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 ⊙ 一个时代的画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这样黑的夜里

◎长岛





在这样黑的夜里,城池已经关闭
打钟人已经安息,一只猫头鹰也哈欠连连
在这样黑的夜里,望远镜停止了窥视
镜子回到了梦里,一轮明月也被乌云遮闭

在这样黑的夜里,肥胖的滑稽戏演员
鼾声阵阵,他要把恼人的主旋律一唱到底
在这样黑的夜里,灰鼠不断地俯冲
横冲直撞,它享用的自由就是无人干扰

在这样黑的夜里,灰尘开始降落
心灵停止了呼救:它终于幡然醒悟
在这样黑的夜里,全身的骨肉
瘫软在床垫上,紧接着恶梦带来了尖叫

在这样黑的夜里,一个读书人胡话连篇
满口是俚语和方言,但即便说多了也没有威胁
在这样黑的夜里,更多的人练习死亡
更多的死亡,学会了对永生的模仿

在这样黑的夜里,人性得以恢复
像卸了重的弹簧,像黑暗中的碑石
在这样黑的夜里,碑石恢复了石块的记忆
石块说:我只在白天,才用来装点历史

在这样黑的夜里,骗子也脱尽外衣
露出饱满的身体,而他的灵魂布满疮痍
在这样黑的夜里,卑鄙的政客摘下墨镜
他怕光的眼睛,对黑夜也很不适应

在这样黑的夜里,地球上的一个小小国度
一群历经炮火的百姓,梦见了云朵
在这样黑的夜里,云朵上载来的
依旧是魔鬼的战车,而不是天使

在这样黑的夜里,有人看见了黑暗
以外的光亮:那可需要多少年的修行
在这样黑的夜里,一个疯狂的面孔
降临世界,我们每个人都身临险境

在这样黑的夜里,混乱得到了清理
一个思想者,应该是哑巴和聋子
在这样黑的夜里,逝去的逝去
要来的正来临:一个隐身人敲开了你的房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