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雨不停的下

◎沙沙



<爱情 >


午夜之后,一场雨落地生根
山坡上的石头滚下来。 疼, 碎成了齑粉
骨骼松软的苦藤羞愧不已:
除了那些感觉,我是多么的卑微
远远的,你收起风:
不要说出来,或许下一分钟
天就亮了。你不动声色地打开红酒
指甲上的血滴进杯盏,鹤顶红的暗香
就让我醉吧,让我们平静的去吧
这多么难得。能在冰冷的火焰里
留下痕迹

2004/4/25/

<临近五月 >


正午时分,风往正北的方向打着旋
阳光热烈,有些树叶被撕裂
我们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模仿穿着嫁衣的红樱桃,泪水涟涟
暗影中,那些蓄谋以久的声音
操持一柄柄纤巧的梅花刀,砍伐光亮
风走到了尽头,用骨头敲打着骨头
‘是呀,那些望眼欲穿的萆草
或许更适合在黑夜中潜行’
我们打开一本装祯精美的典籍
把自己折叠整齐,安放在写满飞翔的
夹缝里.我们就有了一个平面的天空
和一条永远不能回头的黑色河流

2004/4/30/

<没有风的时候 >


一切都停了下来
鳞粉脱落的枯叶蝶
躲进穿衣镜明晃晃的空旷里
顾影自怜。门虚掩着
楼梯拐角的咳声,嘎然而止
不会有人来了。他蜷起身子
象一只倦于迁徙的鸟
把生锈的钟表发条
艰难地拨回到某个虚拟的下午
感觉自己在慢慢的缩小
仿佛通体透明的蜘蛛
奋力地爬升到高处,再忘情地坠落
反反复复,那条扯痛他的丝线
粘满灰尘,麻木蔓延开去
质地柔韧。多象他蓄留多年的长发
“徘徊在日渐深邃的黑暗里
怎样才能原路折返”
没有风的时候,他的胸骨间
蓬蓬勃勃,疯长着尖利的触角

2004/5/17/

<雨不停的下 >


直到岸边的金色苇丛
慢慢的倾斜, 梦想倒伏
骨缝露出纯白的光晕,我看到你
如此近,两颗沉郁的沙砾
千里之外,暗兰色的潮水重叠
你静默的手势,宛若漫山的杜鹃
啼血。我的伤口,被你反复擦洗
象我的梦境里,不断出现的幻影
暗夜之中,我们更明晰的读到了光亮
我们都在缓缓的减慢速度.人潮汹涌
一再的磨损,春天可以退回
我们已经开始奔跑的姿势
拉上窗帘,也不能阻止
松林老去,黄昏到来
雨不停的下,我们只能
从此一病不起,一并举目茫茫

2004/4/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