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通 ⊙ 刘汉通诗小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代数学

◎刘汉通



诗歌代数学

我知道你此刻在
数着身体里的盐粒,
不是太咸,也不是太淡。
你尽量避开了迂回的算法,
因为你在生活中有过教训:
蕃茄和土豆相加在一起
并不等于一顿素食的晚餐。
有时你也会走神,而且
尽管错觉也在制造混乱
或者有些打不开的门在提供着假设,
你还是坚持着,一切
不在低处,也不在高处;
更不可能是——
“在心灵的深处”。
当你的渴望转化为意志,
并想起了曾经读过的某个人
有些过于花哨的墓志铭,
在那个让人沮丧的黄昏:
你还是克制住了想为他
算清一生功过的冲动。
但是你现在,急于
要在身体里发现一些奇迹,
还是要往抽象的小房间里
填充一些反逻辑的数字概念?
你从来不认为过多的叹息,
能够减轻你对那些问题的承担。
你已不需要远方来信的问候,
即使是意外获得的一张好牌
也无助于你在人生赌场里的失败。
或者说,你只能被我安排在
某个瞬间的灵感里,玩着代数学
任别人如何辨别也说不出,
你是一个单数,还是一个复数。

2002、12

后花园


你一直想捉住,
那只冥想中的蝴蝶:
它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却始终在你的视线之内。
因此,在不断的奔跑中
你隐约感到身体内部
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你看到了落叶的不同方向,
向日葵吐尽了最后一滴黄金。
其实,你一个人不该喜爱
那些黑夜里闪烁的幻象。
过去曾经在风中呈现的
细小如针刺般的快乐,
在你的心底沉淀并变得灰暗。
而许多不明的事物,
在你的周围布满了阴影。
后花园:作为记忆的部分,
加深了你对某段经历的怨恨。
因此,你并不想知道
那些暗处发出的光亮,
如何修改一座教堂的遗址。
尘埃终于落了下来,
你分辩不清时间的多个侧面:
是球体似的滚动,
还是玻璃的碎片一样沉默?
总有一些感动来自远方,
或者此时此刻的忧伤
闪电一样突然照亮了你——
邮差捎来了短信,
你一个人不该喜爱
后花园的秋天——
不断叠加的隐喻之间,
你已丧失了朗诵。
当一场疾病席卷了你,
你说:“神啊,在这里定居。”

2002.9.8

那片绿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可以用一段疯狂的爵士乐代替
但我已不能忘记。不能。
春天在这座海滨小城有多少
化身:谁也无法轻易辨认,
该开的花已经开了,
那些绿油油的草地看上去
倒像是儿时穿过的呢绒衬衣。
我想起了在一首诗中反复使用的
语词——有着卵石般的轮廓——过于光滑?
它们是如此的新鲜,仿佛有了生命
并且长出了翅膀,从一个梦境
到另一个梦境,永不知疲倦地?
我无法估算春天的路有多远,
尽管也有人把那些“荆棘”
比喻成丰富的营养品,或者
干脆说是独特的风味小吃——
但我还是品尝到了孤独的滋味,
在一张洁白的稿纸上,过于修饰。
问题是,我要经历多少个春天
才能更为平静地生活?
塘山路上的那片绿如此沉默,
每当我散步经过,总是黄昏
并用她的母性宽容了我的想法。
但是,我知道她无法宽容,此刻
在我们这个地球的另外一些地方,
城镇,或者乡村,失去巢穴的鸟儿
因伤病而哭泣的孩子……
这一切就像俄耳甫斯的回头一瞥,
哀伤——又不仅仅是哀伤,因此
我可以是一个哑巴,不说话
让内心颤栗,而脸上的表情
尽量保持平静,或者可以
有一丝鸽灰似的欢乐——
但我已不能忘记。不能。

2003、4、23



明月前

这里?那里?两只白鹭像是
花泳队中最年轻的运动员,
在芦苇临时搭建的平台上
练习着如何获得一些意外的
赞誉。这样看上去那些
冒充资深教练的老鸭在湖边
走来走去便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这时,有些风试图
在两棵柳树之间找到辩证关系,
让平静的湖面放弃对镜子的
模仿。可是,远处?更远处呢?
你是否看见一个精于风水学的人
在一个虚拟的结构里测量,
仿佛传统在给传统颁发勋章;
或者说,他服务于经历中
得出来的某些有点腻味的戒条?
          而你的疑问偏向于,
如何在对这帖风景的速写中
提炼出小于精神的玩意。
你的愿望是像脱掉一件外衣一样
忘记那个曾经让你沉迷的地方。
那么,你是否要把这片湖泊
移植到梦中的某个角落,
而不至于沦为污染源的同谋?
当你抽身离去,这里,那里
一轮明月对称于你的意识,
像在给现象上一堂哲学课;
而你却无法指认
在本地与外地的差异之间,
这是不是一幅最好的插图。

