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静夜的诗歌

◎沙沙



<静夜的诗歌>

  夜静更深,还有什么能陪伴我,万家灯火寂灭,家人沉睡,只有我沉坐在黑暗中。此时,我一个枯坐的人,一个似乎是满怀愁怨的人,一个看似老僧坐定的人,又能想些什么呢?我说:'我爱着这个繁复的世界,可是我现在只能面对我自己,面对我的不能被时光清洗掉的那一部分记忆和感伤。'在这黑暗中.

  
   记得刚刚把诗歌收拾起来的那些日子,有一次在QQ上,遇见宁夏的一个诗友,我对他说过:'诗歌是我的生命,我会不顾一切的珍视他.'可是,时隔两年之后,夜静更深,我突然为这句冒然说出的话,羞愧难当。就象一个人对他当时以为挚爱的人,说出誓言,事过境迁之后,他已经淡漠。时间,真是个无情的杀手,它在你不经意间改变了你的意志,你却无能为力.这静夜,我不敢触摸我的内心,在我的诗观里我写下:‘坐下来,诗歌就在我身边,象至爱我的亲人,轻轻的贴近心灵,使我的天空越来越纯净,内心越来越澄明。’可是此时,我却不能对我的亲人诉说我的痛楚了,诗歌慢慢的靠近我的同时,他却悄悄的剥夺了我审视内心的勇气。就象爱着的一个远方的影子,突然有一天,他站在了你身边,你对他所有旖旎的梦想,都变成了一个真实的存在。

  
   我的无助由此而引发,有朋友劝我:'改行吧,诗歌不能养活你,你还得面对生活。'接着生活扑面而来---柴米油盐,老人孩子,我不能抛下.可是,我又不能抛下我内心的诉说。05年的时候,文联组织会议,要发扬儿童文学创作,号召写诗歌的文学人写童谣,会议的间隙,我就惴惴不安的问我身边的诗友:'是不是我转到童谣之后,就再也不会写诗了?'回到家里,一天之内,写了十几首儿歌,我却没有成就感,我下意识的觉得那不是我的选择.前些天,又有朋友,千里遥远的打电话过来,说:'沙沙,改儿童文学吧,改童话,一定能好的.'我谢过他的好心帮助之外,我明白,我是多么不舍得抛弃了诗歌.

  诗歌这时候就是我的亲人了,我挫折的时候,他在我身边,我幸福的时候,他还在我身边,我可以只言片语的对他诉说我内心的苦乐辛酸,也可以生发出感想而一一陈说.写诗几年了,我才知道,诗歌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他不是我的生命,不是我赖以生存的稻谷小麦,他就是我的一个真挚的朋友,一个挚爱我的亲人.我对那些劝说我的朋友说:‘最少,我要把诗歌坚持到我不再能坚持的地步。’

  诗歌,就是我的生命中注定遭逢的挚友,我不能,也不愿意让他和我擦肩而过.我相信宿命,相信缘分,我知道我和诗歌的缘分还没有穷尽,所以,我在这更深夜静,还是独自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窗前,看圆月独升,听风过树影,等我爱的诗歌能眷顾我,停在我的身边。这夜,万籁俱寂,只剩下了,我和他的遭逢,和我的爱,我的心灵,我的梦想,我的相濡以沫的诗歌的遭逢。那是我心灵的归依。我明白,在这夜静更深.他是我唯一的期待,可是我却不能强求他.我的爱恨交加的伴侣,我的无奈.我的宿命的遭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