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人 ⊙ 梦人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读诗札记:读黄玲君的诗《陌生人》

◎苏梦人



司空见过寻常事,化作诗人笔底花
——读黄玲君的诗《陌生人》

    黄玲君的诗,最早给我留下印象的是《野蜂飞舞》、《水杉》。当时,喜欢前一首的人较多,我独喜欢后一首。《水杉》一诗是以眼前的比效开始,以遥远的过去与今天对照结尾,让人看到诗人处理起手中的题材那份自如。比较起《野蜂飞舞》,它更显得作者才力的有余,这让读的人也在一种相比较而言的轻松状态中,得到读诗的愉悦。一般而言,我喜欢读到一些至少技巧上显得游刃有余的诗作,不太喜欢阅读时就让人嗑嗑碰碰的诗歌。技巧完善的诗作,往往能猝不及防的让读者进入诗作设定的愉悦境地。

    后来就读到《陌生人》。我当时回道,“读完这首诗,突然有种开阔了心胸的感觉,是那种因为压抑而突然的扩张,开阔之余,胸膛也略略充满了迹近于带点惆怅,带点很多……说不明道不出的情绪什么的感受。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个人趣味缘故,但是这首诗,它就是那样莫名打动了我”。

    首先得说,这首诗并没有惊世骇俗的内容。诗句的表现形式也不标新立异。语调既不是声嘶力竭,也非娓娓而谈的,反而是还算平和中的略显急促,总体上概括不出特点,类似于平常生活中的诉说。而这一看似平常的叙述特点,却能让人随着诗行的转折跌宕,心中的期待、想象、记忆或曾经生活潜在的体验隐隐被召唤……,甚至淡淡的焦虑与一丝担忧,都被激活了。而这,并不是由于诗中展示什么奇异的发现,只是那些生活中有人热衷有人看淡,熟悉而并不生疏的事物,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中多少都出现过见过,只是平常被人们淹没了忽视了情景。诗是这样开的头:

让杂货铺的坚果 
长出翅膀 飞回九月 
将坠未坠 
一千棵树上 一千种祈祷

    天天光顾的“杂货铺(小超市)”,过年时的“坚果”,山核桃什么什么的,它们在平时生活中很难有诗意的显现,但是在《陌生人》一诗中,诗人妙想着让时光倒流,抽象的思绪,借助的却是“坚果”这些具体的物品。这些景物,有些是平常生活中我们见惯的事物,经过诗人的巧手组合,突然就附着了一种强烈的诗意,为全诗的完成,开了好头,构成神奇的铺垫。另外,也从侧面,设立了一个想象起飞的场景。我们知道,有坚果,那多是腊月、冬天,快过年的时候了。快过年了,还有这样的心绪,那么是什么心情纠缠在诗中隐隐约约的这位主人翁呢,当然这是潜在的。 接下来诗人继续联想:

让加工厂的原木 都站起来
走回森林
通肯河边 草麻黄盛开了
夏季的花朵


    诗歌的句子,有些看似浑不搭边,但放在一起就是协调。为什么呢?实际上诗句的跳跃,总有些暗地里的联系支撑。例如,“杂货铺”与“加工厂”,“坚果”与“原木”,“一千棵树”与“森林”。……因为第一节中出现那些意象,接着诗中出现“森林”、“河边”、“草麻黄盛开了/夏季的花朵”也就顺理成章了。想象起飞的场景,也随着诗句从腊月,快过年的时候,来到了夏季。可以说,这首诗到这,完成了两个步骤(“起”和“承”)。有一种说法,即是一首短诗,它也离不开结构,这首诗也可以作个佐证。

无边的好景色啊
之后还有春天 富足 纯粹

    有了前面的“两个步骤”铺垫,主人翁禁不住发出这样的赞叹,多么自然。俗云,“人贵直,诗贵曲”,诗歌需要转折,这也是完整的短诗完整的步骤。这两句就是转。至此,这首短诗,通过前面的步骤,一波三折,进一步调动了阅读的感悟与想象。眼前漫无边际的春天景色,引领着思绪走向远方。但是且慢:

