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的灵魂

◎夏华



我的灵魂是一个肉团。藏于右我脑的根部。
我的灵魂是虚无的,比冬天的池塘还要
虚无,她不会睡眠也不会感知寒冷。

我的灵魂去过北京,操着湖南方言和可耻的
梦想.2008的情怯与我不相干,北京晚报也与
我没有关系.我说的北京只是K267次列车的终点站。

我的灵魂是一贴剂膏药,贴在家乡的伤疤上.
候鸟迁移我看不见它们的悲欢离合,唯看见
家乡那一地鸡毛,是学习的飞翔还是被浸染的病毒?

我的灵魂喝过酒,买过醉,从合肥的土菜馆到南京的
同志酒巴,从上海的闸北到成都的新良大酒店.那么
多不被记忆的牙套,迷糊的浴室,发酵的吸尘器.

在青羊宫的那一个下下签上我找到过自己的灵魂:
一个病得太久的人,一个需要努力的人.没有姓别,
没有杜甫瘦.当然那攻心联的下联是恶道士的花白胡须.

我的灵魂一度是一个卖淫女的名字,出没在南方周末和
新闻调查之间。在那死肉体中我有日记本,千纸鹤和
借据,在那死肉体里有那被嫖客重复使用过的名字:中国。
2005·1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