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锁(外八首)

◎唐兴玲



◎锁(外八首)

锁在当下的时间,
不是‘醒着,读着,不是写着
长信,当着落叶纷飞。”
我头上的灵绝对不肯空手而去。

我不停地用笔戳着一个名词,
自我地怀抱着痼疾,想戳穿
这个尸体一般的名词,固执地
相信这个名词里仍有生命。

内心掠过了阵阵寒冷和恐惧,
真正的奢侈是愁苦的漫长。
不说我的担心是命运的奴隶军团,
都怪我见过异样的生活和美艳的梦想。


◎桔子皮

咳嗽是一件冷兵器,
从语文书到下水道。
不是回忆,不是激动的往昔,
风再次心紧,起伏的是
熟习的震颤。沉迷是金色的,
妥协是金色的,独立之痛
是金色的。一种金属碎裂的
漫灌,自咽喉而下,
痛瀑布般而下。

多少把无形之锥,落在呼吸
要塞,落在平日里享受的大道。
咳嗽不是匿影的人、隐逸的痛。
此刻,世界是不重要的,
也不呼唤优秀,英雄。

各种形式的爱也是不重要的,
对食物、语言、人性、佛
和自己的爱都是不重要的;
更不要说什么灵魂的风度。

突然,看见一杯水,金色的水,
咳嗽就在那一刻停顿了记忆。
去年母亲把桔子买回来,
剥了,轻轻捏去白色的经络,
把瓤放在金色的果盘里,
然后把桔子皮晒在阳台上。


◎左边的我

宁愿是时间的石人,
实心的石人。那么,体内的
神或魔都会宣布退役。
它们如何还能够呆得住呢?
哦,实心的石人。

但不能是韦尔斯西南部的那块
石头:那林中空地上吃音的巨石。
“一块怀着孕的石头!
一块肚子里装满了杂音胎儿的石头!”
我藏不住几千年,几万年的杂音。

曾经努力,炼自己成为容器,
四处奔波,流浪成流云的模样。
做空间的歌者,希望遇见
一个人。一个面南的神。而如今,
我只在意右边的人温婉入睡。

三月举手,要为我的影子纹上漂亮的
纹身。香水百合站在水晶瓶的
浅水里,不辨别季节,看着四季轮回,
只是些局外人。她们不管,
时间的石人如何被压逼得魂飞魄散。


◎上海伦巴

1947年,上海午夜的黄玫瑰,
刺透了年轻早晨的胸膛。
我常常如此,总是在最初就陷入
迷惘,总是在场景中陷入悲情。

他同他的理智在江边散步。
她按住她沸腾的心,恐怕它跳出
撕裂的胸膛。必须选择一个立场。
音乐抢着回答我:哦,是这样。

黄包车擦肩而过,石库门中,圣诞
乐曲及时闪躲。光影如精致的卷发
消逝。放弃掉暗中摹仿得来的体面,
每个人陷入孤寂,都值得深深的同情。


◎都市里的果园

两个随意选择的词,在迷路中神奇
出现。果树已有纯粹韵律的和谐,
逐渐完满的果实,在眼睛里活动
身体。都市喧哗的水龙头瞬即被关上。

不像都市急速变幻的表情,也没有歌词,
像玫瑰花瓣在轻盈。安静停落于
稍带腥味的河涌,停落于磨碟沙,停落于
一个人的脸上,像闭上了眼睛的经卷。

像不经意被一颗流弹击中,安静突然袭击
耳朵。它们等待,倾听:某种遥远的东西,
新鲜而魅人。木瓜静静地躺在树干的
吊椅上,目光温和地低垂到地上,
干净,赤裸,对身边一切抱着怜悯。


◎小水晶人

我在手中捉弄,她柔顺长发的
疯狂。透明将她锁定,
阳光让她通往另一个世界。

我看到另一个城市,
另一个童话,面容有绝望的可爱,
月夜的惊惶。小小的,我将她捉弄。

另一个像她本人的少女,对于
买卖人来说,美,不过是换点食物而已。
捉弄她是我惟一的乐趣,可她依然清澈。


◎雨墙

我和你之间有堵墙,
不是冰墙,不是海水墙。
雨墙,从上世纪那个午夜开始形成。

雨来自远方,相互靠近。
我的眼里繁星悬挂,饮烟缕缕,
燃烧已司空见惯,无人惊讶。

雨没有安置的高度,像一个
寓言或一道旋梯,可以无限循环。
透过雨墙,面孔溶解在流逝的光阴里。

我不了解我自己的生命。
我不了解每天都是一个废品。我和你之间
柔软而清凉。雨墙把世界隔成两个囚室。

关闭的心里有了新的皱纹,狂跳
是危险的。我不敢动,害怕雨墙被风吹倒。
倒墙是危险的。那些记忆也是。甚至那个人。

即使在这个无聊的午夜,我点名那些
消失了的事物。我知道,那堵雨墙遥不可及,
它在那里,一直伫在那里。


◎水果

水果是忧郁中一条回家的小路。
不像饮水,那么直接。

我喜欢把水果放进冰箱,
喜爱水果又凉又硬的味道。

往往我吃得很累。吃其他东西
是享受,而吃水果,像干活。

我咬了第一口,突然想起玫瑰的嫩
和泪的软,我有些累,坐下来。

那我干脆把水果比作我的忧郁吧!在消耗
水果之前,我首先要搜寻最美的盘子。

然后,我仔细端详一颗颗忧郁,把最美的忧郁
摆在最外边。可是,总是没有完美的忧郁。

一只盛满水果的盘子,压着隔世的回应。我顺手
送出一只苹果,转身间又有人加上一只桔子。

我把水果洗净,擦亮,让它保持成年人的自尊。
每一颗水果拥有天光,犹如生辉的句子。

而我沉迷于这水果的香,这忧郁的形,取消水果
背后的一切事物。让我活着更像是水果的阴影。


◎元宵节。夜归

马路的两旁,烟花次第开放,
万国会的霓虹,钢灰昂起了头。
脖子确实已经知道真相,
硝烟的焦灼朝我们扑来,
眼睛开始溶解,夜深不深。
下雪的城市已经变成深黑,
我的眼睛里下着光辉,
像高跟鞋一样控制不住战栗。
两辆警车从马路这头,缓缓开到
马路那一头。红与蓝的真相之光
闪烁。抖落雀跃背后的虚弱和落寞,
警车里的人,脸上着隐居
冷静与热情之间的城市,
浅春的树、天空和房屋。
这时,草地与火相逢,
我闻到了草的味道,好闻的味道,
久违的草木灰的白的味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