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 ⊙ 做一切能做的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荒年

◎斯人



  
从一开始,土地就被掏空
他们腆着肚子,钻出白色的轿车
在河边,抽一口旱烟,然后
回头责问秘书:这烟怎么
这么臭?呛死了

这是苦日子的味道
这儿没有好和坏,这儿只有
丰收和饥荒。秘书说。不过没关系
有烟抽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说呢?回城吧

拍拍屁股,一溜烟……
雨就下了,农忙的日子总是这样
赶上年头不好,麻雀也来添乱
真他娘的,犯贱
一边骂着,一边扛起锄头。
很多人,下地去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