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6上半年合集

◎五木



哀歌(怀远)

偶尔会想起远方的朋友们来
某某、某某和某某
我记得和他们在一起时的情形
喝酒啊,开玩笑啊,假模假势地争执啊
群居终日,言不及义
我还会努力记起他们的脸
有时候这很简单
有时候很难
有时真切,有时恍惚
怎么笑,怎么哭,怎么叫喊,怎么沉默
怎么分手,道别
为此我常常羡慕古人
大家喝完了酒,醉醺醺分手了
还要在江边、驿站、酒楼上
写首离别的诗,用来流传
当然,古人写的时候往往要加上些景物的描写
早晨的雨啊,傍晚的蝉鸣啊,天际的孤帆啊,仲春的杨花啊,等等
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要有很深的工夫,而我火候还不够
我只能在很久以后
一个人在寂静的午夜
想想某一天的潮湿,某一天的酷热,某一天油菜花的颜色
还有那一天分手的某某、某某、某某

2006.01.12

暮春
龙在山顶睡去,梦境好似深渊
松林静谧,蜷缩的松针如闭合的鳞片
夜幕低垂摇荡
在山谷中轻声吟唱
俯首的山峦溅起细碎的星光
风,在龙的鼻息间,风,仿佛脖颈后的绒毛,风,安

2006.4.9

暮春

乌云是她的短裙
蕾丝花边翻滚
扭啊扭啊她的臀
12盎司浓缩铀镶嵌在她的骨盆

2006.4.18

玛瑙吊坠

友人赠我玛瑙吊坠
我将它挂在颈下

暗红色的玛瑙
有晶莹的微凉

我不知道这玛瑙的价值
因为不懂得石头的品质

上面雕刻着细小的花纹
并非精美的样子

动物、人像还是草木
我并不想分辨太清

河滩上闪烁的石子
该挑选哪一块?

抑或深山之中
出自某个矿工的斧镐

切之磋之
琢之磨之

我羡慕所有的能工巧匠
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

经过怎样的辗转
才到了我的手中?

我将它挂在我的颈下
一会儿就带上了我的体温

这一小块温暖的石头
或许将伴我终生

但它永不知晓我所经过的尘世
冷雨、沙尘、宿醉和缱绻春梦

2006.4.19

雨水吟

如果不是雨,我不会喜欢这里
虽然这里有不小的水面,还有环绕的群山
而水是我所喜爱的,山也是
但我依然麻木
这不是我所喜爱的水,我所喜爱的
翻过山去就能看到——
它在那里流着,汹涌着,挟裹着泥沙而去
是啊,我喜欢的水,是流动的。在黄石
在停靠在江边的游船上,我们喝着啤酒,吃着烧烤
嬉笑着,我说,看那,我是个诗人,“星垂平野阔”,而长江
在流。它在流。暮色迅速合拢,给江水
蒙上十数层细纱。远处的西塞山慢吞吞淹没水中。
而雨是不同的。雨水改变了这一切。
如同它改变了我窗外的一切,它也
改变了你窗外的一切。那里
有山,有葱郁的树木,有汇聚的溪流,有盛放这些雨水的容器
于是这个容器是活的了,起了微澜
于是山的倒影也在荡漾,溶解在了水中
于是你的容颜也变了,在雨水中空朦迷离
因而我变得快乐?或许吧,——还夹杂着
莫名的悲伤。在我的世界,雨水总是悲伤。
为什么非要把自己伪装成客观的诗人呢?
这是笑话之一种。他明明就是象征主义的学徒——
还是在雨中,他露出了真面目,一个孩子。
这世界上的孩子,要么忧郁,要么淘气
要么既忧郁又淘气。另一个也是如此。
所以一个孩子听另一个孩子谈论未来是不可信的
未来?物理学上的还是宗教意义上的?
未来太过渺茫。像我曾经忠告自己的一样
我再一次忠告自己:与其相信未来,还不如相信自己的悲伤。
这才是切实的东西
例如,微凉的午夜传来的雨声
淅淅沥沥的雨声,顺着枫杨树的枝叶
滴落在甬道上,大一点的水滴有大的声音
小一点的水滴有小的声音,其中夹杂着一两声鸟鸣
淘气的孩子能听见复杂的声音,但不能就此说
淘气的孩子就复杂
他依然单纯,有一颗随时可以流泪的心
而自然是如此伟大!左右着一个人,覆盖着一个人。
水是其中之一种,拥有着
最纯粹的力量。它从天上落下来,密密地、细细地
在近处浸润了你的头发,在远处浸润了散落的山峰
在更远处打湿了开阔处的江面
在雨中江水更急,有些匆匆
夫子说,流逝啊,就像这样,没日没夜
是啊,它在流。但是它浑浊了,也不见了鳜鱼和白鹭
当我在晴日登上西塞山,俯视江水
那红色的、黄色的江水啊,让人心酸
曾几何时,我说,我难道不能是长江?
浩浩万里奔流的江水,当得起千里一曲。
当我在雨中回忆那一刻的时候,想起的却不是
站在西塞山顶眺望,而是依然坐在江边的游船上,望着远处
探入江中的西塞山,横亘的西塞山,折戟沉沙的西塞山
是啊,我的确是这江水,远远地奔来了
从清澈流到浑浊,撒着欢向东而去
而你竟是这静静矗立的西塞山,不改颜色地站在那里
不由得我拐了一个大弯,无奈地向南了。

2006.05.24

春雷

夏安!暮春的雷!
长尾巴的走兽回来了!
从不撒娇的走兽回来了!
在午夜我听见你的脚步声
你拉着石碾
走过一个个屋顶
南来的走兽!
走过我父亲的屋顶
走过胶合板厂安睡的打工夫妻宿舍的屋顶
走过剧院的屋顶
走过检察院的屋顶
走过第五大街和门户紧闭的酒吧的屋顶
走过建业里的屋顶
拉着你湿漉漉的石碾
夏安!乱世的旁观者!
你终又来了,在初夏夜,在失眠者的雨夜
重新蓄积着愤怒
蓄积着,按压着
在清晨匿迹,隐藏在了北郊的树丛中

2005.05.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