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路向北(组诗)

◎沙沙



一路向北(组诗)


<想一个人>

凋谢的百合花,在虫声里
悄悄地丰满起来,秋夜的风
有了温软的回声,披星的小马
哒哒入梦,把案头的书
翻到扉页的序言,台风未到
钱塘潮回头之前,是
千万根尖利的针,细细密密的
缝缀在她贴身的青衫上


<一路向北>

踏着八月上路,带上
高大中空的梧桐。木质松软的内心
逼仄着生活的寒冷,路过北京
她在八达岭峻耸的山巅,点燃烽火
在宣化,她在沉睡中,一层层揭掉
白桦树白净柔软的皮肤,那些不属于她的
幸福感觉。张北到锡林浩特的路上
她急速地缩小,从乔木,到灌木,直至
开始枯黄的鼠尾草,凌晨五点
太阳跳出地平线,她第一次抱紧了脚下的
这片泥土,铺展而来的羊群
垂手可得的温暖。只要张开双臂
她就是人字排开的南飞的雁


<星期日 >

恪守深闺的老祖母,端坐在
二楼的小窗口,走过的道路
都仔细归整过,叠放在脚下
此时,她和榆树一般高
眼前无花,无飓风,明月不照远方
照手中的高脚夜光杯,蓄满清水
倾倒不出苦酒和蜜糖的滋味
浸泡陈年的痼疾,软梯
搭在黑夜的肩膀上,她攀登
阳光晒过的绳索,顺着风向
看到初生的太阳,张开
昨天的黑翅膀


<奔跑的云朵>

让秋天转身,一千顷棉絮
贴在胸口,让喜马拉雅的雪
一点点融化,露出
鱼和飞鸟的嬉戏,让
雨水停下,显现生活的色彩
让我哭,哭出逝去的亲人
被时光洗碎的容颜,让我
爱,爱到里尔湖结晶出
盐粒和血,高挂在心的高地
我奔跑,一整座森林在跑
牛群和马,我的宿命


<九月的等待 >

她停滞的太久,湖面的宁静
浸透了野天鹅伤病的踝骨,月亮的
轻,几乎不能按捺,如一只惊弓之鸟
尖喙,无羽,她们彼此亲近,充满氢气
在银杏树的枝桠间挂满想象的小太阳

偶有风吹来,九曲黄河的水域滩头
会一瞬间显现一马平川,会有单骑铁马
穿透夜色,芦苇摇曳,纤细的手指
会一点一点地把散失的蒲公英的种子
赶进她闭锁的庭院.而雨倾盆,人不在


<秋已至 >

一树的石榴沉甸甸的,等你
你不来,你睡在折扇里,有
红红的石榴花,开在唐朝
唐朝遥远,你看不见
就在隔壁,那些红,轻轻的
铺满了你来时的路,站在
树下的人还在那里,已经走过了
五岳三川,脚下的蒿草黄了邮路
却无法把生活完整地装进信封,它
庞大的根茎,陷在泥土里,如今
寒气上升,你不醒,不添衣
不让笼中的鸟儿,翅膀逆着风
秋天围在篱笆外,把鹅黄,浓绿都赶到了你的
窗棂上,天井空旷,藏不住风
风吹落叶,吹灰尘,吹骨缝里的
世态炎凉,风铃不动,流年沙沙响


<面对十月 >

越来越冷的雨,一遍遍
打湿你,金线菊绚烂的头颅
低垂,像一丛忧伤的瞄准器
请原谅,我不能把我伤痛的手指
递给你,我亲吻过春天的草场
唇齿间拥塞着青草的气息,我沐浴过阳光
额头在夜晚折射微亮的火光,我
注视过茫茫山岳,峰峦在我的眼底
刻上深绿,我擦拭过命运遗下的道道伤口
疼痛留住不能磨灭的痕迹,我还
耕耘过脚下的这片土地
腰肢坚挺,热切的拥抱着生活
单薄的脊背,落叶经过
饱满的谷粒仍在,爱人行远
等待,是温暖的炉火
融化,慢慢走近的漫天大雪


< 大风天 >

慢慢聚集的蛾,迎向阳光的
锋利刃口,她击碎黑陶的釉面
剥落的碎瓷片,穿越了柳树尖细的叶脉
你远远地,捂住不规则的心跳,看着
满坡的荀麻长出细密的刺,缠搅
小公主的黄布裙,秋天轻轻的黄
黄成了大片大片的芦苇,困在深水里
一寸寸地抬高河床,沙粒浮荡在半空中
迷了雁群的眼睛,雾气挡住黄土路
挡住绵延千里的山峰,你回转身
羽毛结队成群,挂满了她的小轩窗
她躲进初春的驿站,听你吹埙,听你
低低地唱.高山流水,流水洗净
窗玻璃,洗净新媳妇的旧衣裳,两个人
四目相对的剪影,沉溺在时光的夹角里
她几乎忍住了,那些扑面而来的
爱和忧伤


<八卦洲 >

第九日,小狐狸脸上
有了狼的目光,肋下三寸处
隐隐生出双翼,她从云端跌落
指甲尖利,掌纹阡陌交错,有
七十二座拱桥,九道蜿蜒水路
诺大疆界,只有她孤军突围
误入七星迷阵
眼见关山之外,雪大如席,青衫公子
搭千里凉棚,招贤纳仕,纳执拗败军之将
秋天匆匆忙忙,落满地枯黄
她裹一身北风,一身枫红,内心
一滴滴地变空,徒有四壁
却见夜空北斗,人一般刚刚合拢双臂
他不走,不动,也斗转星移,物去人依然


<星空>

已经说不清,你何时
长袍加身,裹在尘世的暗影里
蓝丝绒无边铺展,有乞力马扎罗的
兰色雪光。在黄土高原飞扬的尘土中
你把孤独斟满酒杯,雪就慢慢的融化了
细碎的冰块,渗透你日渐空旷的内心

银河封冻,五花马沉睡槽厩
喜鹊飞远,遗下单飞的翅膀
这时候,你多么想:有
一辆隆隆震响的无轨电车
撞开黑夜缠裹的伤口,拉紧远方
清冽湖边,白衣姑娘散开长发,拣拾
你洒落的茉莉花瓣,散碎银两
填充她瘦弱的想念,熏衣草的微兰幽怨
昨夜有风经过,雨沙沙地下了一夜


<悬空寺>

前五百年,你不闻鸡鸣犬吠之声
又五百年,你了断了前世因缘
这五百年,你失声,不见风雨
不见眼前恒山溪水砍去山石突起
打坐,参禅,合十空空双手
推开路过的尘世小女子,她有
小情爱,小心眼,一副滚烫情怀
三千烦恼丝牵着过往来生,她转身
你把台阶抬高,迂回,铺满冰凌和雪
你把自己悬起,触不到
她的身,她的脸,掬不起她的泪眼
你还是风景,不冷,不热,木桩挑起

*悬空寺位于山西浑源县,距大同市65公里,全国重点文物保持单位,是国内仅存的佛、道、儒三教合一的独特寺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