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熄灭(组诗)

◎扶桑



     熄灭
  
     组诗




      归


目光已如静水。
什么都不想说了。
象一根细枝
快要
折断了。快要
在一声微小的脆响中流出白色的浆汁

多么渴睡啊我的心
整整一天我都在想着
你——
啊,你:一个怀抱
邀约
甜蜜的允诺......

我仿佛已透过时间的迷雾看到
那一刻——
那搁在沙滩上的脚
被蓝色一波波染着
现在它环着我的腰
现在它吻上我的嘴

啊,你,命运的帮凶
你,我的爱人——
现在我终于得见无边无际的海水
现在我终于得进无边无际的清晨

                 1999.5.31





      灵魂的花


台灯无眠
是孤单的星头戴如刺的光芒
情侣般,守侯我的夜晚

已懒得翻动的书
横在枕边

窗玻璃慢慢黑。
窗玻璃慢慢蓝。

梳妆台上,唯一一朵栀子花
已芬芳得有些疲倦了
唯一如此
    纯洁、饱满、坦然的花啊
在我年幼的时候就遇见了它

(寂静中的轰鸣——
在那无人的夏日山谷
风,顷刻之间也不再吹拂)

我灵魂的花
寂寞地美
平静地衰败

             1999.6.1






     死亡的种子


我每日的妆镜
已汲取了它眼中之物的黝暗气色

我用玫瑰红描绘嘴唇
不时地奔往超市拎回
大包零食
喂养啄噬我心灵的灰色鸟群
大片饥饿易怒的灰鸟
我周期性发作的抑郁症

(我始终无法对你们说出的
那一切
使我脾气一点点变坏)

沉默中
我已能看清死亡的种子,如何
在我体内发芽
长大
开花

使我发育丰满

             1999.6.1





     熄灭


已燃尽了灰般
轻盈了
再不哭了恳求了
手已无需
扶额了
眉头已如翅展开
惊颤的
目光已如一杯静水了
已无力去爱也无所谓恨了
我已脆薄
如瓷了
仍遍体流闪
端然如初的莹光

               1999.6.2






     停留
        
         ——一滴泪的自述


流出来我就要碎了
就要
没有了
就要,在你脸颊上蒸发四散
被空无吮干

就把这一滴颤动着的

受惊的泪
含在你眼里吧

(我已回不去了,生活!
——不,不是你,不是我,也不是他
是我脚下的路
将我带到了此处)

多么强壮有力的双臂啊,被你
怀抱着就仿佛
什么也不能再把我
从中夺走

            1999.6.8







     给陌生人写信


我坐在朝西的窗口给你写信
这是房间里,光照最充足的部分
老榆树根花架漆黑生光
一盆茉莉静悄悄
孤单地开放

笔端依然
习惯性地滑出那一个字
噢,或许,我比你更需要它的抚慰——
一整个汹涌的青春时代
我服食这个字
遐想这个字
哭泣这个字
一遍遍在空气中勾勒
总被我写错的这个字......
一个字是这么小,而担负起我的命运

现在我轻盈了,象一张什么也没写下的白纸
一支笔
流尽幻想、墨汁、词语和心事

               1999.8.5






   顺着痛苦的梯子


我顺着痛苦的梯子往上升
往上升——

萨福
茨维塔耶娃和普拉斯
我热爱的众女神
我衣袂飘飘的姐妹

我看到了你们而复归我自身之中
复归我的来处——
我,玫瑰花圃
我,痛苦的元素
我,“一头孤羊的神情”,一道
慢性衰竭的光

现在散尽热量,进入寂静——

现在,象一个祈福者
轮到我来触抚你的面庞
呀死亡

               1999.6.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