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微风(诗辑)

◎扶桑



    微风


一定有些什么
我已淡忘
当布谷鸟的低泣隐隐
响起,在我依然敏感的耳朵里
我不过
停下手中的抹布,失神了片刻——

呵,一定有些什么
我从未曾离弃。当我恹恹
萎去……
而今也在我渐渐舒展的心里,时常
恍如窗玻璃上剪剪的竹影
一阵阵轻晃

            06.6.21










    小花园暮晚  


是阴影探索大地的时候。

……低飞的鸟恍如叶落
在桥上散步的人,缓步走过
并未惊动
桥下,那一群红鲤鱼的睡眠

塘边,余温犹存的青石上
一个人
坐久了也会感到凉意
豌豆藤一样沿着双膝
上升
慢慢到达肩部,在那儿开出

小朵小朵,白色的花……

                        2001.4.18.
                  





     岁末


到黄昏
皱纹,也垂挂下来
一年年,如贵客临门
尚未款待,已欲辞别

无可感伤。谨守习俗
给三、两个人邮去祝福。也洒扫房屋
端端正正,贴上
红条幅

稍晚,还有一、两场雪
还可以等待——
还可以变成白色,暂时
象一朵雏菊刚刚绽开

                        2005.11







     惊讶  


豆角藤上的长豆角
成双成对地挂着
我笑了——
植物们也需要
和恋人脸对脸挨着

                2005.


    




    可资忍耐之物


可以——
用默哀似的眼睑。微微
鞠躬的嘴角(扁担一样)。
用眉间的细纹。磨损的牙齿。
用僵硬的肌肉。骨骼的
疏松度。
用头发里的补丁。一再
下降的体温。
用长刺的脾气
  像圣徒的荆冠。
用越来越少的话语。
用心律不齐……没有
别的。纯粹是用这个
——一具肉体。
仅仅一具肉体。直到

它像一幢房屋,蛀满白蚁。炉膛里
一块已全然灰白的
蜂窝煤。
              
                  2005.12.1









    象被驱赶的苍蝇


象被驱赶的苍蝇,黑压压地
忽而这里,忽而那里
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
这里那里又似乎
都不是我们的安身之处

           06.6.23.







    出一会神


眼前横斜着三两枝桃花。
隔水,是三两间房舍——
青瓦屋脊。白粉墙壁。
静静地,为如烟的垂柳簇拥
那房檐的翘然欲飞让我想起衣袂飘飘的古代
那水,翡翠色——

从工作的疲倦中转过身
从嘈嘈的市声中转过身
对着它,办公室墙上的年历画
(一角印有吉祥如意的红字样)
坐下,端一杯茶——

那儿,尘埃也是清洁的吧
那儿,风声也是悠然的吧
那儿,白鹤
是会在我们的肩上栖落的吧
而爱情,散发树木与书卷的芬芳
  地久、天长——
                          2003.






    降落


随时可能发呆,十年前
总有什么如乱云飞渡
在我映着霞光的脑袋里——
我笑。
我有弹簧的快活。

我只记得这些:关于太漫长的
青春——
此后......我似乎冬眠了很久。
说话声变低。犹豫着醒来的肌肤
带着雪味儿......

现在我躺着,象泥土也象青草
(——一切早已完成,终会
慢慢等到我们......)
莽莽苍苍的心中,是夜将来时的
暮霭
    那柔和、无名的静默

              06.6.21

          





    我似乎正在绵绵展开


有时,我似乎正在绵绵展开
没有边际,也没有形体——
而那些半旧的阴暗的房屋、蒙着
尘埃的街树,脚步
匆匆上下班去的行人——他们疲倦而严肃
仿佛都来到我细雨蒙蒙的心上
和我,融成了一体……那么紧密。
呵,我似乎正在消失,又似乎正在凝聚……
          
                    06.6.23.






  

     因为柳树,因为河流


因为柳树
因为河流
这条柏油路成为
这座城市柔美的部位

我常常来到这里,当忧烦
的灰蘑菇
在我心里一簇簇
无声无息地长出

我不过是在柳树下走了走
不过是看了看河水、天空
发生了什么?
——我变了。我象是悄悄爱着什么
又被什么悄悄地爱着

                   06.7.16晨
  


  



    七级楼梯


爬上
七级楼梯
在覆满尘埃的绿铁门前
掏钥匙。我仍要忍住,一阵
恶心——

被迫留守的白色衣柜。默默
下垂的丝绒窗帘。
一些衣物。一些书籍(最珍贵的
几本已遗失)。
简易书桌。靠背椅子。用了
一半的口红。木质相框
(玻璃上隐隐的裂纹)……

一动不动。象从前一样
那墙上的黑斑
七年。风
还没有吹淡——

                      2005.11
  






   常常,它向我们软弱地哭泣


常常,它向我们软弱地哭泣
正是这哭泣打动
并不更坚强的我们
我们把它搂在怀里
“让我们相互——温暖吧”

且慢!——
为什么你头晕?
你在出冷汗!
什么时候你的血
已渐渐流干……

在我们悄然的倒塌里
它站了起来,碧绿且鲜红
大笑着离开我们残破的尸体

             2003.



    








     萤火虫


我在夜里离得更近。
这世上我无处不看到它:
——爱。
我只要那么一瞬……(那在我体内长期
缺失的部分,向我
一再提示它的存在)
当它滑落,我就熄灭——

               06.7.26.凌晨




    





     下午


那些想自杀的人都应该到
花园去
坐坐
坐满一个下午
在僻静处,看看池塘的
细水纹
      听鸟叫——

树一摇一摇。云影慢慢
走过

           2006.7.30.








