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宿命的花朵(组诗)

◎沙沙



宿命的花朵
  ---献给我的姐妹

<梅花>

拣起雪,拣起父辈的白骨
在那个冬天,眼泪化在你的
身体里。你不明白,你只感觉到
彻骨的疼,弥漫全身的血管
十指连心,一根根指头进满了风
红,不是你想要的,它割裂于灰朦的天空
粉嫩的生命,被偶尔路过的行人
看到,并且传唱
一个人的孤独,在众多的口舌中盛开
寒冷,日复一日
万物复苏,可能在明天

<迎春>

你看到了阳光,父亲的脸
纤细的手又能给这个反复的春天带来什么?
你倒数春天的脚步,帐册上765480657
你把小屋里的笨重家具一遍遍搬动
透进光线,亚麻窗帘上的黄色花朵
你看不清楚,儿子稚嫩的墨,写下‘春’
你叮嘱:轻一些,再轻一些
这样才接近生活的本色

<桃花>

这个凌晨,你睁开眼睛
看见世界的沙尘和风
亲人的眼光触摸你周身肌肤
你是多么美,让你在
三十年后的午后,抬起头
看见阳光照在路旁的行道树
你翻出早年的粉色旗袍,一下下的
掸平时光的折痕,天堂的云朵
总是善于变幻,落在你身上
一地的落英,在你身后

<樱花雨>

雨,一瓣瓣的坠落
你掩起面孔,后退
必须让自己再冷一些,用冷眼
才能看清世界的无常,冰冷
你把那些红花朵藏起来
最深的枝叶间,你看得见
这个春天奔涌而来的热情,你不说
失语的孩子,放弃歌唱,阳光里的暗影
刀斧一般,在你的脸上刻下太阳的斑痕
你转过身,收拾餐桌上的杯碟,残余的羹汤
淡淡的笑:命运留给你的功课,你始终逃不过

<海棠>

自从被那个水蛇腰的女子
撕碎了天空的沉滞,你就成了悬念
在沉重的生活面前,怎能开的红艳?
你风风火火,撇开了倒春寒的清冷
不断把消炎药水,打进命运的肌体
荒芜是可以消退的,只要挺起腰身
你的细腰身上缀满花朵,那么多年
都没有退色,现在,隐在
玻璃花瓶里,簌簌的落泪
一滴滴眩目的血

22006/3/30/

清明时节雨纷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