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山巅(外两首)

◎沙沙



<在山巅 >

养蜂人收起箱笼,四方形
嗡嗡震颤的乡愁,此时
故乡是一架架裹着蜜糖的
小小战斗机,不舍昼夜的迁徙
必然会刺痛远方,紫云英
花丛空寂,七月的连阴雨
让刚刚上紧发条的呼唤
只剩下了回声

松林靠向阳光
草籽落地生长,回旋翻转的风
托起早衰的翅膀,天使的幻影
为了这些近在咫尺的幸福
她一再地前倾,前倾
飞速坠落着抬升,火光擦亮
味蕾里一丝丝失蹄的甘甜
她抱紧自己,渐渐冷却了
夏天,高烧不退的身体
羊群绝尘走远,在天上

2005/7/30/


<小菩萨*蛮 >


小菩萨独立江心,江心
无鱼,无舟楫,无
五百年前,张生路过紫竹林
那时,她有涩涩二八青春
袅袅婷婷群裾,张生走远
她掩面含羞,目送千里更远

如今,眼前常常白云浮动
隐现张生背影,小菩萨
容颜依旧,山河苍桑更替
重重压出激流旋转
——那时如果
我如那尾青蛇,那枚蜘蛛...

风,吹乱江面,吹乱垂柳
吹乱小菩萨松松云鬓,独不吹
她款款人世情怀,偶有
书生落水,小菩萨
素手托起:阿弥陀佛
回头是岸,岸离江心遥远

2005/8/9/

<七月,这场连绵不止的雨 >

这时候,依然能看到
秋天的脸庞,我们一起
攀越秦岭时阳光卷在汗珠里
一直笑着向前,可是
回来的路那么漫长,就象
一只蜗牛,房子留在远方
已经到了七月,
还没有走到春天的门口

风信子在身后无序生长
野茫茫的风,掉转了风向
走失的小狐狸蹲倨在哪里?
是否也象我,弄湿了美丽的皮毛
大颗大颗的忧伤,滴滴嗒嗒
汇成南下的河流,盘绕

岩石潮红,耸立在眼前
绵延千里的秦岭,此时
多么小,如一枚透明的琥珀
无论是往前爬行,还是
向后窥探,都是
肺叶间的一小块硬伤,不经意间
一场雨从初秋到仲夏,回到
秋天的阴冷

2005/7/23/

沙沙的诗:<在山巅>
我读诗歌,喜欢猜测作者写作的缘由,欣赏此首诗歌也不例外。读来感觉到了诗人的乡思之情,很大众化的情感,需要欣赏的作者在语言技巧上的成功。《在山巅》一诗,作者所站立的角度是于山巅上的俯与仰。鸟瞰故乡的点滴思绪跃于纸上。“养蜂人收起箱笼”是该回家了;“故乡是一架架裹着蜜糖的//小小战斗机,不舍昼夜的迁徙//必然会刺痛远方”,,说故乡在迁徙,实则是说自己在游离,这一写法比直述的情感要激烈地多。“她抱紧自己,渐渐冷却了//夏天,高烧不退的身体//羊群绝尘走远,在天上”,,这句结尾处理的到位,留出了空白。就整体,是写实,所以厚实得狠,成功的是它不拖沓。并不是说厚重的作品就是拖沓的,只是容易造成拖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