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通 ⊙ 刘汉通诗小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木偶之歌

◎刘汉通



学术报告

阳光是没有缝的,
静静的挂靠在剧院
两旁的球状植物上。
花岗岩的台阶,
容易让人联想到
一个坚硬的词;
那些熄了火的车辆,
整齐地排列在广场
看上去像是一句句
历经生活磨练的真理。
那么,谁要是在此刻
求证几道简单的几何题,
在假山旁谈论历史
被大幅海报上的美女迷住——
就有可能为意外
增添一些神秘色彩。
如此,虚无是无处不在的:
有时是大门口的石狮,
有时是天上的几朵积雨云;
更有可能是你我之间的
一阵风,一个误会
一次小小的争论……
或者说,真实让我们
尝尽了真实的苦头。
就譬如现在——
当旋转的玻璃门打开
我随人流进入剧院,
一些人很快找到了座位
一些人似乎永远也找不到;
而我,在报告开始前十分钟
还站在那里,刚好
啜饮了一杯可口可乐……
         2003-7-19


天竺鼠

这个早晨有点甜,
就像你刚从蛋糕店出来
双手间拎着的一块果冻。
气温降到了你的眉毛,
在一堆儿童画册之间——
你的想象阻滞于
一只跳跃着的天竺鼠。
你不敢确认的
是一些红色的果子在旁边,
神秘、而充满了诱惑。
(这以前,曾有几只蚂蚁
试探着,在一个瞬间停留……)
为此,你付出了很多
包括一个让你绝望的秋天。
在那个阴暗的小镇,
木匠幽怨的眼神你还记得——
一个发育不良的少年,
曾经很认真地捡拾过一枚
硬币:那个有点神经质的月亮。
……其实,你是讨厌回忆的
就像你不喜欢在清汤里
多加一点盐,你喜欢淡。
(多年的肾病让你懂得
每一种事物的内部,
都有一扇黑暗的门……)
为了区别肥胖与浮肿的概念,
你伪装成一只戒欲的蝴蝶
沉醉于虚无的爱情之中。
而你更多的时候保持冷静,
譬如在这个早晨——
你已经喝空了一杯牛奶,
但绝不会去喝第二杯。
即使是为你带来这首诗的
天竺鼠(它的形象具有
异国的情调……),
你也不会荒唐地去拥抱。

         2002-10-2




枕边书

凉风沿着枕边模拟
那只猫留下的梅花图案。
气氛在几本旧书里烘托,
疲倦的词句不会立刻醒来
即使是相互之间构成了欺骗,
我想,它们都不是有意的。
观念或许会在观念里陈旧,
我意识到了某种不可靠性
在时间的胃囊里玩起了杂耍。
这是早上九点、还是十点钟,
一杯热茶对称着我此刻的想法。
透过窗帘厚厚的阴影,
尘埃仿佛一支秘密的军团
正在虚妄地搬动阳光的彩色笔。
我并不想盲目地去猜测,
两只趴在阳台上的枯叶蝶
昨夜如何在一滴露水里相亲相爱,
抽象于我还未构思好的结局。
我相信我所偏爱的事物,
类似于儿童时代的露天电影
简单的情节依然为我的固执,
提供着超乎寻常的服务。
因此,我常常折服于书上
空洞的描写却是如此的真实。
在这个即将过去的早晨,
该经过多少次的操练
饥饿才能在我的体内装上报警器,
让我像喝下一杯咖啡一样
喝下刚才还是热气腾腾的茶。
寂静在我的周围音乐一样弥漫,
而我脸上的表情看上去
就像一只灌满了凉风的塑料袋。

