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 ⊙ 的兰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电话》一首

◎夏雨



电话

(一)

电话不响
但分明有声音自话筒中传来
霍霍的磨刀声,闪着警惕性的光泽
我金黄色的头顶
暴露出十七岁时的特立和武断
区别出楼梯外的反对或厌倦
所以,你说:“爱这个宝贝,尤其这是
一件跟他人毫无关联的事件。”

白天是夜晚
明亮可以是黑暗
“人世间一切最神圣的行为,都是在黑暗中创造的。”
打破界线。工厂是码头
船可以是站台。绿叶都是礼物,被装在背包里
暖洋洋的中午
有效地抵制了因思念产生的哭泣和哀怨

(二)

我们纠缠着如何成长和衰老
并在皱纹间寻找
为之生存的妙不可言和足够的冒险
拥有这些的人
象山峰或雨水,真实而平凡
继续夙愿
将其铺陈好一并放入诗歌里面
而你将继续着想我
用心,而非甜言

这时候电话响了
一个人的心跳更趋年轻而新鲜
“谢谢你还将
默默地与我合作许多年。”
我横渡的夜晚,被你悉数收进睡眠

(三)

这是三月,花草各自伸展才情
在独立中
有人去不远的四月期待一场人间盛宴
你拿出你的左手
我平展我的额头
把柔情和风暴全部留下
让我在清清的河边
欣然目睹人世间的气喘和傲慢

停止一切争吵和猜忌
让完美的春天,以年轮为单位,愈趋完美
让品质卓绝的岩石
开始新的探险
电话声停下来后思索的事情
才是生活全部的内涵
它的真实对你无法虚假,对我
却彻底裸露着着它自信的完全
仿佛爱情这一古老的幸福
从一开始就接受了伟大的赞美,又被赋予永恒之宣言

(四)

当电话被你断然挂断,风只消停了小半天
那些比较私人化的自我表达
让交流并不中断
无孔不入的电流变成液体,冲破田野的沟沟和坎坎
但因其压力有限
我们还不至于受到威胁
人类,小镇。太多的不可能和我们的需求
连在一起。由不习惯
去打断旧有的习俗与判断

面对一幢房子
无需去解释它的用途和门的方向
你的理由
让我加深领会其精髓的同时
不由自主陷入怪圈:如果我需要
它只有一扇门就够了:
要找到它,并成功推开

后来,走进去后的惊喜很快被一团黑暗淹没
泪水冲不垮一堵老墙
人们不在这里的原因,是受到了意料之外的突然迫害
反面意见:“房子处处是门
你进去,不想出来时被打断的念头
才是你坚持多年的正确的方向与主张。”
(五)

于是,春天也会忠诚的倾听我们
这是任何人的故事
却被我们浓墨重彩地进行了充填
这样做,人世间很多梦纷纷落地
细碎的骨折的声音
没有办法覆盖持续响起的电话铃声

象在路上遇到的鸟窝,三三两两的
其实不需要被数清
也不会断然阻止人类对其指手划脚的品评
鸟儿们洋洋自得地在它们的天空
生儿育女
电话,在有限的服条区内,让幸福溢出不停
反正人类没有的企图
我们也不会有。将到达的目的地
也将永远不会是争论的主题
霍霍的磨刀声,等同于迷睡不醒时的磨牙声

(六)

当电话再次响起
我把这一切解释成是人生一次险象环生
但永远没有危险的旅行
看多了熟透的风景
人为制造一些更趋向于私人化的
天真的
美丽绝伦的
小花园中的滑梯,上去
下来。再上去……
有生之年将乐此不疲地点缀这开心的小游戏

(七)

更清脆的电话铃声只会在心底响起
红晕始现
像生日歌会上的羞涩与不安
很美好的彼此,和
遇见的春天将大方地绽出鲜艳

陌生的号码偶尔会打进来
该午睡的
该雕刻的,换个思维
并试着赞美一张古老的藤椅
不要谈论古诗词的博大精深
和情爱
影子消失时
不疼痛。这当然不是我的,我在岸上蜷伏了很多年

但我一点没有改变,期待着的铃声
总会在梦的边缘及时醒来
在突破了晴朗与争议后,更靠近淡烟笼罩的湖边
无限靠近
时光充满人间。我们也曾迷失在里面
但时光总会准确地扫描到我们的所在
一切真实意义上的善良与饶恕
始终会是同一品质的色彩与斑斓

(八)

它不是我独出心裁创造的,因为有了你的爱
力量才无论如何挣脱不下来
它的最大值
冲破了想象力,到处喷洒着智慧与甜蜜
随形附义的刀子,正在电话里隐藏着锋利

当铃声不经意擦亮一个早晨
再擦亮一个黄昏
提供的养分,足以滋补现实中俗常的各种生活方式
这是她的专业
不需要荣誉证书或在大范围内推广
特别钟情的,总是这个被涂上了油彩的三月天
“一生有多少喜悦可以重叠?特别的幸福,总是会被特别地祝福!”

2006/3/ 9-10/8:16两日完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