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20章

◎徐江



杂事诗20


《写作中翻出侯德健》


曾经的中文歌手
最后成了一个看风水的
——这一点
你不得不承认
至少岁月承认

曾经最好的歌手
在岁月的撞击
命运的沮丧
理想的消沉下
是会堕落为一个看风水的
——这一点
岁月不得不承认
至少我承认





《惊喜》


有好多年
我以为秋天窗外传进来的
是欧阳子的夜声

后来才知道
那是工厂巨大的烟囱
在夜幕下排烟




《远与近》


刚在书店和博物馆看过宋徽宗赵佶的书画,就在电视里见到一个华清池的老陕,对着镜头狂喷唐玄宗李隆基的多才多艺,尤其是他对秦腔,乃至整个戏曲的贡献——梨园行的祖师爷嘛。

江山与饥民的流离失所,那一瞬显然、当然——已经——洗刷净了。




《少》


为什么忽然
迷恋起自己的少年来啦
像又回到那些幼稚的
却爱怀旧的青春岁月

少年真的好啊
懵懂
始终坚信
求知与执著
能把所有人
载往同一条河的下游

不爱思想
也不想做思想家的我
更不用为我的蒙昧
或置身于
群氓的星球
深深叹息

正午的火车
再次准时从小区外
鸣笛而过
我那新鲜的少年时光
又一次
消散无迹





《青》


新买的刻录老唱片寄到
拆包。试听。终于又听到杨庆煌《心爱的小镇》——“我刚来到的时候/是如此的陌生/冷冷的冬夜雨落/没有一个朋友……”

唱这种歌的时候,他还没有发胖吧。迷这类歌的时候,我也只还二十多岁

那种无以复制的忧伤,还有那时沉溺于其中的、有些矫情的孤独,如果你让我重新再选择一次,我想我还是会坚定地,把那些走过了的青春,原样再走一遍的

聪明和谬误,坚定与动摇,请让我就这样忧伤掺杂着坚定,回望我的青年,“人”的青年




《真&假》


所有过去的、彼时的孤独,现在看来,也许都成“假”孤独了——对周遭熟视无睹,甚而抵触的孤独

而所有现在置身人群、置身自己滔滔不绝话语深处的,那一次次厌倦说下去的停顿,才是“真”寂寞吧

“孤独”&“寂寞”,可爱的假名词,谢你们一路陪我,这么舞下去




《六•一与诗》


车近闹市
身后的人说
右手那条街
人称“腐败一条街”

久不上班
城市诸如此类的信息
还是生疏了
此时

车里唯一的孩子开口
“叫‘腐败街’就可以了”
嗯 把一首诗这么改
我同意




《雨霖霖》


睡着
醒了

醒了
再睡

写完东西
离开一会儿电脑

离开电脑
想怎样写下一篇

已过惯这样的生活
却从未管它叫过——“浑浑噩噩”

直到一分钟前
闻窗外这场雨




《知道分子之体臭》


照例这时候
会请几个过气歌手出镜
照例这时候
是要回避说歌唱的
他们于是讲球
讲你和我都有过的
少年时代
讲球场上曾消磨掉的
几两无望的青春

这些都是我
可以忍受的
我无法忍受的
是这一切过后
北漂编导(这是显然的)
藏在小资年代
汽车晃动街景后的旁白
——“可是
我说的这一切
你们懂吗”




《影响的焦虑》


跑了五六次
终于迎回了这四本
姗姗出迟的《贝克特选集》

摩挲着封面上
大师遒劲的肖像
我赞叹
“瞧人家这长相”

太太过来看了眼
“不喜欢
像马三立”




《买书自贺》


一个半月时间
从孔夫子网淘到
《德米安》
《德国浪漫主义诗人抒情诗选》
萨洛扬的《人间喜剧》
李青崖译莫泊桑全集
约翰•唐恩与凡尔哈伦
诗集各一
冯尼古特短篇一本
厄普代克长篇若干
科幻小说几卷
索尔仁尼琴和卡波蒂
何塞•多诺索与阿特伍德
……
看诗的客官
别嫌我唠叨
卖弄
俺现在跟你说的
可纯是私人乐趣
童年起我就一直迷恋
那打捞过往的游戏
——总有昨天的我
被明天的我打捞
总有今天的我小心翼翼
却还是漏下了
未来的欢喜
……
一个愚笨者得以
在岁月里慢慢享用
他未曾在造物那里
榨尽的东西
为这幸运
我感激创造的大神
他竟让丢三落四的鄙人
在心仪的王国
一再心想事成
频频在岁月的尘渣前
黯然
却又时时在流逝的以太里
止不住地high呵




