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 ⊙ 铅笔童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苹果对话录之:你一触摸,我就复活]

◎童子





苹果:我在等候一个红脸的男孩.
山羊:他头上有没有长一根山羊的角?
兔子:没有.什么也没有.他一路寻找,嘴里一直说着:没有.什么也没有.我想知道他寻找什么.可是他不看我.郁闷~
苹果:那我去吃了他!

你一触摸,我就复活.
我将双手摇摆,花开两朵.
你一说话,我就快活.
肤浅的愉悦覆盖一条悲哀的河.

苹果:我打开了他.他里面装满了东西.是甜的.
山羊:你确定?我希望是满满一束甜草根!
兔子(沉湎于刚才的挫败感之中):他认为我是个总说废话的人.他认为我除了"没有"什么也不会说.他认为我不应该认识另一只兔子,而应该认识一棵热带树.一棵热带树.一棵热带树.
苹果:我曾经有过一条热带鱼!

你点点头,我就醒了.
一只方寸的羊叫我爸爸.
你摇摇头,我就睡着.
梦里向乌鸦承认你我从无瓜葛.

苹果:我要把他装在盘子里,送给我暗恋的那个人!
山羊:这是你最为温柔热烈的心意吗?
兔子(继续低头沉思,踱步,泫然泪下):我只是一只不起眼的兔子.眼睛明亮脸颊丰满姿态天真优雅的兔子无论如何也是兔子.
苹果:我希望他小腿上的肌肉再结实一些!

你在唱歌.我在应和.
暗影里蹁跹飞渡山高水长.
你在遗忘,我在记着.
"你不是归人,是过客.是过客.是过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