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的爱情不要求动人(外七首)

◎唐兴玲



◎我的爱情不要求动人(外七首)

这个夏天充满阳光,还有酣畅的暴雨。
可是,我还是迷惘。我对着镜子唱歌,
歌声来自黑暗。我站在镜子中央,充满
幻想。慢慢地唱,一种篆刻的文字
在镜子里,唱完便被抹掉,被迷惘抹掉。
忽略墙壁,忽略毛巾,忽略恐惧,
忽略水的透视,水透视的是变形,忽略错误。
我的歌声没有方向。我,没有方向。
我不知道镜子有没有风度,灵魂有没有
花边。我的爱情里,只容许我折腾。
我不明白空气有怎样的精神,歌声有
怎样的勇气。我的爱情里,只容许我坦荡。

◎八点,北京路

我的眼睛被繁华所烙。街道过于骄傲,
听不见马蹄正在踢着石头。这个城市,
尽是骨头。我走路的时候,尽量把脚步
放轻,还是没有走得很稳当。一个趔趄看见
真实燃烧的霓虹,不柔软,很犀利。
更犀利的光线,从警察局驶出,
当可怕的新闻接连不断,我们便习惯了
更多掷地有声的霓虹,更加直接喧哗的夜晚。
光影依然魅惑着眼睛,似是光滑的蛇,
绚丽狂舞,好像所有的呼吸都不痛。世界无痛。

◎粉红

这是没有脚的树开出的花的颜色。
不好形容,也不容易产生力量。
不能够说太爱,怕爱得没有内涵。
它把世界包绕成明亮的样子,
粉红,这个颜色总是不好安排,
不像个适合跋涉的人,不像经受得住
磨难的人。不是代表先知的颜色,
不能显示睿智的颜色。不是荣耀,
不叫大爱大恨,好像也不叫做永恒。
不会被抛弃,也与邪恶无关。
望着粉红,每个人的眼睛都像重要
文件,需要密码才能把内心破译。
不疯狂,不绝望,不沉重,不莽撞,
那些复活的人散步了,沿着粉红的曲径。
七夕,七夕,粉红的缎带和轻纱
机灵的影子绕上清澈的玻璃大门和
铮亮的黄铜拉手。我闭上眼睛,
让内心的温柔穿上最华美的衣裳。

◎用皮肤包装

只用皮肤包装,就是裸体了。
如果有些梦想,就当作是衣裳吧。
没有衣裳的睡眠,就当作完全的清醒。
纹身或许是在为某些传统作些注释,
色彩被一些皮肤紧紧握住,像一些雕花的
奶油。优雅因高温而被打断、被模糊。
世界重叠,精神重叠,皮肤的重重叠叠
更是常事。世界用皮肤包装,最凶猛的动物
也开始软化,然后说,这个世界是一团奶油,
快点吃掉,要不然,就会熔化了。然后,精神躲在
婴孩般的皮肤下,说着突然而来的黑暗。

◎白色康乃馨

目光是一条走向乐园的道路,
我喜爱的道路。温顺的腹语
如卷发优雅地站在耳后。
清澈而光洁的道路,突破时尚
杂志的边框,让人忍不住想站在湖
水里,那色泽温如润孔雀翎毛的湖水里。
白色的康乃馨和脆弱的面孔,擦亮
毫无戒备的开放,没有一丝尘埃,
她们完美地站在一起,却不是知己。

◎窗

除了油漆有些脾气,慢慢拉紧了
脸,才十几岁,就皱纹毕现。这扇
木窗,还是很认真地活着,看不出
半点苍老的痕迹。当然,窗外的景致
是变了的,窗子边的人,眼睛也变了。
变了就看不到木窗的优雅了,换下来的
木窗,看着旁边金属的窗子;像我,
看着这纸醉金迷的世界,目光温柔。

◎我心疼的那个女人

我心疼的那个女人,
她不知道我在心疼她。
每一次看她,
都是从童话到童话,
都是含着眼泪和心碎,
却又醉心于她体内的魔鬼。
她的灵魂里何止一对翅膀?
我想读出她的文字,
可是我变得又聋又哑。
我想成为她的镜子,
可是她总是难以平静。
我轻轻叹息一声,
悄悄把她埋在心底。
  
◎夏夜之梦

梦里也有阳光,光里没有灰尘飞扬。
光的脾气,如奇异果的形状。
没有烦躁不耐的模样。所有的大厦,
都有熟悉的陌生,打了记号的梦,
打过记号的城市,随手关掉整座星空。
我不记得那个不说话的熟人的背影,
但是,那些汹涌的人群,那些斑澜的水果,
那些劣质的香水和高得不可思议的鞋跟,
我全部记得。 还记得那些放风筝一样
放着大把星星的人,正在天堂高处奔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