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K歌之王

◎巫嘎



K歌之王



禽流感时期,我和一个药品代理商
分吃了一只药膳鸡
红旗袍女招待恭送我们出门,分手——
我竖起衣领,他夹紧黑皮包
往左走,往右走。但我们还会再见面

啊,秋风甜——
这是源于记忆中童年的稻草垛
还是村口的枫叶红?
我闻到了剃刀割喉烤肉香
闻到兽皮紧裹的外地女郎——这
农村剩余劳动力,她将被剩余10年
也许更长一些

温陵路,300年前自号“温陵”的李贽
在矛与盾的哲学中以最薄的剃刀
自尽于江山如铁

那么,我们,今天谈的是有意义的?
“工商是正确的,
推销改变世界,推销事业来不得半点浪漫主义
来不得小诗小散文的小情小调。”

“我得赞同,赞同清教伦理与资本主义
不致富是对上帝的犯罪。”

但,由上,犯罪的人太多了
换句话说,我们如此严肃,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我们举杯之时
对那犯罪的穷人恰当的态度应是怎样的?

那露宿街头的那一团棉絮
跪在路边的女孩,面前的纸板大号的黑字:
我很饿。
比如鳏、寡、孤、独的孤独
剩余在破败的乡村
遍地烟田里,几个老年人!
剩余劳动力回来吧,带着机器割断的手指
带着肺部的橡胶和烟尘
小伙子回来了,那路边的甘蔗渣
姑娘们回来了,那吐出的葡萄皮
回来了,你们被剩余了

被消费了
这里还有沸腾的车站,又一批的新人在到来
载客摩托随时如暴民般冲突而起
这可耻的引擎
异乡美妙的乐园有力地欢迎你
流连于风中的折价衣帽鞋服摊前的
那无头的人群,禽流感似的人群
请你们抬头看看,这照耀你们的物质之光
——哦,远太大厦,大洋百货,大桶水足浴
最高的横幅标语——“谁是K歌之王?”

“干杯,杯中最后一滴的折光中
你将看到谁是上帝的选民,而那风中的一切
不过是纸屑。”
是被围追堵截的禽流感?

“美酒和女人让人一掷千金
这才是他们的信条,我们的信条。”
经过关帝庙,幸福街口,城市假日酒店
清真寺,文庙
城市上空飘着一颗晕黄的月亮
一颗凉心
酒精在我胃里微微燃烧,一颗焦味的头胪

“上帝的选民们,一切不过是价格问题。”
这新时代的K歌之王——赞美主!
2005-11-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