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没有被虚度的痛苦(组诗)

◎扶桑



没有被虚度的痛苦

     组诗



  


    呵父亲

所有的人都不是你。呵父亲
我要到乡下去
到北方一望无际的田野
收割后的田野
看看  那些孤单地耸立的白杨树
看看它们在雨中
那孤单的、修长的静默

             1999.3.25







     灰烬

我在我的痛苦中冒险前行
深深的厌倦席卷了我的心
那是什么在告别、在离去?
——啊, 青春的幻影、热病、过分
生气勃勃的笑声......

            1999.3.25




   这一阵风吹来前

这一阵风吹来前
额间佩戴着爱人的吻——
我是你年幼的妈妈
我是你暴风雨中的百合花
这一阵风吹来前

           1999.3.25







   沉默在黑黑地蔓延

痛苦在发胖。
沉默在黑黑地蔓延。
踩在脚下的我的影子
春天到来时倍觉的孤单。
天空依然那么蓝,旷古以来
它一直那么蓝——
象从未哭过的眼睛,终于
复活的眼睛
不久之前,我额间佩戴爱人的吻
梦见幸福的那一天

              1999.3.27







    这一个春天

我歌咏过的桃树已被砍去
不再能告诉我春天的消息
我一直恹恹地睡着,仿佛已在
等待的厌倦中泯灭了......
但今天早晨,我终于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整整一天,它没有停
虽然,吹过面颊的风还依然有些冷

             1999.3.25








    严峻的时刻

一生中,总是被逼着做出选择
在午夜与黎明的边缘
在严峻的时刻、爱与痛苦
生与死之间——

一天比一天、比灰烬更沉默地
无论如何你将再看不见
泪水爬上这一张脸——
它已厌倦。啊它已厌倦

除了,泥土或石头一样地忍受着
还有什么能够安慰我?
更严峻的时刻还在前面,黑影幢幢中
窥伺着......

                1999.3.27








    坚硬的心灵之泪

两片雷霆相击
炸裂出一道闪光......
我象产妇精疲力竭,又怀着
神圣的新生的喜悦

总是这样的时刻总是
当我不得不以赴死的勇气迎接命运
不得不苍白地颤栗着,又别无选择
不得不做勇者——

暴风雨夜,暴风雨夜
在你天空般乌云翻卷的稿纸上
五毛一支的圆珠笔——伟大的产婆
就向世界捧出了我的诗歌

——我那金刚石般闪闪
坚硬的心灵之泪

               1999.3.27







    新磨过的阳光亮晃晃

新磨过的阳光亮晃晃
泼在床前的地上。
不知是一只什么鸟儿那么欢欣
远远、远远地叫个不停
仿佛今天才刚刚诞生——
我闻到了空中草木萌生的气息
带有淡淡的青涩香。
我依然还不能说话,但已感到
有什么正在一点一滴
流回我身体——
如果这时候你来了
我想对你微微笑,原谅
原谅我是在病着——
如果这时候你抱住我
一动不动地看着,也许
我就能用玫瑰红,重新
细细描绘我的嘴唇——
对着你那一双痛苦的
痛苦的眼睛

                1999.3.27






    献词:给春天

我说不尽我的感激。
泪水不够,沉默也不够。
在今天、又一次,是你
把你的血液分赠给我枯萎的身体......
看啊!我又活过来了
和那些连名字也没有
随处被践踏随处生长的
小花、野草、昆虫一起——
在你怀中的大地上
没有一个被忘记
也没有一个辜负你

我迷误过多少年?
从前、从前,莽撞的热情挥霍不尽地
献给乌云、黑夜、暴风雨
在恐怖的事物中的历险......
那时候我鄙视你
太无忧无虑我喜欢
“苦难”、“深沉”这样的字眼
而你微笑着、不语
依然年年探访我、母亲般地
等待着......
什么时候起
我痛苦的时候就想到你?

啊我爱你。我需要你
允许我说——
在我活着的时候,永远
把我抱在你怀里
我要和你,和孩子们
和黎明的山林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1999.3.27







    最后一支歌

这些文字不是写给你的
这些哭泣也不是为你
你从未伤害过我
伤害的,是爱

唱完这支歌我仍没有
离开——

站在你面前,仍然
象初恋

           1999.3.25







    加奏曲:1.跟死亡开个玩笑

——多少年了,老朋友
多少个盛妆的夜晚
我等着你把你的
骷髅戒指戴上我的手
我那微笑着伸出的
如花
    垂落的手

                1999.3.27







    加奏曲:2.无数个夜晚

无数个夜晚联接在一起作为
一条母亲般的道路送我到这里

我的幸福是如此巨大,也许
只能再次用泪水来表达?

我谨以此向我的命运致礼
仿佛一位年青的新娘,盛妆
在自己神圣的婚礼上

                     1999.3.25







    加奏曲:3.我的幸福

在我的开始中是我的结束
在我的结束中也是开始——
我再说不出一个字,所有
往昔的时光都已聚集在这里
它们为我缝制的嫁衣也已一一向你展示
今夜我不知向谁表达感激
今夜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不在为我升起
啊我一定是在发抖、在颤栗
象一满杯红葡萄酒闪漾着醉意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不死的人
柔若
无骨的手中握有复活的秘密

              1999.3.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