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 ⊙ 在水底思想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长诗选辑】(2004-2006,长诗)

◎江雪








001【粪金龟】

1、

当我看到几只粪金龟,把脸埋进花朵中,看上去
它们的身体,要被花朵吸进去的时候
河边的翠鸟正在一路追赶
溯河产卵的鲑鱼

京城,是个寒冷的地方
蕲北的乡村,虽然比遥远的京城温暖
可是冬天一到,北风
总会残酷地吹灭,粪金龟生活的
每一个村落的灯火

清水河里漂浮的植物,还有那些已经枯死的水草里
正躲藏着鲫鱼和青蛇,河岸上
雄丝鱼的喉部,已经染上婚姻色

展旗寨一带,山峦上的粪金龟
已经将牛羊的粪便,搓成一个个精致的小圆球
它们的亲属,正忙着往家中搬运

一只黑而肥大的蛭,游过来要吸雄丝鱼的血
雄丝鱼立即把胸和背上的刺
竖立起来,蛭害怕了
摇摇晃晃地从水草间溜走了

2、

登上太平山,回头眺望,那就是我生活过的清水河镇
小镇的南方,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
山脚下,我看到黑压压的一群粪金龟
它们正忙碌在一堆牛粪上,爬上来,钻进去

这堆牛粪,在粪金龟的眼里,就像是
我眼中看到的太平山
一个夜晚,一堆牛粪就会在山脚下消失
被压在粪底下的草,不再会枯死,那一小块土地
将重新保持干净的面貌

没有见过粪金龟推粪球的人,也许无法深刻地体会
粪金龟的悲欢,粪金龟也会像鼹鼠一样
挖地窟,争抢掠夺同类的食物
它们的汗水和泪水,滴落到地下
然后渗入庄稼和花草里,谁也没有看见

一只粪金龟正在将一个粪球
推往山顶。它的家筑在山顶,一簇低矮的栗树丛下
它的家不怕风吹雨打,电闪雷鸣
就怕樵夫,在砍柴的时候,一脚将它踩平
他们的儿女,正孕育在粪球中

3、

粪金龟的地下餐厅,就像蚂蚁的地下酒窖
黑暗而宁静。大地上的战乱和人间的嘈杂,它们用石子
在洞口进行隔离,偶尔它们也会渴望,几只
蟋蟀的歌声,还有清水河的四月,月光
和露水,渗进它们的洞口
粪金龟说:那一刻
就是它们最幸福,最安祥的生活

蕲州城,铺满了水泥,粪金龟无法生存,无法帮助
城里人处理它们的排泄物
还有那些狗粪,猫粪,被滞留在
声色飞扬的大街上,那些粪便又会滋养
一大批好逸恶劳的苍蝇。

粪金龟,不光是清水河镇的清道夫,还是
像土拨鼠一样的挖土者,它们和农民一起并肩劳动
让空气中的氧气,深入大地的皮肤

4、

在粪金龟中,也暗藏着它们的敌人
危险的敌人正躲在搓制的粪球里,侍机吃掉它们的食物
吃掉它们的后代
同时,潜入它们的祖国

年幼的粪金龟,像虾子一样蜷曲着身体
呆在蛹里,呆在它们的家中
粪金龟的蛹,包裹得就像埃及的木乃伊
一个月后,它也会像父辈们一样
躬身于田野,丘壑,山峦,清水河的两岸

为了后代,粪金龟会挖掘深达二十公分的地洞
像鼹鼠窝一样,它们还会把粪块做成
大大的面包,养育它们的儿女,健康地度过幸福童年
不至于让他们的后代,像两岸
牛羊的孩子,饥饿,瘦弱而多病

5、

某日黄昏,一大群年轻的粪金龟
内心骚动不安,情欲喷发,在清水河两岸狂飞恣舞
泥鳅在水面上乱蹦乱跳

清水河的黄昏,显得更加
扑朔迷离,它们告诉我

家乡正在迎接,一场新的暴风雨
午夜过后,河水
将会漫过两岸,流入低洼的土地

2006.3




002【春日诗章】



1、

江边旧船小饮,笑看江河日下
和风细语的春天,你的心中,还会有恨吗

2、

曾经的欢愉和罪过,冲天炮
很快就停止了飞舞,一头栽入年轻的墓园

万事,万物,置身于旷野
我们的肉体,他们的魂灵,一样的卑微

看啊,被昆虫蛀吃的草叶,重新被吹拂的声音
像流星,消失在无边夜空

3、

友人来信:春谷惠兰芳,买自砍柴郎。
清明时节,远道寻迹龙眠山,龙眠河上花飞黄。

4、

春天在喘息,多么快,雷声中结束
孩子们在灰暗的广场,匆匆忙忙,扯下高空中的风筝

我仿佛看到自己:被奴役的秒针
周而复始,潜移,奔跑,漫无目的地

周游,模糊的革命机器
影像,模糊的青春记忆

5、

春天,姨娘从乡下来看她的姐姐,我的母亲。
春天,也就成了姐妹的春天。

(姨娘老了,姨娘笑话的声音
丝毫没有影响这个春天,粗野的,细雨中的真实)