             2002-10-31


木偶之歌


这里,祖国的一个早晨
极为普通。一滴水的重量
不足以压伤某个人的眺望。
他就像一条睡眠的鱼,
在自己的体内——看不见的河流
接近虚无,甚至停止了呼吸?
猜测有时让事情更加复杂。
他其实是多么热爱生命,
并常常朗诵这样的诗句——
“红色的血管流淌着金钱,”
他已度过了三十年,下一个三十年
他希望像金钱一样美好。
他要重新拥有一个童年,
那个对他有偏见的月亮
他要狠狠地吐上唾沫,用最毒的语言
诅咒。他要像一个演员一样
体验生命中可能出现的角色。
一株草可以幻想天涯的奇迹,
一棵树却走不出这里的林子。
他这样想着,天空仿佛又蓝了许多。
那些云看上去,像是一个债主
要收回刚才那滴水的重量?
但却适得其反地下起了一场雨。
在雨中,他变换着不同的姿势
他想用一根感情的线串起,
珍珠似的雨滴,挂在
心灵的某个角落——他要制造
世界上最小最美的瀑布?
关于祖国,关于这个早晨
他觉得就像刚吃下的白面包一样,
暂时还无法赋予更多的涵义。
而让他感到懊恼的是,
在某处皮肤,几只吸饱的蚊子
仿佛都穿上了新买的高跟鞋
挑衅似的展示着色情的美腿?
也许他还不知道,此刻
在一个被隐喻修改着的房间,
因等待而碎裂的镜子,一个深渊
他是看不见的。破例一次
让他多睡一会儿,然后慢慢醒来。
                 2003-4

草莓之诗


把我引到这里,
这片刻的休息之地——
温暖的阳光均匀
涂抹着,看上去
像是刚出炉的麦芽糖。
这些新鲜的甜,让蜂蝶
着迷,仿佛是中了圈套
但它们心甘情愿地献出
一切。而我感兴趣的是
在那片开阔的绿毯上,
你圆润如一排排美丽的
纽扣:水晶的,玛瑙的
风情万种地挑逗着,
有些慌神的南风。
因此,一些长期困惑我的
问题得到了满意的解决——
譬如,在某次旅行
一些雨下在我的左边,
一些雨下在我的右边,
而我也乐意于在中间
练习着如何不会淋湿。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
我会把这种游戏
持续到一间黑暗的小旅馆。
在那里,不管我怎样努力
也无法纠正在晚餐后,
遇见你,是惊喜,还是惊讶?
而你似乎也养成了沉默的习惯,
或者说,你只是一个临时演员
偶尔客串一下我与自我的争论。
多年以后,来到这里
我又一次品尝了你,
但和别人不同的是
洗干净后,放在水里浸十分钟
然后放在阳光下晒一晒,
如此,竟是另一翻滋味——
有点酸,有点甜,而且多汁。

            2003-3-27


——给我的爱猫小花

我不想写雨,雨下到
我这里,像个被包养的二奶
狐媚之中带点淡淡的哀愁。
大叶紫薇是理解我的,
中华街拐弯的柱廊也是;
而两年前我收养的那只花猫
因一直反对我的专制(我狠心赶走
她那贪吃的“男朋友”),离家出走
半年零十天,不知死活。
不理解就算了,花猫你
不该托这场雨带来那么多
小电影似的,让我难以承受的
温存。这里的荒凉不是
你那里的荒凉,这里的雨
也不是你那里可以信任的雨。
雨下在那些你曾经日夜巡逻的屋脊,
你发情时糟蹋过的那片
太阳花也越发的鲜艳,风骚
被雨抱在怀里,激情地撕咬
像一对在野外偷情的男女。
你是看不见了,包括我珍藏着
你玩过的线团,一把为你梳洗的
桃木梳子,我在日本旅游时
买给你的樱花牌的小镜子。
现在,客厅里的那对金鱼兄弟
由于缺乏你的性教育,
乱搞一气,看上去像是谁
脖子上多出的两个喉结,
而被窗外的雨偷窥了一个下午;
而我,仿佛三十年的青春
被一下子掏空了,衰老的心脏
不容许我再去回忆与你,
漫步雨中,假想宇宙
是一罐美味可口的猫食,
随时可以更换牌子,随时——
我的小花。
           2004、6、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