当我在回忆中
凝望你,也总有泪水
大于眼眶的静默——

——你就是我反复做过的那个
    梦吧
        那个雾中的人影?








     一片雪花


我的爱,也许,不过是一片小雪花
怯弱又热切。一场雪中
它径直落向你的黑发、面颊
一吻之中化作泪滴,无声无息








    水墨画中的留白


吹过裙边的风,倒映
我一身的树影里,有你
在五月温润如玉的夜晚
那迎面而来的路人里,有你
你在肖邦《夜曲》的月光中。天边
晕红着脸的朝霞与晚霞里
你在我的往昔那一张张雨水
浸渍的信笺上。我最初的慌乱中。
在眼瞳的霜迹、蹒跚的泪痕,嘴角
微微上翘的笑纹。在我缓缓漾开的静默里。
我向往
而未曾生活过的地方。
    我残缺的部分……

象水墨画中的留白,你显现、你在那儿
没有什么不是那通向你的曲折幽径
白石台阶——

你已脱离了你而进入我自己
你,是我灵魂的一部分——


                          200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