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四明诗章

◎商略



白云桥

当我迷失在山间
融身于白云的形状
然后就能看到那座桥
巨大的半圆
像一枚笨重的月亮
半埋在巨石和流水之中

雾汽走动,匍伏
村庄尚是一只沉睡久远的兽
收起了呼吸
我们看流水默默
草木茂盛,四下无人
桥上的青苔,一点点干燥

古戏台

在陈旧的寂静之中
寻找声音的遗迹
多少年过去了
她们只留下泥土里的灰尘
石柱上的光阴

台下的流水醒着
植物都沉睡,普遍地遗忘
放慢速度生长
把众多损毁的耳朵
倾覆在大地之上
“整个时候,死亡都在工作”

一滴雨水

一滴雨水,从最初的分娩
到最后的落地
一生的时光
却是不均衡的速度
一开始,总是那么慢
那么轻,和细微
当雨水重叠着雨水
雨水进入了雨水
当我们越来越显得
笨拙和沉重
像一颗无法安顿的心
当我们更快地消失
是我们比你们
更快地触及到了尘世的事物

廊桥

木房子下的六片瘦石头
被中止生长
它沉重的腹部,贴着一片缓缓的流水
桥边有人遗梦,有人着凉

我看到秋江上的一只水鸟
飞累了
停在枯枝
四处无人,却不停说话

狗头颈溪坑

十月廿九,秋天在白色之上
狗头颈上许多零乱的肌肉
像是跌落的片片云朵

并非游历之地
断流之溪,拆去了简易桥
一小片黑暗之水,还在暗下去
露出它将近枯涸的悲伤

鹿亭

鹿跑过,只留下了一只消失的亭
当我们在多年后
转弯抹角
去寻找
沿着漫长而又弯曲的溪流

石头在高处
砌成了不绝的云朵
群山用弧度包抄
逝去的生活
于是我们发现,伤感的人们无处不在

明月照松涧

明月照松涧,秋天正在瞌睡
一地黄金的松针
和白茫茫的光,把大地静静覆盖
秋到深处,就没有了声息
只有松针还在落
一枚枚,皆有生命,皆有不可承受之重
而清泉石上流,时光多妙曼
一片片过去,如同往昔岁月
逝去之后,再无声息

山重水复疑无路

疑无路,只剩下长夜,一点点萎缩
一群草民盘恒在秋天深处
山和水都勾结着
像这若干年的时光,走到了尽头
柳暗花明,那会是多少年以后的事啊
并不只是死亡才是唯一的结局
弃世者,被世间抛弃
入世者,被世间吞噬
而我的每一天,和他人并无什么不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