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靖东 ⊙ 阳光豁亮,适合裸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草书集(1-3)

◎武靖东



《草书一:一个一个消失了,你我可能是》


其中之一,晃来晃去,荡来荡去
乳房悬在光线上,自动着
天生都是非卖品
“他住在她(他)里”
“他和她不喜欢单、独、一”

我们把绰号裹在身上
它吸收了S,支起F,捆住了外表
越来越少的特征。“我的感受
是软件,和现实的硬件相斥”
“挤啥哩?!”“伤口
是插入的叙述,有时也是擦过的”
这些自来水浅谈着昨夜小娜的裸体
从钢管到塑料管,从肉皮到毛皮
脏水被机械转化为纯净水
她流在人流中

包装盒包装袋这时一片寂静
但堆满了价格
他和她之间充塞着酒和灯的红或绿
我们都愿意把自己实用。“谁
还在态度与温度的差距中悬浮着?”

换了脸的层次,娱乐功能象粘液
“××有较高的
性价比——这是啥意思?”
如果,不,已经:操作的条款成型
你我互为顾客,本来不多的
美好片断从此中断

2006.6.2

《草书二:杂货和杂货店和杂货店主》

早晨天很清洁
她服饰有些冷
笑容薄而旧,象铝塑窗半开着
昨夜停放在公路上,扁扁的,被压过、碾过
灰尘还很杂,一个外国的政府熄了火
报纸用油墨提着人头
和不准确的病源,压住辛凉的账本
我对圆形中的那些话
不想明白,尽管他们非常女声
非常圣经,还标着原价和现价
相差的部分
斜射在遗恨爆裂的墙上
G渐渐清楚起来,但一点也不
光和亮,一点也不象卡通狗
一点也不白糖、口香糖
一点也不拖鞋、油笔、打火机
有个小偷偷走了几条奶罩和几张假钞
给店主剩下了一点也不假的虚和疼
脚印、手印飘浮在云或霞的脸边
乱哄哄的关系随着苍蝇乱飞
确实需要含有药剂的
液体,来洒,来喷,来杀

2006.6.2

《草书三:⊙序Ω列○或θ秋颂,σφ◎》


在逻辑、油彩、大结局堆起来的秋天
太阳用双面胶粘住电线杆与电线的直角和夹角
她真美,乳房外缘强烈弯曲
草木间的香气不过是她乳沟泄漏的

一只狗睡在现在,一只鹰睡在昨天,一只苹果睡在红扑扑的直径里
泥巴里的地主无法从前朝回来采摘野葡萄和原形
但贫农一家可以,逃难的、武斗的、越战的、建筑工地的、化名当小姐的
所有失去形状的鬼,魂,都可以
东山太美,只能用
女人体来形容
恕我这个哑巴再次张口,吞掉了好几对(不是
我种的)肉滚滚的橘子、柚子

2006.6.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