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冬季之轻

◎沙沙



<冬季之轻 >


天黑之前,拉上窗帘
星星的碎片必不能划伤手指
起雾的时候,不再独自出门
潮湿的忧郁必不能侵蚀额骨
我忽略我不该得到的
债主们必将把我遗忘
不再登高远眺
手机振响时,必不会迎风落泪

入夜,我想忘掉的人
坐在我身边,我想丢掉的东西
爬满书柜,振翅远走的鸟
在我耳边,抚琴,低语
嗓音暗哑如一株
失声的水仙,盛放之后
留下空空的彩釉陶碗


最后一片树叶翩然落下
把一个空心的人
轻轻托起 ,穿堂风

呼啸而来



<落雪的清晨 >


入冬以后,溪水渐渐入骨
我开始收拾起手边的针线,开始
顺着风走路,隔着玻璃晒太阳
让那些干枯的树叶从遥远的身后
轻轻飘落。黄昏落下
巷子深处,我会烧好足够的热水
洗漱,浇花,早早的睡下
天亮之后才静静出门......

直到那天清晨
豁然推开窗棂,抬头
漫天的雪花落下来
一片,两片,三片...
依稀看到二十五年前
已逝的父亲,坐在旧时庭院
如我日日归家对儿子般
伸出手臂,倏然
消失了。留下一个石凳,几颗酸枣
寂静生长的梧桐树......

返身,我抱紧它们
我才抱紧了
---------温暖的小身体



<独坐的那个下午 >

下午三点,光线
像温柔的刀锋,顺时针方向细细滑过
鲜红的杜鹃花,在心事涌现的一瞬
绽放,屋外树影婆娑着欲望
我在窗帘的阴影里沉沉睡去,一只庸倦的猫
举步,又退回原地

而这时候,你是在我的梦里的
午后的阳光,让我的眼睛痛了又痛
盛装的小鸟,欢快的张开翅膀
又郁郁的飞回。留在树梢上的羽毛
慢慢褪色,我在门外的大路边徘徊

黄昏来临之前,邻窗的镜前
一茎粉粉的荷,渐渐苍白
一个女人,被自己的影子
漂染了满头乌发,想要转身
天黑了,钟声始终没有敲响



<雪花飘落 >


流浪者停下脚步
白发凌乱,如烟
如草芥,如贮满水的玻璃瓶
遭遇冰凌,如我
沙沙作响
静坐,无语,内心匆忙
慢慢遮掩着
岩石,田垄,燕雀的空巢...

我还触摸到了你的声音
冬天,略带沙哑的喘息着
像白色延龄草探出的细小根须
不断地叠加,翻转,火光微闪
推开房门之后,我相信
踏出的每一条道路
都将通往罗马

如果我能停止想念
如果我能一夜苍老



<那些过去的事情>

一场雪落到身体里
能让我不由自主的回转身
因为冷,因为那些凛冽的呼喊
贴近泥土的枯黄树叶
从衰腐的皱纹里,走出来

他们不再探询
一粒草籽,如何被春天的雨
击打,浸润,埋没于尘土
一个人,如何被另一个人
点亮,燃烧,归隐于荒岛

就象翻开一本旧相册
轻轻握住的那些过去的事情
已经没有了风,没有了雨
没有了波澜,甚至
没有了那个人。唯有

一直未曾褪色的绿叶和蓝天
陡然间,让我泪水盈眶
心中一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