2003.1.9


少年游


收到你的第二封信时,
北国正在下第一场雪。
读得出你的喜悦承受了
多日冷空气的袭击,
而露出了许多标点一样的
暗伤。但这不等同于
少年时一次远游积下的经验。
我们那时逃课就像
嚼着口香糖一样轻松自如。
面对老师近乎搔痒的体罚,
我们却像两只惊弓之鸟
躲在夜里的恶梦中不敢出来。
后来在日记中,你把这些
经历说是成长中意外的收获;
可我固执地以为那是
比我们看过的电影更加深刻的
教训。虽然生活的刻刀,
或多或少地在我们的身上
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但我们还是把自己的时代
像一只足球一样踢出了界外。
当秋风无情地扫荡落叶,
我们听到了无数果实坠地的声音
仿佛在吃面包时多抹了茄酱一样
美妙。毕竟沧桑并不是
一道加减乘除的数学题,
它应该是我们内心深处汹涌的
海:那些吓人的波浪企图吞没
我们的时候,两块相隔千里的礁石
恰如其分地各自做了我们的替身。
就像现在,你在远方
给我写信,而我却坐在
阳光下懒洋洋地猜测,
这是一场静态的雪,还是
一场动态的雪?

2002.11.26


紫荆花

是的,这是我就要写下的你——
素食主义者们的食谱,
几本旧杂志的封面一角,
南方与北方之间的小雪,
杜甫为秋风吟唱的绝句,
里尔克致茨维塔耶娃
一封冗长的书信……
你浑然天成,爱好幻想
你轻轻打开,但不怒放。
你又仿佛失去了原有的风格,
脸庞发紫泛红,悄然吐出
金黄之蕊,时间之心?
或者说,是谁在模仿你
而给大自然日渐松散的结构
注入一些艳而不俗的润滑剂。
因此,你偏好于低调
适应着这些散发甜味的气候,
像是一群突然停止尖叫的蝴蝶
试图传导出一种卑微的存在,
但不表现内心的焦虑和忧郁。
这是我16年前看见你的模样,
在一间有着优良传统的中学
让我第一次遭遇了自己的命运。
此后,我知道在另外一些地方
你颇负盛名,而且
常常出现在某些人的梦境
差点被误认为是安眠的良药。
我还知道有人这样写过你——
“一月末的灰烬”
但我讨厌灰烬,它的轻,它的脏
它的无声无息的亲近。
而你应该拥有动人的传说,
或者仅仅作为一种象征
你的花期随意延长和缩短——
在我过于缓慢的叙述中,
你看上去又仿佛是这个冬天
一幅绝版的工笔画。

2003、2、28

给润儿的诗

你的跟斗栽在小飞机的阴影里……
       ——旧作

亲爱的,不要去碰
那只掉在地上的瓶子
它会伤害到你的。
当然,你计算好的
不要放弃,也不要说
你已经什么都不在乎。
这么大的房间,
你可以怀疑宇宙
是否符合你的想象;
不可否认,你热衷于
在小聪明里发明一些
花样翻新的胡闹——
向金鱼缸倒墨水,
在切开的西瓜上画画……
更要命的是,你抓住了
撒旦的尾巴紧紧不放!
认真追究起来,似乎
也是合情合理的,起码
不会让你丧失自信心;
或者,深入一点说
培养了你创造性的兴趣。
也有难堪的时候——
譬如,在书架上摆放玩具
那个调皮的电动熊
总是掉下来,狠狠地
砸在你的骄傲里;
还有,还有那些小矮人
挤眉弄眼地跟你作对,
仿佛还能听到它们的嘲笑……
但,令人欣慰的是
你已经学会适度使用“倔强”
并很快地投入其它的事情——
就像刚刚进行了热身运动
而现在正处于最佳状态……
2003-7-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