《更大个儿的行为艺术》


中年的我
对世人之胡说八道
日渐习以为常

官员为谋求自尊
挥舞“XX讲话”
参拜诗歌大佛的香客
临时拿钱糊起
一幅又一幅
“主义”和“良心”

可是就在今天
中美澳法14国
宣布重新登月计划的日子
俺真被吓着了——
一个德裔英籍“艺术家”
正以科学的名义呼吁

他网罗的6亿网民
为阻止全球继续变暖
在今日某刻同时跳起
——据说这可以
让地球的轨道离太阳
更远些




《旅途偶见》


在车厢绵绵不绝的杂音里
偷偷静一下
感觉真好

在熟人故作蒙昧的纯真里
把脸掉向窗外
这也大约是戒烟后
仅剩的自由啦

不瞒你说
那些碎小时刻
在与风和流逝
毫厘之隔的玻璃里
我看见了云

雪山的云
虚空的

影子里
一团一团
KTV图景里悬浮着的
青藏高原的云

其实
统统是
卧铺上
薄被的幻影




《倒也颠覆了这几年诗界的某些杂音》


热播剧集的原剧情
据说是这样的——

丑星主演的那个角色
是汉奸
如你所料
他将和剧中多位女性
发生情感的猫腻
偶尔有个把女的
还死心塌地
爱上了侵华日军

当然剧集拍完
改成了这样——

丑星演的汉奸
是地下党
根本就没女人爱上
侵华日军
她们纯属被欺凌
玩弄
最后与日寇
同归于尽




《那一瞬的丧魂》


告别宴前
给母亲打电话问安
没喝酒的我
忽然就怎么都拨不对
母亲家的电话了
余下的半天
我神色坦然
心如死灰

这一切延续到下午
我终于在同伴聚谈的间歇
悄然拨通

世事苍茫呵
谁敢说你与亲人
心意相连




《坐着坐着》


坐着坐着火车
老沈把T恤脱了

坐着坐着火车
健谈的老伊睡了

坐着坐着火车
老韩和大一女生开侃

勤快的老李
又在低头记下什么

火车火车
坐着坐着

这一路看苍翠
在阴晴的国土绵延

我身后突响起
机械般的童音漫咏

“除禾日当午
汗滴和下土”





《平凉与西海固》


两地的距离
并不那么远的
甚至有时
仅仅就是那么葱翠的
一山之隔

是独化盛情
用警车载我们到泾源
是小单在固原执意转身
不让我等看太多
硬汉离别的泪水

不屑于扮李白
更没有德行
去硬说汪伦
我只想说那一刻
你们让我想起了最棒的朋友——中岛





《秦长城》


秦长城是土的。

看那残“墙”时,我吃一惊:这么说始皇帝和范喜良同志,都毁在这个上?

“墙”我只上到三分之一。鞋不跟脚;一身汗,被风吹得难受
对自然和人文尊重,还需符合身体

下面:远望是八荒
载我的女的士司机,正左右搜罗,摘回一大把七里香,说要拿回家晒干,给老公泡茶

朋友站到“墙”尽头唱歌,我是后来知道的




《邓丽君新桥歌会》


不知是哪一年了
总之是在日本
——邓作为亚洲歌后的重要市场

不知道那年的盛况
总之下载版里的满场掌声
不像后加工的

还有主持人彬彬有礼的男声
当年穿皇军制服的曹长和佐官
现今拍A片的导演和演员

估计总会有几个
也有着这样沉稳富有魅力的
人类声带吧




《花满楼》


因建地铁站已准备拆除的居民楼,回光返照似地立在路边

楼基本搬空了。大多数窗口的窗框子,都被人卸走了。空空的窗,反朴归真的窗口,有时会有一两缕阳光,斜斜地钻进去

整幢楼,只有二楼和六楼,各一扇仅存的窗户下,还有空调压缩机没被拆走

二楼的那只空调压缩机上,搁着一盆绿叶子的花




《“红星一号”或说教》


那晚很巧又换上了这张
老唱片

里面竟然有一支歌还是反战的

可那时间
不是科索沃不是伊拉克不是车臣不是

不是……

也许歌手们反的是过去列侬迪伦斯普林斯廷们
反的那个“战”吧

所以他们这么快就消失

因为概念因为生吞活剥因为青春幼稚的愤懑因为他们还没到中年就半途而废
提前背叛了自己始终就没弄懂过的先锋的不朽精神




《谨此献予1976年7月28日》


无以言
仍想言

雷霆呵
雷霆

人为啊
人寂

从六月
到七月

但人生之事实是
你得反过来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