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钟 ⊙ 鸣钟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里下河和二十四节气(组诗)

◎鸣钟





立春

这才是回忆的开始
一个白衣飘飘的季节
让过去随着麦子
一起拔节,一起长高

风在我的骨骼中穿行
剪去了软弱的叶子
我宽大的裙裾,为成长
已预留了足够的宽容

是里下河养育了我
这个任性十足的顽童
从此她丰腴的土地
将滋生一个新的家族

我知道一生是多么平淡
是找不着头尾的一段
只要没有走出预先的设定
所有的现在都背对起点


雨水

就像先知的一个预言
与我的懵懂擦肩而过
只是一朵云划过了天空
你不能要求我太多

我还穿着青草的外衣
等待着星空的点拨
我一生中的四个关节
才只有一个生出了筋骨

如果能像你说的水那样
我可以不给自己任何掩饰
一个跳跃,一朵浪花
都是我心情真实的流露

是你给我足够长的挂念
放任我飞上了博大的空间
里下河的孩子都是风筝
一牵一扯不会当成是羁绊


惊蛰

如果还没有发现
陌生的力量
在自己身体里的冲突

所有的梦想
还停留在星空里
不曾被细细地描画

那才是成长啊
幸福得像个糊涂蛋
总是想不起昨天

情愿不要梦想
不要被那些开花的声音
在半夜里被惊醒

永远是些安静的叶子
始终如一着脚步
始终如一着绿色的面孔


春分

就是这个时候
我从季节的悸动里
开始感受到忧伤

三月,是我的生日
亲人们背起了行囊
露水打湿了脚印

所有的风景
都从纸上站到了风口
影子跌落在地上

这些擅长游泳的人
要到遥远的城里
在马路上练习用脚走路


清明

一

给了青草
这季节的力量
一夜就长了三寸

大路上
到处都是些
绿色面孔的人

二

大地的乳房
长久以来
梗在心头的肿块

我的亲人们
一些匍匐在地上
一些穿着杨柳的衣裳

三

一场大水
淹没了村庄
浪花留在了岸上

那些黄色的面孔
一些已经开放
一些含苞,在菜地里


谷雨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
面对你的泪水
背景模糊了剧情

我不能准确地判断
你真实的意图
你一直在引导着我

甚至你的欢欣
也会是一种迷雾
涂改我执着的视线

用雨水清洗着历史
所有过往的经验
成了一件湿透的衣裳

一生中还有什么晴朗
不会有另外的结局
逃离被你笼罩的宿命


立夏

我的手对梳理庄稼
已经没有特别的感觉
不会再躲在麦田里
被叶子割伤手指

在贫寒的自尊里
长到了三十岁
巴掌上的老茧子
摸痛了春天的一张嫩脸

里下河曾经说过
你必须学会游泳
岁月是无情的洪水
你必须保护自己

我庆幸我还有双手
还能熟练地料理庄稼
一生只能在土地中沉浮
这没有什么不好


小满

小满是我的妹妹
我这一生中的
第一个妹妹
我性格之中的
最初的温柔部分

这个青梅竹马的妹妹
我们一起长大
一起吃着青蚕豆
青春像她的小乳房
不可抑制地疯长

在月光里唱歌
在雪地里打仗
在成长中害羞
在害羞中分手
在分手后还又要怀想

我的小满妹妹
我的青春的荒唐
小满是家乡的小满
我把家乡带在了路上
把小满留在了家乡


芒种

我看见了久违的阳光
踮起了脚尖
在麦穗上悠然起舞

一些人挥舞着镰刀
那些跳舞的阳光
就叮叮当当地碰撞着

那些慌张的脚步
那些睡梦一样的安宁
镰刀就割在了我的心上

一个叫杜鹃的女子
被割破了嗓子
还在舞蹈,还在唱歌

就是一段迟疑的生活
都漫长得一生也走不过
一直醒着,仿佛睡去


夏至

开始了生命中
最为艰苦的旅程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和善意的谎言

这是宿命的苦难
庄稼必须经过
烈日的灸烤
从开花走向结果

成长逐渐变得缓慢
村庄也变成了
一个矮个子
提不动自己的影子

也懂得了抵押自己
做些小小的抗争
用微不足道的卑微
担心着这一季的收成


小暑

我的孩子呵,这一生
我还能为你
再去做些什么

我的一生
像一株红薯
藤蔓飘在风中

根却留在了土里
留在了里下河
一个叫柴垛的村庄

土地的孩子
