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 ⊙ 扶桑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女灵诗稿(组诗)

◎扶桑



       女灵诗稿
        
       (组诗)





  屏风上的少女
      ——观小泉八云《屏风上的少女》

那不是真的。
我从未离开过
我在屏风上的位置。从未。虽然
他温柔的呼唤每天
绵绵不断地吹来,吹来。我的衣纹丝毫
未动。我依然保持着花朵绽放前,那神圣的
不容打扰的寂静
保持着双目微垂的姿势——我在凝视
要从我内心那个始终
空白的位置,呼唤出另一个男子
多年来,我酝酿推敲、踌躇徘徊、憔悴黯然……
此刻
    我正拈笔蘸墨,试图描绘出他的容貌。












  朝阳在我袖上
      ——观小泉八云《青柳》

朝阳在我袖上
投下隐隐晕光——
其实,是一个人的名字
使我隐隐发亮,映红
了我的衣裳

虽然是粗布的衣裳。

我十七。在深山里长大
没见过别的男人
象他这么英挺。唉,他的佩剑多美
微笑的样子,多善良——

为什么雪不下得更大些?
为什么他的马没有突然
不适?
假如明天来临,我将如烟
消逝,假如明天他决然
离去——

啊,我的双脚已预先感到了
那砍断根系的痛楚......












  在深井中
      ——观小泉八云《镜女》

你看我
我才能慢慢成形
从混沌中。象月亮
凝然映现在涟漪散尽的水面上

你看我
我才会悄悄
变红。——一阵秋风吹过
僻静山麓的枫树林

你看我
我才越来越
美。我的沉默也是话语
我的沉默也散发着,情不自禁的香气

才能从往昔从死亡的桎梏中
被救出——










   在寺院的晨钟敲响前
      ——观小泉八云《百合的故事》

每天
在寺院的晨钟敲响前
我可以一直呆在
这里,在我自己的家里,陪着我亲爱的丈夫
当然,这是一个秘密,不能让第三个
得知。

因为我被他们称作是“死者”
已很久、很久了。

其实我的灵魂从未
被埋入泥土,埋入那黑暗深处。

每晚
在星月的微光下
象一片落叶我飘然
回家,依旧,睡在我丈夫的身边呼吸
他熟悉的体息
——这体息,唉,我忘不了它

如此幸福。直到他们将棺盖豁然
打开,看到
我那么美丽
我的微笑令他们恐惧

噢,别了别了,我的丈夫,再一次地他们把我
埋葬了
——活活地。

(为什么?……)










  梅树下
      ——观小泉八云《毁约》

我的丈夫
这么快你就毁弃了自己
立下的盟誓——
“没人能取代你的位置”

——以武士的信义!

为这,我要惩罚你,惩罚你
——我要惩罚那个胆敢
闯入我家里的女人

丑时一刻,我白衣嶙峋,从梅树下起身
那是我们一起种下的梅树啊
我们一起种下的
爱情——

丑时一刻,从梅树下起身
我毫不犹豫,摇响复仇的铃声
没有谁能阻止——

凄厉的狗吠……

哈哈……
我那被砍断了的手,全骨无肉,依然深深插入
我仇敌的头颅——









  那晚的月亮很白、很大……
      ——观日本某灵异绘画,作者佚名

那晚的月亮很白
很大。象梳妆台上,祖母遗下的铜镜
一种奇异的芬芳热雾一样
此刻,三更已过。我起身
推开窗棂

庭院寂寂。女墙上无声涌动着树影……
一种奇异的芬芳热雾一样
我把脸颊贴在手腕清凉的玉镯上
我听到皮肤下血液急急的流响

我在等待着什么吧
我在梦着什么吧
我十五?还是十六?
绣过并蒂莲藕,读过许多诗书

……鼹鼠般的盗墓者离去后,我醒了
不知已过了多少年
我凌乱地散落在这无人打扰的河滩上
月亮很白、很大就象

那晚一样。几棵无名的草在我空空的
眼眶里轻轻地晃
一朵蓝色的小花倚在我微笑的颅骨旁
芦苇苍苍,啊芦苇茫茫——

                而那晚的月亮很白
很大……









    捻花而笑
        ——观蒲松龄《婴宁》

我象小鸟一样快活。
噢母亲,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是忍不住想唱,仿佛有一支歌
总在我喉咙里颤动翅膀

——跃跃欲飞。
也许,是因为天气这么好
风是这么温柔,梅花、桃花、杏花……
向我,成群的麻雀一样
叽叽喳喳,我怎么能不笑呢?

我象云朵一样轻盈。
还不知道,我这胸膛里有一颗
心,而它是沉甸甸的。是会痛
而沉默的——

噢母亲,别再为我的有失礼仪
责备我。现在是三月,是三月的
第一天。唉,多美啊!
在能笑的时候,让我及时笑出
那一树又一树繁花吧
——芬芳馥郁。

假以时日,不待风起,我将
散尽体温
——落英缤纷。
那时你就会哭,哦母亲,哭你今天责备的
这许多笑声


                 2005.12.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