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灰尘之家(组诗)

◎扶桑



      灰尘之家
  
      (组诗)            




    

    爱,在我身上——


爱,在我身上
有如我的乳房那么丰满
有如我的……那么温柔
有如我的哀伤那么炽热
有如我的青春,白发初露
有如前额
       倾向
          厄运——
                        
              2003.11.14.



      


     恶习


我一贯娇纵恶行
我一贯娇纵被摒弃的
    楼褴的脸
我一贯娇纵隐晦而慢慢衰竭的痛苦
我一惯娇纵我的青春
        ——谵妄的眼神
是它(而非别人)弯弓,射向我的左胸
我一惯娇纵死亡——我饮尽这杯酒

我醉了
象摔碎的酒杯
流了一地
                      
             2003.11.13.



  




     那一夜


那晚
月亮步出,自迟缓的
迷雾中
亡魂般,无声无息
而在窗口命运
    凸悬他决定性的微笑——

“你好!你好!请
稍候片刻——我的口红马上抹好”
                        
                                  
                2003.11.15





    

     灰尘之家


你是否还记得,那间
你迁移多年的屋子。久未开启的窗户
半掩的窗帘。白色书桌。手柄
弯曲的镜子。
瓷瓶里几枝萎为干枝的花(它们是
玫瑰——红色的!)一具
肉体。椅背上搭着的衣服。
它一直搭在那里——

没有
声音。没有
动静。白昼与黑夜,季节的
四张脸
无所谓地运转……

一种白色的粉状物(何物的
碎屑?——从何而来?)
近乎羞怯地飘临,小心翼翼
堆积,不动声色漂染——
在它无所不至的势力范围,什物
沉沉入眠。房间
沉睡。时钟、 空气…… 沉睡。那具
肉体。
它们一直睡在那里——
      
                       2003.12.16.

        



    

    夜雨之诗


雨啊
伏在我肩头
哭泣吧
说吧
让我们相互承认
自己的脆弱——

夜幕沉沉。青春已逝。
我的姐妹
我,还没有爱过。
还没有活过。
还没有倾诉过。

                2003.7.2.





      
    
    时间的富翁之歌


吃吧
喝吧
挥霍吧——
还有,足够多的岁月供你们享用

我一向如此分赠
我的财富
我,时间的富翁
厌倦了——

给你:灰眼睛的空虚
你:红胡子的焦虑
你:黑皮肤的
恐惧——

孩子们。牛虻们。孩子们。牛虻们。
                              
                       2003.11.14.

  

  
      



     白发之诗


青春和衰老,都在我的头发里
竖起各自的旗——

显然白色更为耀眼
跳出黑色的包围圈
秋夜里的
星星,黑衣服上的白色补丁——

心灵的背叛,心灵的泄密……
                    
                       2003.11.13.




  



     口红之诗


口红不是我的饰物。
我——没有饰物。
没有珍珠耳环也没有
金项链,甚至我的手上也不戴戒指

口红:它的各种款式它的
各种色泽
就象女人
的灵魂——各种各样的气息

整整十年,我的嘴唇只佩戴
玫瑰色。——多么单调!
我的青春的狭隘
我的青春的狂热

我永远不喜欢黑色的
口红,巫婆和妓女的颜色
我也不喜欢青绿色那么
怪异——我不扮演异类

我不能失去我的口红——

当我——面色萎黄无华
(一如中医所说)
当我穷愁潦倒头发渐灰,当
死神前来,叩我门扉——

坐在擦拭一新的的镜子里
(自省那样每天擦拭)
依然,我用我灵魂多皱的嘴唇
啜饮,端庄的大红色
                            
        2003.11.21.









     遗产之诗


对于生活中的一切
灾难,我混沌的心,奇怪地
早有预感
象不情愿的向日葵
我,向它弯曲——

我浪费了我的青春
我浪费了我的爱情——
请原谅,请原谅
是我,而不是别人
亵渎了你们那不合时宜的

古典式花纹。作为
一个献礼,给某个不无
崇高——嘲謔地打量这个词,嘲謔地
打量写下它的我自己——
的幻影

…… 衰竭的脸,有病的心
因为,柱石倒塌而杂草丛生的坏脾气
常年
下降的体温
这就是,我全部的留给自己的遗产

……

不,我并未活过。仅仅是
昏睡——不安地
梦见我和这尘世结了一次婚
和我不喜爱的
际遇,正是它构成了我的命运。
                                      
                        2003.11.14.  


    





   心啊,你还没有从那高处的枝上
    

心啊,你还没有从那高处的枝上
弯折吗
你那向高处生长的枝桠
是多余的

俯在
你的无知 、 孱弱与尘土中吧
柔顺地,象蔓草
在践踏下

——你总是被侮辱
被你——沉默地——蔑视之物。
                          
         2003.12.10.





  

   夜漫漫


你已尽力焚烧过。
被丑陋毒害过。
已酥如粉末……

依然,独自,抿紧嘴角
噢我的心啊,噢我的心啊
不要放弃你自己

在黎明到来之前
都是——忍耐的时刻。
                    
                        2004.2.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