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酒后

◎世宾



酒后


睡着了,那些饮酒作乐的人们
那些借酒消愁的人们,睡着了
他们是些不同的人,他们是
诗人、流浪汉、农民工或者官员
他们来自不同阶层,在不同的地方
喝酒。此时,他们全都睡着了
这一刻,他们终于放弃他们在世上
显赫的身份或卑微的出身
他们终于平等地分享了夜的静谥
和酒神许诺给世间的所有财富
逃犯停止了亡命天涯的脚步
寡妇咽下了嘴角的泪滴,梦中
她有了新欢;农民兄弟的水稻又熟了
盗贼坐地分赃;失窃者的财宝
失而复得。啊,就在今夜
无论是优质的,还是劣质的
这杯中之物,为所有人
架起了一座浪漫主义的桥梁
把所有人送回了春和景明的开元盛世
老人不再受到汽车的惊吓
流浪汉在天桥下沉睡,不再受到驱逐
来路不明的财产,有了一个好去处
他们终于可以为所欲为,却不会
伤害他人;他们终于可以
借着酒的翅膀,
悄悄地——飞越这满怀遗憾的人生
2006.7.6

这个人

从树木取出琴箱,取出万物的合唱
从一滴水,取出万物,取出我
而我,是万物中最破碎的一块
还未从众多的碎片中,拓出五官的轮廓
还未从自己的肺部发出过响声
我还未证实,我已来过,就要消逝
在泥沙俱下的碎片中,我已回不到
一滴水;琴箱回不到树木
音乐静止,在众声喧哗之中
2006.4.3

香炉山

香炉山距离本城一十五公里
是我未曾走过的地方:那里是
一个酒厂,出品一种有名的白酒
一个天然公园,有茂林修竹
还有一个火葬场,整天冒着浓烟
许多人积蓄了一生的欢乐和疼痛
都在这里完结,在这里平等地得到休息
不再受到意外的惊吓和骚扰

香炉山距离本城一十五公里
我从未去过,但我能感觉到
它的存在:作为城市的肺部
它每日生产着上千吨的氧气
作为酒厂和墓场,它帮许多人
暂时或彻底地,还清
他们留在世上的所有债务

香炉山距离本城一十五公里
我从未去过,但肯定与我有关
2006.6.7


致诗人郑玲

她有两所房子,一间在珠江边
藏身于喧哗的市井之间,毫不显眼
一间建造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那里收藏着星星、流云和风景
以及孩子们泄露了秘密的笑声
这里简朴、粗糙,留下了时光的痕迹

她在人群中,走得有些趔趄
她被挤倒过,踩踏过
但她爬起身,拍拍灰尘
又向前走去。叫嚣和冷眼
怎能让一个诗人弯下腰来?
他们不知道她的腰间别着一根硬骨
时间和病疼可以夺去她青春的容颜
却不能熄灭她心中燃烧的火焰
她献给这片苦难大地的歌

虽然已到了耄耋之年,她的歌
依然那样清越,里面饱含着
对朋友们的爱和对敌人的宽恕
她不需要计较,也不需要安慰
她安坐在沙发上,收集着行云、星光
收集着越来越难以凝结的晨露
她有时眺望着窗外盛开的夹竹桃
便露出了少女般羞涩的微笑
2006.6.15



饮酒

昔日我还满怀忧伤,站在屋檐下
清点我少得可怜的欢乐,和还不清的
债务。我的婆娘在乡下
拖着三个孩子和一头猪
它们都长得很慢
三五年都过去了,它们加起来
还不到二百斤。婆娘在邻居家
用他们的电话对我哭
使我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希望
一下子土塌瓦解;我与这世界的和谐
距离,一下子相距十万八千里

幸好,今夜的人行天桥下有酒
它把我们这批患难兄弟聚在一起
这火性的液体,把我体内的血液
再次点燃,不再寒冷
我听见巨大的火车,正运载着
烧不完的煤,去往我的故乡
我的孩子们雀跳,在家门前
并不平坦的小路上;有某一瞬间
我几乎爱上这身褴褛的衣衫
这城市的霓虹灯,虽不算明亮
但也算不上是冷眼
2006.6.29


郑毅醉酒

郑毅趴在桌上睡着了,他的朋友
不知去向。他只有一个人,在这里
但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是清新
被广茂的植被遮盖的山水
还是空无一人的桑那房
他在这里睡着了。刚才
他还不断地吆朋友们:“喝!喝!”
现在,他醉了,朋友们已经离去
老伊、小温、小林,还有梅姐
他们把郑毅的欢乐带走了
他们把郑毅留下,他们一点也不担心
郑毅回不了家——这已成了习惯

此时郑毅睡着了,把头深埋在
臂湾里,他看见:
朋友们从四面八方会集过来
他们挑凳担酒,在闹市中
摆下了酒席。其他人在忙于买卖
只有他们自称:“吾也是酒中仙。”
他们开怀畅饮,他们看不见
大路尘土飞扬,看不见
英雄和强盗成批到来

天还未亮,郑毅还在睡
这酒桌,就是他做梦的眠床
此时他放下了写作,放下了
他开了十年的拖拉机
如果这时候,一个姑娘走过来
他可以惊醒,也可以继续酣睡
2006.7.4




重回校园

从家到学校这段路,我用了三年时间
却好象才刚刚迈出了门槛
一个句子还未造完,一道数学题的答案
还是个未知数,我便匆匆离开

而离开这所学校,我走得更慢
但一背过身,就过了20年
仿佛我刚做完值日,地板刚刚扫净
那些书桌还未来得及排列整齐,天已经黑了

虽然日子跑得比我更快
虽然我走了很多弯路
但现在我一点也不累
看一看我还未采购整齐的家具
看一看那辆有点漏的拖拉机
看一看我那生龙活虎但还未长大成人的孩子
看一看我那散落又收集起来的美梦
一觉醒来,我又有了用不完劲

20年的路呀,我走得并不远
今天重新回到我读书的校园
怎么跑不到尽头的操场,忽然小了
那棵我爬上去多少回的皂夹树
——也掉尽了落叶
我当年坐过的桌子,已有了更年轻的同学

在这个校园,在学校门口的小桥边
曾经躲闪过我的等待和张望
一切都难以辨认了,改造过的礼堂和教室
它装得下我的过去和少年的期待
却装不下我不能放弃的好未来
2006.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