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早晨

◎夏华



睡醒在床上,就在雅怡居的601室,
扫地的声音在窗外单调地滑动
节奏生硬,刻薄,节制。
我就那么干巴巴地听着,
我无法将扫地声与这个持帚的
中年下岗妇女联系起来,
因为她朴素得如同一张白纸,
因为很少认真地看过她的脸,
她的脸常常在一顶灰色的帽子下藏匿。
扫地声中夹杂着汽车、高跟鞋、狗、
摩托、卷闸门、水管……零零碎碎的
喧响。我侧耳听着,枯燥中辩别,
那些急远急近,不断发生与不断消失的
声音。还是那扫地声离你更近,
更有说服力,疏忽中并那么固执:
从耳膜的早晨开始,到你肺腑,
从你并不感伤的脑海,到你的睫毛,
从你的平庸的肾,到你的脚趾,
从你的胃炎,到你的阴囊的潮湿。

2006·04·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