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沙沙



<陶>


可别再把我,丢在如此孤单的
黑暗里。刀斧钝挫,刨开生命
沉积的土层。阳光一层层漫射过来
标注身份的暗黄色亚洲肌肤
即将坦露,我羸弱的病痛
来自土地深层的命,看呀

追光灯。追光灯,一遍一遍
扫视。哦,肥美的腰身,宽大的臀
看那些裂痕,如此的完美
旧伤痕网状交叠,在晚年经过的梦里
越来越清晰,现在,那呼叫的嘴唇
是新的,快把它做旧,那颗致命的
泪滴,要尽你所能——
遏制它,消毒药水,黏合剂,
关键的时候,用上擦拭眼角的手指
裹上云南白药。生活的苦水
只能用来追忆,要记住

画一个前清的女子,抱住这
茧形的瓶颈,让她的宽大袍袖
遮挡住传承骨骼的碎屑,女人般
前倾的呼吸,一段陈腐的根茎
犹如灵魂的虚有,我已经老了
我爱,我来不及说出

2006/6/17/


<新郑*21日>

是新的一天。风轻轻敲门
拧昨夜的醉,说小树林里
试着咽下青涩的苦,烟燎的
麦粒。黑,攥在手心里
凌晨时分,郑重其事地偎进怀中
假寐,想着一群来自四方的人
被阳光晒黑的皮肤,那些
不设防的眼睛,与窗外
羁旅的雨水,惺惺相惜
‘我们都不能让异乡的幸福
开出细碎的花朵’五月是个过客
盛产荆条和伤怀的短聚
预备的镰,像昨夜
勾兑在酒杯里的月光以及尖叫
延续着这个早晨的疲惫。再沉迷一会
窗外,相亲的槐花,缀在枝头
一对对粉色的手掌,握满雨
一排排座位上,串起的我们
我不愿意起身,我的行囊
比它沉,拖住潮湿的转身

2006/5/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