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 ⊙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你的另一个人

◎随风



太多的寄托与遥远,这就是你的另一个人的真正概念。

你站在这个概念的一侧,正体味着被时空分隔着的痛苦,而另一个人却极有可能正饶有兴趣地玩味着你的微笑与眼泪。又因为这个极有可能,痛苦中的你咬紧牙关,努力坚持并保护着你最后的自信,即使自信得有些难言。

那个人住在天涯或海角,依山傍海而居。你曾在某个夜晚顺着某束狡黠的月光领略过那个所在的深遂与广远。在一片草原或者沙滩上,你的另一个人正在阳光下寂寂而行。你假装一个偶然的过客让他发现了你,于是你们很自然地同行了一段路,又没头没脑地谈论过一些路边的风景。但你知道,这段路后你们必须分手!因为你是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和地点,以一个过客的身分来临,你也只能给他一个意外的相逢。

然而却因为他是你的另一个人,你的这次意外造访使他寂寂的行路体味过风的温暖与亲切。于是你走后的他的天地,下过一场雪。
他在雪中思念,你在雪中遁形。

你的眼里有泪,决定在雪化以前沉沉睡去。
雪里,一匹白马驭着一束目光,开始寻你。

你必须等候,等候一种无休止的错过与纠缠。你睡在山重水复的风景里,以风的姿态,以油彩的形式展转于他的视野之中或之外。某个月光又开始狡黠的时刻,你曾急匆匆从梦里醒来。小屋里空落落的静寂让你陷入一种莫名的困惑。于是你拥住被子又沉沉睡去,重新回复一种宿命的等候之中。

其实,等候也是一种拥有。你为拥有而等候。
当某一天,月光再度狡黠,你又从梦里匆匆醒来,你苦苦等候的另一个人正吻你额头,你可能只是吐吐舌头,嘲笑他好笨,害你等了这么久。
而他或许是笑了笑,或许低头沉思,或许转身要离去。而你突然在这时发现不想再继续睡了:梦里的另一个人正是眼前的这一个!

于是,你的寄托不再遥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