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 ⊙ 荡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五马分尸

◎张执浩




送可以之兰溪

我们都有颠沛之苦:头朝上,脚朝下,来回扯。
我们都擅长
在冬天生火,在夏天继续生火
孤独的时候剪指甲。你瞧,这里有一朵兰花
长到璀璨时,她就成了罂粟
长到失语时,她就意味着
这个世界的确需要一副毒药

                     2006-2-9



梨花之夜
       ——致C

太白的梨花让夜幕满是窟窿
太过分的梦,醒来,发现
不全是梦
我有些倦怠,恍惚了。我想说童年时
我心中就有鬼,黑脸人穿白衬衫
细辩之下,发现那是若干年后的我
而你练习过魔法
你擅长分身术吗?
假设来世仍需这样虚度,一万朵梨花
会因今夜的堕落而甘心堕落
                        2006-3-11



也为花旦写一首诗
(花旦是一条狗)

它是母的,女的,人性的,有时也是野兽
它是贪食的,懒散的
蹲在沙发上的,有时也做梦
春天来了,春天带来了幻觉
有时它觉得自己不是狗,或者不仅仅是
它是对的
都三岁了,依旧无所事事地咀嚼着避孕药
神情是安详的,也是羞涩的
一如我此时的难过,又镇定,又虚脱
                         2006-3-12


献给和风

婴儿前额的绒毛,少女隐秘的腋窝
韭黄,葱白
闷酒喝到豪情处,一个人
成为群众
一只手哆嗦着伸向自己,同样有五根指头
五个寂寞无常的朋友
一堆死灰越烧越旺
一堆人围成圈,还原了人生的本来面目
                           2006-3-23


啁啾

我很少可以这样睡觉。一只鸟在梦中啁啾
呼应它的那只在窗外,扑打
晨光。我很少这样呆在梦里不出来——

“大而无当的鸟笼,你鸣叫吧
你自取其辱吧……”

而高山仰止,阻挡了烧石灰的雇工
他躺在杂草里,他嚼草茎,重复着、念叨着
未亡人的姓氏和族谱

所谓现实,所谓白纸黑字
所谓失恋了,就抱住胯骨,发愣

我盯着石英钟,三秒过后
我明白了杰出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一个好匠人
我喜欢将秒针造得越来越粗,直至文风不动

                              2006-3-29

青黄

万物朝前攒动,你看那些蓝花草籽,豌豆花,你看
整齐的麦子跨过岩河
从度假村开出来的轿车,把头伸进风里的
醉汉,冒黑烟的矸石厂
踏青的,和钓鱼的,他们的
疯话和神经质
挤在这个月,这一天
昨夜我做梦了,见到死去四年的母亲
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没有遗憾,并
不伤心

                                    2006-4-4

纪念

河面上又飞过了苍鹭!一个妇女在窗口惊呼
下雨了,缜密的雨脚
踩着新泥往山洼走
我又遇到了老问题:一群人饮酒,热闹,却寂寞丛生
怀旧病是你给的
十七年前,我在庙岗岭上办过一份小报
因为错别字太多,只发行了半日
那时候你是高傲的,不读书的
那时候就像现在,苍鹭飞过河面
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柔软,干燥,还有
一个懵懂的越扯越远的灰色线头

                                   2006-4-6


晨光中

两只晨鸟在树梢上交换各自的心得——
“这人间悲欢无常,翅膀不够用。”
“这天地狭小,每次飞翔都是一次离合。”
两只晨鸟哀叹,在枝桠间蹦跳
而晨光远大,照见家乡的毛孔
而我也已苏醒,有着正常的体温,计划着
再次离家出走
我懂鸟语,我不计较它们的聒躁

                                  2006-4-11 荆门


照耀

什么事物都可以发光,什么人都能陡生绝望
什么地方
是这样子:一望无际,再望无垠
这样活,潦草,坚韧,窜上荆棘,窜上富裕的幻觉

他们在空廓的田野遍插茱萸、柳枝、红薯藤
在阴凉的石缝栽上一把老骨头
                                 2006-4-13



杂感

养五匹马用来分尸——早年的诅咒
眼见成为现实
牧场杂芜,我心蓬松
五匹马,越长越像五个健壮的杂种
五匹马分别叫:真理,悲伤,谎言,虚无,和
自作自受——它们
即将分道扬镳,在今夜
在我终于能够分辨出它们各自的姓名之后
                       2006-6-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