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美 ⊙ 失忆乐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独自离开

◎张小美



独自离开

    -写于嘉兴与南方,灯灯聚会之后

  生命中总有自己无法面对的时刻。比如此时,在嘉兴火车站,候车室人流如枳,窗外,一辆火车从遥远的地方驶来,缓缓进站。

 一直以来,害怕送别,也害怕被人送。我愿意在火车离站的前一分钟,我们刚好赶上火车。于人于已,都是一件相对不那么难受的事情。

  而此时,时钟滴嗒。像倒计时。狐狐将往上海,而我则下义乌。再过半小时,我们将背道而驰。各奔西东.我无法向你们说出我的焦虑。就像我们在一起聊天时,我更多的时候只是倾听,并沉保持默。我习惯于面对生命中可知的,不可知的一切的时候,让心去接受,在理解的程度上,去接受。

  我总是预先一步感受到忧伤。就像一个故事开始的时候,我想到的往往是结尾。我的朋友们,在这短暂的两天里,我收获了浪涛般汹涌而至的欢乐。当我坐在这里,坐在离开你们之后的电脑前,当我回头去看,你们瞧,这多像一个运用倒叙的手法而展开的小说。

从离别开始---

  我的思绪不断的往回追溯,越往回走,快乐越多。我们在轻风微雨的南湖,我们在揽秀园,我们坐上机动船,船开动时突突突的声音,仿佛从水底传来。几只水鸟挥动翅膀,在湖的上方盘旋,它们有的轻盈,有的遥远,有的显得孤单。它们就是几只鸟儿,或许,也像我们。

  我坐在这里,我原本以为记忆像一串珍珠,会循序渐进的向我展开我所要的画面。我去过这里,我到过那里。可是现在,珍珠被打乱了.风景须舆而过,此后,将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模糊。就像我们的记忆,总是在不停的过滤,而最后留下来的,将是金子。

  是的,那些金子般煜煜发光的,就是你们!狐有力的,感染力十足的拥抱,灯灯打保龄球时轻盈的身姿,还有小欣欣,可爱而让人头疼的小大人话语.

  我们走在雨夜的街头,我们没有奔跑.我们默默而行,我们被雨水浸润,在氤氲的水汽里,一些联想展开,一些记忆淋湿.久违了的一场雨,在恰当的时候飘落下来,亲吻了恰当的一些人.这多么好....

  呵!我又忍不住抒情了!虽然生活让我一再的克制,可是我总是一不小心,就激情澎湃,忘乎所以.

  记得那是在宾馆里,和狐狐谈起关于运动的事。我说,一个人运动太枯燥,要是有人陪着一起运动,就会有趣得多。狐狐当时说了一句被打断的话:诗人不是应该能忍受孤独的吗?

  而其实,再怎么能忍受孤独的人,也会渴望融入人群。也会渴望无拘无束,无牵无绊,风一样的快乐。有的人,主动去追赶风,有的人,被动的等风来吹。

  也许以后,我将做一个追风的人.因为,有了你们.

  我收获了满行囊的快乐,没有一丝遗憾.

  挥一挥手,我微笑着,独自离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