什么也没有改变
除了外貌

把你留在城里
你比我
更没有依靠

记住里下河
记住那个叫柴垛的村庄
这样肯定要好些


大暑

阳光懒懒地躺在路边
一片纠缠着一片
像油花,在西河上变幻

玉米地挡住外面的风
老村庄沉浮着
几棵树,它挣扎着的手

蝉鸣一声撕裂另外一声
我们慌慌张张的生活
一直在那儿,从来不肯轻松

荷叶从水面上起来了
一朵花,像马路上的石子
硌伤了我不安的双脚


立秋

我的爱人呵,这一生
选择你跟我一起
是我的幸运

命运没有给我
太多的机会
像硬币只有正反两面

作为你一生的男人
我已经变得
逐渐世故,丢了激情

而且还是一个
虚荣的家伙
不断篡改着自己

给你的失望
要远远多于希望
那么多的弯路

在偶然中选择偶然
这就是幸运
命运不肯给再多机会


处暑

萤火虫列队而行
像一条小路
穿透了村庄的黑夜

鬼火在刺猬的背上
在旷野上奔跑
掉落在午夜的河边

黑色的桃林中
老人们席地而坐
一些不怕鬼的人

秋风就要起来了
在淡忘了面孔之后
留下些鬼故事

一些不安的魂灵
在运河上呜咽
又有人去了远方


白露

你一直在对岸
从来没有挥舞过
你的鞭子

一群羊
在河滩上啃着青草
往事从睫毛上滑落

你让我成为了
一个罪人
一生没有穿过白衣

多少次绝望的青草
被你的羊群
替我啃去了黄叶

而我是一个罪人
羊群渐行渐远
我却是无动于衷


秋分

我看见了一张网
网起了月亮
酸了四十年的脖子

一种奇怪的目光
在大路上
看着自己的影子

瘦了的时候
像一把镰刀
粮食运回了故乡

圆了的时候
像一枚镜子
丢失了一声呼唤

在水边放生
让自己
也随之而去


寒露

一条大河穿过了村庄
村子里的人们
站在了河的两岸

这是我最后一次
抱住亲人的失声痛哭
像草停止了生长

我会把我也送回来
那些熟悉的面孔
与我排成了一行

一生只做过一次候鸟
在亲人们的视线里
只飞过一次来回

青衫上四十年前的针脚
里下河要收回承诺
这样的要求谁能拒绝


霜降

运河的两岸开满了菊花
铁驳船排成一行
像一条条鱼儿
咬住了伙伴的尾巴

整个村庄都装在舱里
没有人比粮食走得更远
捂在土垄里的希望
又开始慢慢生长

我也要到江上去
开始一生的飘泊
在村庄的视线之外
二十年开花,二十年结果

如果能有这样的液体
我要涂改携带的一切
除了一颗土里刨出的心脏
什么也不要带回里下河


立冬

唢呐声红了半边天
黄昏的时候
村庄又嫁出去一个女儿

运粮食的船
临时作了轿子
装满了嫁妆

母女俩抱头痛哭
仿佛这是一个
悲伤的日子,女儿远嫁

星光升起在泪花里
女儿该到新家了
鞭炮屑也飘了一河


小雪

这一生,说过的话
只有一半的一半
分行写成了文字
被称作是诗歌

我是一个忧伤的歌手
只会歌唱远去的爱情
用梦垒着梦
起造着新的家园

故乡和爱人
潮湿了我一生的记忆
除了她们的名字
一切都已被岁月篡改

一个叫雪的女子
一个叫里下河的地方
我为她们
唱了一生的情歌


大雪

除了一条混浊的大河
还能看到时光的流动
所有的事物都静止了

找不到路和田野
村庄蹲了下来
双手掩住黝黑的面孔

爱人呵,现在相见
相握着手,除了眼泪
没有什么还能流动

我们的亲人散落四方
他们只能选择船
顺着河流来找寻故乡


冬至

幸福的人有三个
一家三口
坐在回乡的汽车里

乡村的公路上
只有一排树
一辆汽车,一轮夕阳

像单纯的剪纸
就要贴在土灶边
土灶就要冒起炊烟

现在一家三口
窝在三轮摩托里
身后扬起了突突的土灰


小寒

坐在季节的台阶上
如梦初醒
炉边的火一波三折

将情书重温
城市和乡村之间的
第一次爱情

改变了两个人的一生
曾经的阻隔
现在什么也不是

什么也不是
包括现在
雨水打湿了柴禾


大寒

像叶子离开了树
花儿掉在了候鸟的空巢
K55次列车
驶进了北国的大地

一些明灭的灯火
一些隐约的山峦
不断变幻着,而我
却始终一成不变

无论走得有多么远
我都无法改变自己
一层玻璃之外
一趟趟无法触及的事物

那些变幻的夜呵
我在K55次列车上
夜挟带着夜
驶向更深的夜色里

2002/07/25-08/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