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 落荒而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汛期临近(组诗)

◎沙沙



汛期临近(组诗)


<大雨突降 >

下午三点,浓云,夜晚提早到来
她低下头,独自擦去脸上的泪水
生活跟在身后讪笑着,敲打出均匀的节拍

一切都该是按部就班的结束,誓言
说出,只比哭声快三秒。水势迅猛
流离失所的往往是日日期盼的人
向日葵垂下头颅,岩石磨去尖利的棱角
逆流而上的鱼被疼痛攫取

肩膀倾斜,大风吹散伞状的花朵
站在岁月的屋檐下,她不得不
大把大把的掏空,身体里的滚滚流水
越早拥有榆树的心房,就能
越早的看到云淡风轻
下午三点,夜晚提早到来,浓云


<夜晚的冬青树 >

如今它婴孩般长大,手掌倒悬
象我带走的铁轨尽头那个黑衣人
锯齿形的忧伤,一滴泪水里
黑色的易溶物,分解,雾化
巨大的钟的夜晚,烟雾弥漫

我们的声音呼应着,黑暗的山峰
月小天高,‘只有你自己
才能擦亮你落满灰尘的眼睛’
而我的左侧胸腔中,存留着父亲
劳损的剪影,走了那么远的路
都没有把那些碎瓷片一一剔出

所以,由蓝变紫的夜色
瞬间变成了刀光隐隐的战场
一个转身,它就会泛滥整片大海的汪洋
我的洪水猛兽,卑怯低迷的内心


<月华 >

这个水做的女子,闭锁于七月
干燥的城。在六月
她孤悬,被滨湖公园雕花长椅上
一对情侣的喁喁私语刺痛,漫长的
离合悲欢又被谁所见?正如
削去果皮的苹果,甜蜜多汁的呈现
必先与尖利的刀锋相互磨合

雨水丰沛的夜晚,你的短暂消隐
我更愿意想象成:一只毛色金黄的虎
从苔藓遍生的山崖跃下
浣洗之后,在人海深处冉冉上升
仿佛来去自由的风,把我唤醒
并把整整一座山的空寂,揽进怀中


<正午 >

一本书翻到了中页,他合上眼睛
童年和暮年似乎都依稀可辨,院落里
他栽下的无花果树上结满青涩的果实
再过一个季节,他就能象老祖母那样
一颗颗的摘下来分给邻家的孩子们
听他们不带休止符的笑声,而现在
它们只能七颗一付煎服了治疗腹泻
这个夏天,疼似乎不再眷顾他
当老中医取下他颈部的火罐
并用一根尖利的银针扎出发黑的血流时
他突然记起了十年前,他深深爱着的
那个白衣姑娘的面庞,栀子花的香气
轻轻地动荡开来,这么多年
花谢花开,她其实一直这样浅笑着
数着他脸上新添的皱纹,鬓角增生的白发
看着他一路爬坡,越来越明显的软体动物特征
以及此时他老僧般的淡定表情,内心偶尔的喧叫
远方有雨,远方还有沙漠


< 汛期临近 >

谁说只有秋天才满目苍凉
此时,樱桃树向着春天的方向
侧身哭泣,果实零落
春天的尽头,衰败
比青草的呼吸更悄无声息
这宿命的轮回,我十指连心的姐妹
大风天,我不能说出我的担心
落红飘满庭院,河道里
倒伏着折断的树木,我们都
听到了雨声由北向南,渐次走近
蹄音敲醒一根根松动的枕木
来不及转身,已身处喧嚣的中心
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有相似的背影
如果能避过崖壁上石棺的阴冷,沉郁
无欲无求。如果我能
安全抵达我狭小,干净的小屋
我们就一起画南山,牧羊群
想一个人,乐此不疲


<春日已远 >

雨水一场一场
身上的衣服减了一件又一件
大街上行人如织
柳絮飘了一团又一团
忽记起,那年你在桃林深处
貌比桃花鲜艳,被我看见,
留下黑白底片。此时,枝头桃花不再
落红一片一片,随流水漂远。云淡风轻
却见时光碎片,扑面而来,听风声冽冽
由白变黑,轻轻浮在半空。诺大世界
一点点变空。方明白,那人已非彼人
此花亦非那年桃花。好在春天过后
日日夜短昼长。八千里路云和月
云月洁白,春日已然行远
或某日,它在前面不远
行走如风,几乎看不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