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8章

◎徐江



杂事诗

徐 江


《缘之我忆》


那是旁人不知的
一个场景吧
其实也就是因为
诸事纷繁
想找个地方
疏离

站在熙来攘往的香客中
相对无欲无求
敬香一束
借寺内甬道边的石凳
小坐
看大殿和院顶琉璃的
熠熠反光
抽完一支“红河”

直到现在
偶然在某处
又重逢了
“圆通寺”字样





《朝露》


睡眠突然折断
这已不是
第一回了
这时坐到窗边
看一看
外面这夜

又是春天
满世界的水开始
集合
一滴
一滴
并像蛇那样
四处游走





《咏史》


明明是个好人
却总鼠肚鸡肠
为所理解的大义
把机关算尽
这样的人
还是好人么

明明是奸雄
和疯子
却总会为了私利
发一些
触目惊心的
时代先声

连着几天
诸事荒废
重览百年之历史
我为万物规律
不时例外的神秘
震动
且惶恐着




《买书纪》


在我们生活的
这个网络时代
书还是一天天
多了起来
贵了起来
这是我在图书批发市场
逛完一个上午
所仅有的一点
无奈和感慨

还好
就在心情黯淡
快走出最后那家书店时
终于瞥见
那百科全书
封面上的熊猫
低头前倾
显然正在准备
一次新的滚翻





《艳星瞬间》


回忆完十年前
那次痛苦的情事
久违的艳星
终于如主持人
和屏幕外观众之愿
哭了出来

她左手
半笼泪眼
小声道
“快给我张纸巾
别让我儿子看见”




《笑》


搁在桌子上
有一周了罢
才看到那上面
有醒目的四字
“如日中天”

主标题却是
“牛黄解毒片”





《小薄册回忆录》


她说
记忆犹如一面镜子
每个印象都曾留过
有的瞬息即逝
有的久驻不去
先来后到的
有时还会叠在一起
分不清死人和活人
有的活人死了
有的死人
却执著地活着





《博客上的云》


我博客上的日历
背景是一团团
流动的云
哪怕你把网线关了
它们也仍在那里流动
一团团
高低起伏而来
重重叠叠而去
盯得久了
就好像又坐到了飞机上
注视窗外

可能
这也算是
另一种飞行吧
数字后的移动
人生每天在以
看不见的舒缓
飞越千山万水
从彼岸向着
遥不可及的此岸
向着
向着
……





《老T的散板》



老T的脸
比以前
更憔悴了

有什么
在每天
折磨他

或偷偷
吞噬他


现在
读者
请同我一起愉快地想象

欲望的眼影
在老T的眸子下
偷偷

一闪 一闪




《存在》


那邮件裹在小号信封里自某市寄来,薄薄的,见棱见角儿。
大概又是谁寄来的印刷品吧
如果不是昨天清理书房,应该不会去拆。

就拆了。果然是一本书——十二年前出版的
《哀歌•金别针》,还附了一封手写的信
是老读者。不知从哪里得了通联,要我在书上补签名字。

于是以拙劣的手书,遵嘱签好
再取后来出的两种,一并签好、寄出
来信顺手存入书架上的《圣经》




《存在》


春之寒夜
看了好莱坞电影里的
匈奴王阿提拉
起身查爱德华•吉本
《罗马帝国衰亡史》
片刻

敲键
补记





《与虚无》


上午
飘雪若干
学车

下午
购碟11张
因工作所需,购当年不屑买之若干参考书籍
如——《性格组合论》、《城市季风》、《丑陋的中国人》、《崔健:在一无所有中呐喊》
《科学•艺术•哲学断想》、《交锋》及漫画本《索绪尔入门》、豪华本《洛丽塔》
美国一老女人写的小说两种

终于困了





《神童颂》


又碰见电视里的神童
在弹吾多年前爱听的
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神童到过白宫
见过布什
这已经让他的“神”
在我这里打了折扣

神童在大钢琴上
每弹一曲
都不忘在镜头前龇牙咧嘴
晃那颗大脑袋

这让我又在大师们的旋律里
闻到了东北某市幼儿园的骚味儿



《病后阳光》


每一次病过
都感觉是死过了一回
这么说在我的人生旅途
已有无数的我
在来路纷纷倒下

那么每天
我是在轻装前进呢
还是负载了太多的灵魂





《乔家大院》


头一次
我被电视剧里那个呆板的男主演
逗的会心一乐

他演的那个老财主
在富可敌国的晚年
突然跟个孩子似的
在自家的金库撒起泼来

理由仅仅是
因为一生在努力做财主
他错过了
成为李白
成为杜甫





《看我中国》


报载——
受美国华美协进社邀请
刘心武先生将于下月由百家讲坛
直赴美哥伦比亚大学
开讲《红楼》

华美协会是80年前
约翰•杜威创办的
每年邀请一位中国学者
赴美宣讲中华文化
1939年请了梅兰芳

其它年头还请了谁
嘿嘿
他们语焉
那个
不详






《在天津大学看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绘画》


在中国最早的大学
最新的一幢展所
看来自佛罗伦萨的收藏
地球村的年代
这该不算是什么大惊喜啦

在摄氏15—25度的室温下
就着柔和的射灯
被迫一遍又一遍的闻
各色女生发际散出的
雷同的合资洗发水味儿
后殖民的时代
这也不是什么艳福啦

在摩肩接踵
保安与拍照者此起彼伏的瞬间
看着那个大时代
那么多的无名画家
不约而同画出的
一只只漂亮的乳房
我心收紧了
继而在这个专制的春天
有些柔弱的怡然





《漏》


这一段细节
是中日两国国史
都漏载的——

以完成中日邦交正常化
而闻名于世的
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建交后到中国访问
指名要见的是一个
他当年作为大日本皇军
中国华北驻屯军军官时
最感头疼的河北武工队员

限于历史的
某种原因
田中没有如愿
出于历史的
一个意外
武工队员
幸福活到了今天





《俺》


先是抢了几百块钱
被见义勇为的路人抓获
然后和两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
被聘为了高级教师
身为市移民局副局长
俺必须经常去县里调研
偶尔你可能会
在大学课堂看见俺
打了鸡血似的攻击
中学的语文教育

那时4月的某一天
干部们来到咱村
给咱家送了
5000块钱爱心
说每个困难户都一份
俺的履历表上记着
徐江,文学博士,大学副教授
另一份则是
徐江,男,1978年出生

那个高一(7)班
文静的小伙子
也是俺
他们还拿这名字
命名过一所
俺不认识的中学
作为环卫工人
俺必须每天扫完垃圾
身为董事长
俺又得在同一个下午
打着“飞的”
去上海剪彩

现在
亲爱的
亲爱的
亲爱爱的
读者
就看在偌大世界
才这么几个有限的
程式化的“我”的份上
再多搜几下
俺的可能性吧





《博尔赫斯式微笑》


那是哪年
是哪一个
拜占廷式的午后
她告诉他
“巴黎到处是狗屎”

因为看过那么多的诗歌
小说
和电影里巴黎
因为看到这个国家
草坪上多起来的狗

他对她说的一切
深信不疑





《石头》


既然
人不可以改变
加缪那块千古巨石
下坠的事实
那我们至少拥有
在悲剧的过程中
探讨一下自己
延缓下坠的可能吧

比如房价飞涨的此时代
我终于高兴地看到有人
以权威的声音这样写下——
中国70%的城镇人口
没有新房购买力
更高兴的是
说出如此实话的专家
终于难得地出自
我轻蔑已久的母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