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短诗28首

◎五木



进化论

它呼吸,是猪。
它袒露胸腹,是猪。
它安静下来,它停止呼吸
它瘦下来,是母猪。

2003.12.09


致友人

今年冬天,它们又从北方赶来
闹哄哄地挤在我的睡眠之中,来进行会议
是它们,总是他们
这些梦
从渤海之滨到南海之滨

另外一些向西爬。小刺猬
爬啊爬,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

2003.11.23


献歌

七十岁的时候我的皱纹肯定比你多
这是孔阳说的。她说:“到老年的时候,
女的就老得慢了,虽然年轻的时候老得快。”
如此说来,我还是有机会把我的歌颂
一直奉献给你,在三月,在九月
在惊蛰,在雷雨声中,在二月的春光中
我不停抒发我的伟大情怀,要知道
这一切都因为你,因为七月里一场突然的风暴。

2004.03.23


献歌(二)


昨夜我整个梦里都是你
在床榻之上,在耳鬓厮磨之间
那无色彩的场景是我所熟悉的
总是反复出现,我置你于不顾
独自享受你的美艳。

2004.03.23


强迫症


它把这辆洒水车一口咬住,缓慢而艰难地一点点往下吞。我看见洒水车一点点消失在黑暗里,也能听到洒水车发出的吱纽吱纽的喊叫,仿佛在说,你这个恶棍、不要脸的杂种。但是洒水车对自己的命运无能为力。洒水车呻吟着、嘶喊着,直到被整个吞掉。这时候,它回过头来,用它浑浊的眼睛四处打量,它眼里散发出黑雾。这个无处不在的怪物,隐身的怪物,饥饿的怪物,终于发现了战抖的曹五。它掉转身子,向曹五慢吞吞地弥漫过去。

2004.03.23


黄崖渡

青白色的河水如此漫长
消磨着,把山坡上的巨石打碎

黄崖渡,白沙铺满河床
河岸宽阔,梧桐芬芳

淘沙人渐渐老去
他们淘过的金沙,铺满黄崖

直到被机器代替,而现在
机器也停止了轰鸣

静静停在岸边,而现在
河水成为溪流

枯水期的湍流婴孩一般
黄崖渡,黄崖渡,无渡可渡

青白色的河水如此漫长
流淌着,直至永不再见

2004.04.16


致友人


异乡人,我看不到你的另一面
柔软的、艰涩的、湿润的
因此你是陌生的。仿佛
异乡的树木,挂着我从没见过的果实
在星夜里散发我闻不到的清香

其实我什么也未曾看到
即使你说,“会的会的。”
我依然无法看见,无法触摸
你在水边的样子。如同我
站在槐树下,看着串串槐花,想着
“那是什么呢,在远方?”

因此你才是属于我的。
因此你才不会消逝。
因为你从未到来,也从不曾离开。

2004.04.17


致友人


总要习惯这些,宿醉、孤独
都是你要学习的
一个瘦弱的男人一样要承担
这就是你的命运
也许还是我的,或者他的
在旅行中成长,一点一点放弃
一点一点积累,一点一点丧失
但我能给予你的只有这些
一个兄长的祝福
和一个酒鬼的思念。

2004.04.17


虎跳峡


让我夹起尾巴,脱掉毛皮
请接受我的谦卑吧,接受一个食肉动物的悲伤

遍山红透的,杜鹃啊杜鹃
奔腾不止的,江水啊江水
欲说还休的,美人啊美人

2004.04.18


初夏夜微凉


初夏夜微凉
雷声在她的前额翻滚
微风穿过银杏树叶
拂过她的小腹、手臂和肩膀
我恍惚记起,那是怎样的宽脑门啊
乌云朵朵
一转眼就熄灭了

2004.04.30


口号
——有感


我的确曾对你有一份
不动产似的友谊,坐落于淮北中路
宽宅大院,貌似宫殿

而今我落魄了
身无分文,宅院也归他人。友人
拜你所赐,如今,你富贵了么?

2004.05.27


名言录


我说中庸啊,我说颓唐,我其实什么都没说。
言辞都在死去的人手中,一如殉葬品

青铜质地可以弹奏
麻布质地化为灰烬
我们能掌握的何其少啊
而盗墓贼何其多

达芬奇说居室狭小思想集中
因此他选择棺木
将如此荒谬的三言两语留在人间

2004.06.10


三棵树


在水边我曾看到三棵树
三棵椿树或是白杨
日暮里三棵树侧是许多幼小的水杉
湖水拍打着树干
归巢的乌鸦在其上歇脚
张开红色的翅膀好似落叶片片

2004.06.13


击缶


你记下这个日子:某年某月某日,曹五木
为尔击缶。砸桌子、敲碗、拍大腿

你再记下:某年某月某日,曹五木
为尔吟诵。声嘶力竭,一意孤行

不为王公,不为美人
只为这连绵骤雨与无边落寞

2004.06.22


树落实


院中几棵大树落下了纷纷种子
微雨后,褐色的小子粒躺在甬道上
张着短短的翅膀,像极了飞蛾
倦了,怠了,坠落在泥土间
而在这世上,多少欲说未说伤心事
几度梦到长安城?友人
你还是那么散淡地活着
就着些许心事,微熏里看这肃杀秋风。

2004.09.09


杨梅酒
——兼致姜伟


友人从浙江带来了杨梅酒
在街边的大排挡向我举杯

他在梅雨中买来杨梅
他在五月买来荞麦烧酒
他把杨梅泡在酒中
加上蜂蜜、冰糖
四个月后,乘汽车
转火车来到合肥

多好的酒啊,甜美而芬芳
此时,他放下手中的二锅头
端起我的杨梅酒

他闻了闻,尝了尝
他说,不比去年了
可能冰糖放得少,不够醇厚

友人,在过去的四个月
你竟没有喝一口
你自己亲手泡的杨梅酒?

