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唏嘘

◎张执浩





鲤鱼池

黑压压
白压压
红压压的鲤鱼池:妖精和魍魉出没
的世界,接吻者的天堂
一块石头在水底午睡
安详的淤泥,看上去柔软而羞涩
看上去
我也有嘴唇,鳃,鳍
脏器拥挤,离不开这滩苦水
阳光穿过茂盛的古榕
我披了件花衣,仿佛怪物
                      2006-6-2



无题
“写作就是私设公堂。”(宇龙)

从天而降的事物有:日月,雨,噩耗
由近及远的事物有:河流,盘根草,你赞美过的少女
上帝真是个杰出的裁缝
当我不小心暴露出悲伤
马上就有更大的悲恸将曾经的事物弥合
                       2006-6-3



非暴力

庶民胜利了,太阳变成落日
晚霞成了染发剂
草木狂欢,山冈形迹可疑

这里,仅有的一棵大树在摇摆
老根,新叶,干果
众多的枝蔓耗散了这个地下工作者的激情

“就要死了,仿佛垂而不朽。”这是
你的判断。而正确的答案
是:“它将被周围的空白所挤死。”

洗碗的时候,我看见了这些
洗碗的时候,我打破了酒杯
我不吃玻璃,但我欣赏表演者
的铁石心肠
                           2006-6-12



唏嘘

黑暗中
被闪电划亮的,起初是鬼,然后是人,最后还是鬼
黑暗中野花不成立
我等待再亮一次,再一次
我等待你
从模糊走向清晰
鼻尖闪亮,人鬼同居
                         2006-6-18



沙盘:别墅

这是进来的路,八车道,可以临时停飞机
这是新栽的树,有的已有三十年的
成长史。这是湖水,诗人称之为眸子,水源引自银河系
黄昏中的喷泉,半夜的游泳池
你看见的那对水淋淋的小夫妻
是上周搬进来的,现在已经貌似神仙
哦,那边,花园,哦,玫瑰,冬青
小径分岔,带你去浪漫主义的发祥地
——一块写过字的石头,我们不再叫它石头
我们称之为碑;一条狗饱食终日,我们称之为
“亲爱的”——
亲爱的慵倦,慢,安逸
亲爱的水在体内喧哗,高潮将至
如果此时你不喊叫,你将终生抱憾,尽管
眼前的这一切还是模型
你摸它们,推翻它们,但你消灭不了它们,尽管
四周炮声隆隆
                           2006-6-19



坦言

我是坏人,但不害人
我有罪,可也有过天使之心
时代变了,我再生,从腋下长出的仍然不是翅膀
而是那么多透明的欲望
那么多烦忧,疑虑,倦怠和好奇
一如我碌碌无为的故乡,被动地汇入城区
路灯照耀沟渠,我看见
急流之下,一副鱼骨也跃跃欲试
                          2006-6-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