6、

当青春,过早夹进荒芜的诗草中,她就会在一夜间
失去纯绿,泪水,重新溯入笨拙的眼睛

梦游中的人们,把春天遗忘在山谷
那些无名的身体,在星光下,拖着长长的影子

赠予枫林的晚来之爱,让我把一束白雏菊
带回流浪的家,看着它,在香泽中,沉入颓废男人的胸怀

7、

春天里,我面对忧伤叹息:
整整十年,没有人,成为我的情敌

8、

有情人,牵着别人的牛羊马,踏上青草地
有情人,提前裸开胸怀

而我的生活里,放弃了马桥的婚姻
我只能在画布上,在书窗里,阅读陈旧的乳房和眼神

而那些被捆绑的睡姿,
脱轨的火车,依然游曳于骨肉之间

9、

狗日的春天,伤心之歌,大地的
动与静,草根,破铜烂铁,正寄生于她色情的身体里

10、

浮动的祖国,一直在给我们
制造巨大的假象,肥胖的春天,甜蜜硕鼠

在机器里筑巢,生日育女,安居乐业
流星却飞过屋顶,蚂蚁爬上草尖,穷人捞起湿淋淋的月亮

摇摇欲坠的花朵,一阵风
才会把它们吹入天空,或者,飞入更幽远的天国

2006.3—4



003【太平小记】



旱雨寄蕲北,回乡偶书之
         ——题记



1、

此山非彼山,
此山曰太平。

2、

巴茅夜雨风流近,身着唐装学古人
书赠杨进七个字,太平山下不太平

3、

次日,与友人登凉亭。
斜身坐看风波起,落日照浮生。

4、

遥望南山,多少种豆人
尽藏摘瓜心

5、

蕲河快要干了,
细小支流缓缓穿过蕲北。

6、

家乡的血还在流,孱弱的神经
瘦小的乳房,跟着祖国的大腿,一起搏动

7、

你依然固执,把想象放入家乡那支细小的河流中。
也不再另寻世间烦恼。

8、

从前,有人骑在牛背上找牛
如今,那牛还在山上吃着草

9、

三日下山,
抽身而去。

10、

醉意中酒肉穿肠,人心浮动
梦想一日,重登太平,怀抱诗书乱弹琴

11、

风声,琴声,声声入耳;
醉生,梦死,生死不明。

12、

回城路上,头晕,心慌,呕吐
心中苦于蕲河两岸的旧绿

13、

她的绿,别于婚姻之绿。
她的绿,可以让你重新回来,心甘情愿死在她怀里。

2006.7.5



004【无伴奏乡村叙事曲】



1、

他们尚未进入春天
内心已积满大片的唏嘘

有人开始像我
记忆,像腊肉吊在屋檐下

一天割一块,所剩无几

2、

过去,有一种时间,让我们习惯于闭嘴
让我们学会在秋收时
沉默,安祥

看着农人如何把汗水,大米,小麦
大把大把地
用板车和拖拉机,拖进公社粮仓

3、

后来,黑嘴乌鸦取代
红嘴麻雀
成为诗人,在时代广场,发声的纠错器

如今,人们正生活在一个
需要纠错的光盘里

4、

我只是偶尔梦见
陌生的祖父

迈着乡村的节奏
在山坡羊和水牛出没的地方

抱着小板凳
跳中国式踢踏舞

5、

恋爱中的蚂蚁
“在细草间,穿行”