我想起去年,今时今日
友人从浙江带来了杨梅酒
在街边的大排挡向我举杯
那时的酒,也像今日这般滋味

2004.09.09


病中小记
——兼怀远

在病中我总是想起那些遥远的往事
沟渠旁虫蛀的杨柳,七月里梦中的瓜田
山谷中一汪潭水,大海旁奔向机场的高速路

但是它们不能缓解我的病痛
曾经缓慢侵蚀我的病痛而今攻破了我的堡垒
它欺侮我,凌辱我,将我逼迫成
像从前一样纯洁的曹五木

我告戒自己这是真实的:虽然一切都将结束
仿佛从未发生。但我依然渴望
一棵草本的植物,几片不起眼的叶子
几朵不起眼的小花。紫色的,白色的。

生长在路旁、在山间、在马上要拆毁的墙壁上
孤零零开放。这被称为曼佗罗的野草,麻醉我
毒害我。这蒙汗药酒,恍惚中给我无限的慰籍

2004.09.23


将此诗题在笔记本的扉页


你终究会有放弃键盘
在纸上写字的时辰
那时你会想到我
曾将一首诗
写在你的笔记本上
那上面说
你可能将往事忘记
但你会在舷窗旁记起——

恍惚昨日,百合妖娆。
斯人何在?浮云飞鸟。

2004.09.24


如果你是药物

如果你是药物
我为何不能是疾病?
如果你是飞鸟
我为何不能是岛屿?

草木丛生的我,秋风萧瑟的我
独立沧海的我,星汉灿烂的我

接受你的飞临、你的降落
我将如何将你款待?

没有啊,没有任何东西
只能用我内心
获得的安慰来对你赞美

我说,这是美好的
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飞翔的你,静止的你
轻捷的你,澄澈的你

2004.09.24


鸟巢


列车在平原上行驶,将一些无根的事物
搬运。从某地移送至另一地
这就是我看到、听到的——
它从粘稠的黑夜中冲出来
冲进稀薄的晨雾,像沟渠里的污水
流向远方。此时,昏睡的朝阳刚刚醒来
打着哈欠,擤着鼻涕,抠着眼屎
呆呆地蹲在竖起的杨树梢上
啊,在北方,在平原上
这初生的太阳像个孤零零的鸟巢

2004.11.05


登高


我想起陈胜在世时说过的话
我想起那时他疲惫而葱茏——
他用他的绿、他的黄、他的漆黑说:
“你看看这天下,哪一桩、哪一件
不是给我准备?”是啊!
在山巅,脚下污浊的江水无赖地流
平畴万里,田舍青青。
独处时,我清白着,依然是这个天下的君王

2005.01.25


赋得古原上草
——远芳侵古道, 晴翠接荒城


隆冬与原上是不相称的
草也不给离别脸色
只猛兽歇息了,换做了人形
整日里酒肆出入
涎了脸,赊那些劣酒
灌那些黄汤
直等三两声惊雷,四五升骤雨

哎哎,这两足的兽
这口吃的牲畜
这散了筋骨的懒肉
终究还是要离别的
在原上,在离离青草间

远离了,远离了
风里的藏红花,河边的黄槐花

2005.01.26


祖国颂
——兼寄友人


那是午后未施粉黛的梦——
那是四五只白鹭翘首缩颈驻足于泥塘——

不算阉人,最该厌恨的只有独裁者。

轻狂谁得似周郎?
那日你从云彩上回来
那日你从飞鸟中回来
那日你从铺满月球的扬州回来

是否想起那被败坏、被凌辱、被践踏的?

那使你俯首的,使你屈膝的
那使你颤栗的,使你将栏杆拍遍的,使你以手抚膺的

那使你飞扬的,使你跋扈的
那使你涕泗的,使你狂歌纵酒的,使你四顾茫然的

无非是黄泉之下的老母!
无非是尘埃之上的老父!

2005.3.4


地理课


那些奔腾的、喧闹的、平缓的、喑哑的河流们
各自流淌,有时交汇,有时毫不相干
从源头逶迤向东,或者其他方向
在高原、山谷、盆地、平原间流淌
间或带走那里的砂石、泥土
我不知道它们的目的地
无论我站在山巅还是河畔
我都不能断定它们的去向
因为我不在河口,没有在滩涂上向远处
咸水和淡水的交汇处欢呼
我只知道它们奔流而去
向着自己的终点,直至尽头

2005.03.10


暮晚


我指给女儿看西边的云霞
“看,那里多美”
她装做惊诧,带着稚嫩的微笑回答
“恩,是啊”
然后重新摆弄她的布娃娃
这漂亮的女孩其实和我一样
在享受生命中片刻的快乐
她不知道这一切是那么短暂
我依然愿意给它们一个命名——
闪耀的、明亮的、将融入黑暗的
——所有转瞬消逝的,皆是永恒

2005.08.23


金银花


一只小母狗
藏身在忍冬藤下

那些白的黄的花
都带着浑圆的芬芳

2005.8.23


故乡

故乡在那里,仿佛
是另一个世界。它是
回忆、节日、雨水中的倦怠

有时我想起我的未来
遥不可及而又确定
我想起乡间的坟墓
和冬日刮擦着田野的北风
那里有我的方言、我的祖先
我的乡邻、我的旧识

多么遥远。
陌生。带着些微的恐惧——
我自来是个懒惰的人
还要重新学习交往?

但是这些疑惑都是多余
一切都是相对的,当
生命消失了,死亡
自然也不应存在

2005.08.24


挽歌


天上的红日无数次重复自己的挽歌,它高声唱:
地上升起的云彩啊,替我暂时安顿轮回之身。

2005.08.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