而我希望 那一次
我们仅仅只是 擦肩而过
的陌生人

    一直走向远方,这首诗不就没完没了吗?正是。就在我们没完没了走远的时候,作者笔下,蓦然峰回路转,回到了题目。多么不可思议,又是多么合适的“切题”。以至这首诗的结尾,丰富的岐义、一种“陌生化”的效果,全都产生了。设想这隐隐约约的这位主人翁——可能是一对恋人,通过一段时间交往,发现彼此存在难以逾越的距离,因而惋惜;可能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哀惋,因而惆怅;也可能以为是上帝的礼物而实际上是命运玩笑的尴尬、遗憾;也可能是朋友交往而后发生难以解释的事情,而生出懊悔、叹息——当然,丰富的岐义,并不意味可以是无边的解释,这里从上下文,也就是语境上而言,《陌生人》的结尾,是惋惜、是哀怨、是遗憾,是痛……但不是凄凉、忧伤以至滥情的。我想到“临界点”的控制,在这里是恰到火候的。而这些,不正是我们平常人生中遇到过的相同相似的情感历程吗?

    这首诗,在一些看似纤弱、细小的事物上,可能性极大的凸显着的博大的地理与心灵的想象空间。那种看似常见然而却有自己的体验、观察,与诗中或状物、或抒情,或描述、或叙事的物我、人事,保持着紧紧地的内在关系,简直是浑然天成,但这不是人们习惯了的流行或者说是当下主流的审美趣味作品,反让人又生出一点的新鲜感。是那种曾经以为熟悉的然而却又是带着点新的成份的诗篇。它的效果仿佛在漫不经心之间产生。就是这样的换了一种角度,换了另一种叙述的调调,让人回视熟悉的日常细节,而熟悉的那些场景、情绪,曾经令我们熟视无睹的那些平凡生活,却突然换了一种新的面目,让人吃惊地发现,重新体味,……蓦然回首似的审视生活,手法上众多仿佛信手采来的似近又远的比喻,给人一定程度的新鲜与新颖,令人自以为又会是熟悉的审美套路中,终究略有超出期待的获得。这就够了。(——这让我想到了诗歌的陌生化的效果。我这里说的陌生化,指的是文学上艺术上的一般手法。和当下诗坛常见提起“陌生化”,并不相同。当然,也不是没有联系,“从广义上说,文学本身就是对现实生活本然样态的一种陌生化”(《陌生化诗学》P8)。黄玲君的《陌生人》,可能会有人认为不属于“陌生化”典型的诗歌,但我以为,无论就诗歌写作和读者阅读两方面来说,还是“在于把那些日常的、司空见惯的、已经不能引起我们美感和新鲜感的东西陌生化为奇异的,从而使人产生强烈的感受”而言,都是最贴切的。)

    诗有别才,诗也需要通常的才识。诗歌的写作,一般常引人注目的是诗人出众的感受与语言,而常常忽视丰富的知识与智慧。而在黄玲君的这三首诗中,这几方面的素质,却是均衡的。无论是《野蜂飞舞》、《水杉》(恰当的使用了与“活化石”有关的背景知识),《陌生人》(开头与中间,仿佛漫不经心的逐段展开,末段骤然回应题目,看似突兀,却因为有前面的种种铺垫,“意象”与“意象”之间的似断实联,调动了读者的阅读与想象的空间,结尾出乎意外,却自然又在情理之中),无疑是构成较为成功的因素之一。


附:


●《陌生人》(□黄玲君)


让杂货铺的坚果 
长出翅膀 飞回九月 
将坠未坠 
一千棵树上 一千种祈祷
让加工厂的原木 都站起来
走回森林
通肯河边 草麻黄盛开了
夏季的花朵

无边的好景色啊
之后还有春天 富足 纯粹

而我希望 那一次
我们仅仅只是 擦肩而过
的陌生人


2003、07、15草记
2003、10、19整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