传播饥饿者的秘密
理想社会的契约论

正在俯瞰草地的长颈鹿,巴别塔一样
树在蚂蚁们空旷的上空

6、

来自家乡的茅草风,穿过
生锈的铁路桥,抵达黄瑰堡

余华寺,从来就不曾有过
夜半钟声和客船

我却一次次和它的影子告别

7、

在太白山下,我们和蝗虫
一起飞舞
一起做爱,蔓延,波及整个堤坝
一起跌入水库沉入水底

我们在白日的幻想,波及整个堤坝

8、

门前自语的小盲琴
充满色情意味的说书匠

喜吃野草莓的巫爷
邻乡来的捕蛇者

他们的面孔,让你的家乡
更加具有甜腥的混合气味

9、

板车轮的轨迹,从后门出发
拖草车的轮子,从后娘的小商铺出发

堂姐姐的爱情
从后山腰清水渠的闸口出发

10、

何叔叔是个知青,来自上海
后来又回到上海

他会吹口琴,世春大叔会拉二胡

他们的琴声,总会伴随清水河畔的炊烟
像是在做着忧伤的
乡村弥撒

11、

在老家,有四道好菜——
韭菜炒鸡蛋
大蒜炒腊肉
狗肉煨山药
酸辣椒炒鸡杂

三十多年后,我仍然会痴迷乡村的美肴
写到这里,读者和我的口水
也会情不禁地流

12、

我一直不明白那年月,家乡人
再怎么穷,从不会想到
去捕杀人类的朋友

现在,一些人到处捕杀青蛙和田鸡
我想,这应该是他们
穷极了的表现
如今在生存面前,还有多少人在坚持
饥饿中的美德

13、

翻过展旗寨,就是广济县。

那年我放牛贪玩
三家共用的小水牛丢失了
结果在广济找到

那也是因为找牛,第一次进了外县的乡村
那时对我来说,也算是离家乡
很远的地方了

14、

多年后,我又去了广济。

我这次不是找牛
是去看望,一个会写乡村诗歌的人

诗人向武华,是向文细垸人
那个垸子,离我找牛的地方,有点远

15、

从前,上五松小学旁边有个大祠堂,青砖黑瓦
现在,那里是块麦地

从前,有个被批为反革命的叔叔
被吊在祠堂里,吊了一个多月

每天放学,我们钻进铁丝网
透过门缝,偷看一个犯人的意志

16、

母亲笑着对我说
年幼时的我不合群,总喜欢一个人玩游戏

在自家的屋檐下,办酒酒
我,野菜,大米,花生,破瓦片,白色的小瓷酒杯
即可构成一局
客人不在场的酒席

17、

一个人的酒席上
我总是专心致致地饮着
别人看不见的一坛家乡好酒

自言自语,自斟自饮
导致村里的大人和小孩都以为我
有些不正常

婶婶催促我的母亲
早点带我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看看我的脑子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

18、

毛主席逝世后
有一年,我在祖母的烟盒上
写了一首打油诗——

伟大领袖毛主席,
永远活在我心里,
捡粪买张火车票,
搭车去见毛主席。

我想,就算我能写这样的诗
也不能证明,我那时的脑子是否真有毛病

19、

离开家乡
抵达异乡

在乡村与城市的边缘
少年再次陷入胡思乱想的境地

20、

多少年,少年一直迷恋
赤脚医生的药箱,听诊器,注射器
还有那长长的白色绷带

那个红色的十字架,格外的醒目,打眼
导致少年一直渴望着

有一天,他也想背上药箱,走家串户
去给乡下人看病

21、

每年腊月二十八左右
一个矮个子男人提着
一个沉甸甸的老式牛皮箱,背着
一个帆布做的野外工作袋,出现在清水河公路上

那就是我们的
父亲,正迈着蹒跚的步子
经过马桥,走在回家的田畈上

我和哥哥,抢着去迎接从南方归来的父亲
盼望除夕夜
会给我们五元压岁钱的父亲

22、

后来,我能写诗了
所以有人称我为诗人

但我却是一个在慢慢
丧失乡村记忆,丧失乡村理想的人

2006.1.30-31 黄瑰堡




005【纪念】




那种声音,一直在耳边徘徊。过道阴森,年老的护士
在油灯下弥补灰色的床单,病人倚在阳台上,看望城墙的落日
自杀者还在床头剔牙,守夜人还在贪恋镜子中的温度
乌鸦在柚树脚下哭泣:童年,我的七寸童年

有人在敲门,墙上的挂钟不走了,门上的铁链子噼啪作响
一群人冲上大街,骚乱来临。警察在骚乱中,强奸无辜的少妇
子弹纷纷穿过人们头顶,战争就在城墙那一边
坦克,装甲兵,正在向城市中心挺进

诗人,军队中的诗人,正在楼顶上发神经
从天而降的士兵,穿梭在炮火中。诗人死了,死在炮火堆里
他的爱人,未婚妻,躺在和平公园里,冥想着耶酥
降临十二月的墓地,红色的鲜花,变成十字架

夜空下,诗人的灵魂在净身,在血水里沐浴
少年摘下旗帜,老妇人双手合一,祈祷家书,安全抵达家乡
楼梯。曾经做爱的最佳道具,从上个世纪摇摆到现在
少年戴上大军帽,穿上旧军装,在夕光中,向父亲行成人礼

鸽子,飞机,老鹰,上帝的翅膀,黑压压的一片
在大地上空盘旋,飞机掠过头顶,湖泊诞生
诗人从坟墓中爬出,重新回到人间的废墟
把魂灵安放在一个少年的身上,让他学会在城墙上奔驰

