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河 ⊙ 羊在山顶小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墙角的瞎子阿炳

◎楼河



三十岁时候我眼睛全瞎了
对我来说,生命是两只鸟
一头鸟去打水
一头赶着去奔丧
他们从我的二胡里飞出
我就靠这些活命

你们看我活得多么摇滚
在街角我成为街角
成为一块砖头
成为一 二 三 四的四,或者三
成为人们的口头真理

夜里我用手触摸妻子
用呼吸做爱
掐死遗言的脖子
啃着大雾中的骨头
吐出黄昏,鲜血淋漓
死在她的毛孔下

我顺着墙根走的时候
看见(是的,我看见,很清楚)
太阳站起来,是一口钟
躺下是柱香
大地的肌肤一寸一寸

有一支花,花喋血街头
在我的肉身之外
花喋血街头
我的二胡二十年一直这样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