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午夜一点

◎沙沙



<午夜一点>
----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
      只有爱情,可以坚持
             ——《新木马屠城》
        
喝下一次次加浓的清咖啡
窗外,树叶的黑越来越密集
纷纷坠落,触地生长
风转过身。星星沉沉睡去
她听到黑色的海潮。冲上堤岸
一暗再暗的面孔。闪着微光
连缀着海伦丢弃的玄色风娄
镜子异常潮湿。银质的锐器
深处,火光和雪接替出现
木船空旷。你捧一束黑色玫瑰
‘来吧。一切都会过去
只有你将愈发娇艳。’




〈致你〉

农历五月。一只鸟踱过坡地
撒下种子 羽毛 飞翔的纸页
‘属于我的,会紧随而至’
沙漠里的雨水,翘首相望的月光
越发严重的失眠症。以及
从踝骨的动脉开始。逆流而上的河流
搅动空气,带动风。敲打自闭的青藤
三千里之外。你和一片叶子
交换血液。让积雨的清晨
从阵痛中醒来。继而,阳光明媚

2003/7/12/贺挚友生日。

<亚热带季风 >


闭上眼睛。我们能更深切的窥探到
潜藏在黑暗里的黑暗。

她从一百零一节台阶
一步步的后退。对于那更高的云层
竭力保持仰望。

四面八方围拢来的布谷鸟的叫声
淹没在昂扬滋长的苔藓身后
‘莺飞草长,我们都得学会保持低调’

像持守多年的老树。被一只无形的手
砍去旁枝侧节。让芳香走远,葱郁逝去吧

此时,她会把一滴雨水的温暖
隐藏在她老旧的袍袖里,避过众人的耳目

‘弥足珍贵呀。雨季过后
我们依然能够安静的活着’

2004/7/4/

《在七月 》

城池失守,大片大片的云
汇聚峰顶,山雨迟迟不来

黑骏马昼伏夜出,采漫天的星星
点亮萤火,吃夜草,说呓语,胸脊突起

想淑雅的女子,端坐火山口
身后大水汤汤,他举棋不定
他甩出风,他触及寒冷


《在远方》

他藏起铁,藏起重金属的重
‘心灵是一个巨大的磁场’

一分钟之后,从静止的河床上
打凿出伤口,一滴滴流出的河流
多么轻,天空
空无一物

只有七月,无声无息的走过
遗落,雷和闪电

2004/8/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