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私人化的一天》

◎夏雨



私人化的一天

我和朋友们、孩子
坐在不很大的游船上
细水珠不时扑面而来,象只只明快的小曲子
“桃花朵朵开”,谁在等着你归来?
风在吹,不停地吹
在左,在右。也吹在其他人身上

但他们没有我的不安和惶恐
鱼腥和海草的味道很明显地抚摸我的感官
让我把所有信息藏起来,告诉四处荡漾的波澜
你不来,我难安。那种暗示性
被我用漫不经心和游离的双眼所取代

轻轻一拍,很多镜头被我塞满。那是笑容
不是裙带。比天空还晴朗的服饰在早晨
重复演奏着快乐和忧伤
为楼梯,为道路,为周围可爱的事物
而我不为人知的一面灵魂陡峭着

在你面前伸展。它有秘密正如它的无秘密
你也许比我较少意识到这种形式
那是幸福,而非思念的姿态
我们都不曾被白日梦所穿越
也不曾通过它们吸取营养。而水的皱纹以这一天为中心
向四面八方散去,那是我设置的线路和果实

像你来时的曲径通幽、车慢、人多和
阳光下的小花伞
和此时我漂染过的长发在尚阳湖上游的风中
随意地成型
而香味,或来源于葡萄、香蕉,或来源于
未来的某个黄昏或仲秋
正在平凡的宴会或体面里日益浓烈

孤独往往是在人群里。有人围坐在周围
刻意留下合影
小孩子钻进船窗时划破的手指
让我越发觉得世界太大太远。但我将孩子搂在怀里
遮挡一下裸露在外的虚荣
另外也能安慰一下小手指和心底的伤悲

谁到船上来,迎接着我的安全感?
两只黑野鸭
在离船尾不远的地方戏水。我的拾捡而来的红色太阳镜
差点又让我回到从前
但纵使转过身去
也只是枉然。象这若大的汪洋大水
将我和这只小船一起捕入前方水域的牢笼

无法了解像柠檬汁一样酸酸甜甜的轮廊,船把我带入水
水把我带入思念的雾
而雾象家中的窗帘
把故事和细节挡在最安静和最危险的地方。潮湿的空气
像潮湿的面孔
罩不住岸上加速接近我
或远离我的身影

而这时我是醉意朦胧的。比三十八度要高很多的度数
让我晕眩
的同时,低语是无声的
摇晃着自己的方式,期待一种特殊的际遇
落在水里,随着波浪也能到达岸的脚下

但我知道你在岸边
稍远一点的一个比较平稳的地方
甚至水浪无法打湿你的脚面。这些事实进入我的思想时
我正看到一张黑白相片
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手上。象一个画家
将异地的你,定格成另一种无法雷同的事物

而我端详着熟悉又陌生的脸
这刻在生命里的生命
一些自由的时间就像象船下的水,教会船
和我,欣赏或倾听哗啦啦的通俗之声
其中有我落寞假寐的眼
那些年轻的日子,在梦里
也在梦外
将我包围起来。翻过前面的山坡
就能看到湖畔木屋门前的你

而我看到的是天上的云朵
那么白
是你的脸;看到远处的群山,那么逶迤
是你的脸;看船弦外
绿绿的水里有小鱼游过,那么欢快
是你的脸;将眼光随意放出去,到处都是你的脸

而这时铃声会响起
看着一串陌生的号码,那也是你的脸
作为一种真实的证明和标记
让我找到让意念撒欢的涵义
上帝是位老人家,他擅长拼贴风景和人物
他在这一日所拼贴出的温暖、青春、瓷器和湖泊
让我无比敬佩他的人格
泪水无声滑下来。上帝又拼贴了一双手,从远方伸过来

这只是众多日子的一种。只能简单地将思绪搅乱
让那些更新、更圆、更细腻的情感
变成陶匠手中的粘土
在飞速旋转的工作台上,幻化出想要的任何形状
让其中沉默的部分成为你
成为想要和正在享受着的生活。而喧哗的那部分
变成流水,正载着我和我的游船
在六月的尚阳湖面上,被你的关爱击碎而流淌

六月的花事繁盛,水浪翻腾。它们善于学习和模仿
将满分的色彩溶解在粗糙的鹅卵石甬路上
而这时,没有我光着脚行走
但舒适感允许我停留多久
我就会有多久的期待和厚望。那被爱摧毁的睡眠
携带着暗器
将温情击伤

而那些被树和
花花草草所占领的孟夏的午后
船是否已经行驶到公路上?身旁的那个人一定是你
正把严肃认真当做笑谈,让我浸在里面
渡过所有有你的日子。那些日子就是一个巨大的欢乐岛
踏上岛的台阶已经在身后
朋友和我,还有孩子,小花伞
已被波浪推举上岸。但现在还不是团聚的时候

天空中的眼睛还太多
隐匿在水底的密码还不能立刻破译
那苦咖啡还没有伴上糖
写在相片后面的字迹尚没晾干
关于上帝之诗还没成型
但每个人都想看看明天是什么样。都对未来
充满了好奇和旺盛的战斗力

我融解在人群里,凝视着尚阳湖畔孤独的槐树花
红或白。馨香摆脱掉季节的束缚,绽裂,弥漫
一朵花就能承担起春天的全部
像你,或我
以彼此或欣赏、或挑剔、或怀疑的眼光
慢慢掠过私人化的每一天

2006-6-5-9:5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