火车冲过来了,少年把有火药的子弹放在铁轨上
车厢的旅客,伸出援助之手。他们,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到哪里去
年迈的老师,让学生回到教室中,按照他的思维
阅读国家地理,抄袭教科书,然后排队,朗诵,虔诚地跌入榨肉机

僵死而无为的秩序,产生愤怒。学生们撕毁教科书
砸碎桌椅,讲台,冲上广场,把鲜血粉刷在城墙上,舔进嘴里
诗人叙说的故事,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失语中游走
并且,加入到一群极权的集体主义队伍中去

恋人们放弃幸福的性爱生活,在舞厅散发避孕套和赞美诗
关上门,回忆终止,子弹退出枪膛,运动员回到起点
沙发沦陷,乳房垂落成睡袋:无精打采的历史
虚假的孕妇,肚子上的白纱布,无比漫长,反复纠缠

舞池中间,一只土拨鼠,在人间来回奔跑
土拨鼠知道,人类在兽皮掩盖下的肉身,多么枯燥
而又野心勃勃。玫瑰与菊花在交媾,老处女在减少,乡村在衰败
所以有人说,花园里藏着机枪,麦地里埋着地雷

人类一思考,谁在发笑;人类一跺脚,谁在发抖。
乌鸦在夜空中发现,警察在分享妓女,蚂蚁在分享大地短暂的安宁
可笑的诗人,歌者;可笑的艺术,音乐
砸吧,砸,砸碎这沉痛中的世界,砸碎这可恶的酒屋
醉酒的诗人,醉酒的艺术家,应该死在路上

逃离书斋,关掉收音机,电视机,推倒城墙,进入世界的
子宫,让生命基因再度组合,人类的纪念物
铁锤、机枪和坦克铸成巴别尔铁塔,蚂蚁改良成大象
在电影中,童年的忧伤变成中年的车站

广场上,战死者与无辜者的后代齐声朗诵,黎明的钟声里
亡灵与迷幻的英雄,还在睡眠里纪念,穿过田野的火车
可怜的土拨鼠,在寒冷中寻觅战火中的废园
一群人异乡人沿着铁路奔跑,牧神在灯塔上守望

诗人,世纪末的匆匆过客,不要轻生,不要吸毒,不要武器
爱与恨,洐生年迈的婴儿,洐生人类新的品种,新的诗意:
我要她——她却翻过裸身,用屁股和肛门对着我的脸
我爱她——她却要我死,死后让大地上的生物吸收我,纪念我

2005、12



006【中国病人】




“您还在写诗吗,日瓦格医生?”
——题记



1、

回到漂泊地,关上门
室内总有个声音在询问:你是谁?你为何来到这里?
墙面上的大镜子
被人酒后击碎,那些碎片早已散落人间

2、

一个补鞋匠的儿子在隔壁偷听
整个冬日,诗人如何用音乐充饥,和余华寺对话
性爱时发出的音响,长期夹杂着咳嗽声

3、

一群中国病人,在酒馆里,在宴会上
拥抱,接吻,交易,传染
那些从莫斯科、东京、纽约、巴黎、柏林、伦敦来的客人
和祖国一起分吃土地和面包
从前的皮鞭,像蛇一样倦曲在博物馆里

4、

成年人进入冬眠期,他们再也发不出高音
他们,曾经试图推倒纪念物
他们的灵魂早已浮肿,像河马的脸
体外拥有心电图的机器人

5、

廉价的自由生活,人们听天由命
生儿育女,苦于生计,疲于奔命
那些伤疤
成为进口护肤膏最好的客户
当伤疤不见,人们忘了疼痛与缺失的起源

6、

沉舟侧畔,一群饥饿的鸟
城市上空飞过,俯看江河日下
病人在自语:它们的巢在空中,看不见的虚妄里
如果失去重心,它们的身体
不再一落千丈

7、

少年时,在我的记忆中,堂弟小毛的
三姐和父亲是聋人
二姐死于出血热
大姐自杀,母亲死于肝癌
再想想我和小毛,多年后的死因,至今不明

8、

那些穷苦人
带病劳作,解决疾病,回到健康中去
那些模糊的狂欢者,让我羡慕,可我
无法进入他们的轨迹,我不得不离开纷乱的广场
学习节省汉语,记忆的香泽

9、

必死者就在我们中间。
他们的人,他们的声音,铺天盖地
在亡灵的带领下,举行一次次幼小的起义
一个病中人,在清贫的幕后
微笑,歌和哭
趁着月光,敞开心灵,把暗淡的星火眺望

2004.12--2005.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