     雨


我无法为你擦拭——
雨啊,你的泪水无边无际

每一滴
都落在我这颗心里——

“没什么,没什么,一切
都会过去——”
我想搂着你,雨啊,轻轻哄拍
你颤抖的肩膀

我说的是那些雨
蹲在夜色中,对着旷野、草丛、沟渠
悄悄啜泣的雨,咬住
哭声的雨——

那是另一个我,没有人安慰。

                  2005.10









     鸟取的被褥
         ————观小泉八云《鸟取的被褥》


“哥哥,你冷吗?”
“你也冷吗?”
——两个孩子。一个八岁
一个六岁。相互搂抱着
死去——穿着单衣。
在鸟取、冬天的夜里
房檐,挂满美丽的冰凌
灿烂。晶莹。

两个孤儿。一个八岁
一个六岁。他们那被夺走的
被褥,那又旧又薄的
每夜,每晚,用两个死去孩子的
声音(微弱、悲切的声音)
在说——
“哥哥,你冷吗?”
“你也冷吗?”

啊,鸟取的被褥
那又旧又薄的
那被夺走的
那会哭的……

            2005.10









     被祝福的一夜
        

精神错乱的一夜。如此
平静的一夜。天,是黑的
一如它本来所是。
所有星星一律隐匿人们
一律沉睡。有人打鼾,有人磨牙
有人梦呓,泄露心事

她坐在窗前,读一些旧信。
读她自己的
胡言乱语——一些事情面目全非,一些事情
奇怪地,应验
双膝和双脚,寒战不已
脸颊——全身的血液拥挤在此,呼啸赛跑
焚烧
而眼睛——几乎,非人类的闪耀,它想

微笑!

身体里,某个地方
突然塌方,某个地方瓦斯爆炸
一股幽黑的地下水,无声上涨——
轰鸣和寂静,合唱
一个人的死亡。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人死了,很难
再活过来。而死者们将被谴责
因为他们独自承受了死亡
独自承受,那神秘的
致死性毒素——讳莫如深。
(死者从不为自己辩白)

一个人死了很难
再活过来。而世界如此
安详,象刚刚被祝福
鸟在树上。人在床上。地球
在宇宙间一个名叫“银河系”的偏远省份
风不吹。时钟滴漏
均匀的水滴

——什么,也不曾发生。

               2003.11.18.

    






    刺


玫瑰有刺,尽人皆知。
美味的鱼也有刺。
那些脱离了轮回的星星,在高高的
天际,也戴着如刺的光芒

刺就是骨头,就是翅膀——

别害怕,那为你身上的刺、命运的刺
拓宽了疆域的孤寂——

                        如此孤寂
的马鞍,正是为你的心,所需要、所预备。

                                   2005.1.1








     泥地上的脚印
         ——想起一部伊朗影片


敞蓬卡车摇晃着消失。
卷起的尘埃已落回原地。
空荡荡
的院子里,空气中狼藉着呛人的寂静——
他缓缓地转过
失神的脸:
        低矮的房舍
            黑乎乎的窗洞
                紧闭的木门
                    剥落的墙壁……
暗哑的视线忽然,一闪
弯向一处小水洼
那儿,泥地上,如此完整、清晰
一个小巧秀美的脚印
——那女孩子临去时,慌乱踩下的脚印。
他、整个身子都专注地垂向那脚印
他的心珍爱地拾起那脚印——
小巧、秀美的脚印
脚尖向前,朝向他,也朝向离别的方向
仿佛这个脚印就是
她 ,是一个光明的允诺
对于他们那从未表白、穷人的、前途未卜的爱
夹在两个国家、一场战争间的
爱——
于是,从阴影浓密的眉毛间
他那识字不多的
少年的脸缓缓漾起一个痛楚、柔情的微笑。微笑……

                                 2004.12.




    





    修表记


      1.
坏了机芯的钟表
指针停在一个神秘的时刻
就在这个时刻,象一匹羸弱的老马
它,把生命放弃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指针停在它
死亡的一刻。——它恐惧过吗?
呼救过吗?哭过吗?
还是,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
——“终于到站了,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的时间
死了
我不去看,那是几点几分。

那些细箭头
瞄准我的心

      
      2.
房间里重又响起
走马似的
漏水声。时间的
非人性的 、无限精确的水滴

(我尝到了里面
无动于衷的
雪——)

我还有多少水,可以
一滴一滴
漏去?
——我在渐渐的干涸中

……

母亲,我要回你的子宫去
让我重新孕育

                     2003.12.28









     下雪了——
    

       一、
这漫天扑来的白色蜂群。
这矛盾、混乱的白色蜂群。
这被毒哑了的白色蜂群。
——自杀的蜂群……

——不,这人世的、人世的烦忧!


       二、
当我们冻僵(一生中,我们难以避免
这样的时刻)
我们是否,能凝结成房檐下的冰棱
        另一种水晶——

而当我们冻僵,我们的心
我们的心啊,只是一片枯草滩
乱石横亘……


        三、
怎样保持我们内在的纯洁
安宁,象松枝上的雪
怎样把它保持得
更完整、更久远些——



         四、
……………………………………
……………………………………
……………………………………
…………下吧,让风更猛烈地吹袭
雪的狂乱的白发——

                    2005.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