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7章

◎徐江



杂事诗17

徐 江


《讶》


这个标是做什么用的

夜半
我盯着新的液晶显示器
发楞
上面的图案
是一匹
小小的马




《梦天使》


这一首
不写梦
也不写
天使

在失眠过后
新一天的正午
我听老娘们儿崔茜•查普曼
并这样写下

那它
为什么要叫
“梦天使”

“因为人生苦短
我们的爱恋与愿望

如此绵长”

有时我万念俱灰
并如此写下



《禽》


禽之哀鸣
也惨呵

禽之血泊辗转
也痛

那么
那些兽呢

那所有的
“禽兽”呢

与禽兽在大地上为伍的
人呵




《自贺》


像我一样
喋喋不休的人
太多了
这是有时
在网前端坐
所想到的

像我一样
自鸣得意的人
也太多
这是近二十年
我在或明或暗
或有或无的人脸
所见到的

我曾经看不懂
里尔克晚年说的
“我每天都在
困境之中”
38岁的我
现在勉强可以说自己
每天在懂一些

但是
观我人类之长河
每天沾沾自喜
和生活之熊
扑打
像我这样
所幸
不是太多
可也不太少




《万物》


万物
生长呵

在隆冬

一个无(或“泛”)神论者
祷告着

可事实是
这自欺欺人的祷告
是没意义的

万物
一直这么偷偷摸摸
长着
亘古未变



《八代之衰》


要我怎么去
向世间的愚者
解释呢

酒局上
我说除了小说
俺对自己诗文起于“八代之衰”的小成
尚感欣慰

“八代”



五四
民国现代派
共和体诗歌
港台三十年
“朦胧诗”
“第三代”
“九十年代”
“中间代”
“70后”
……
好像还不止

有人和我提韩愈
俺可比老韩灵哟
子瞻约同
老友期我以杜甫
老杜太苦
且为圣之空间
在我辈混人看来
多少也显逼仄
若是非要我谦虚一下
樊川约近

何况
这才刚上路耶



《欲望人头》


两个女人头
锅内上下翻滚
——此一骇人意象
出自老友诗篇

现在我把它
挪用——
一堆不分男女之人头
大锅内上下翻滚

那是金灿灿的
名利之锅
把男煮成女
女煮成了驴

最后
混成一锅
浓浓的
阿胶狗汤



《知识分子都是女同志》


“你们女同志
这些知识分子
怎么就这么不爽快呢”
电视上
求婚的营长
绝望地
对犹豫的护士说

他无意中
透露了编剧
没意识到的
秘密——
人一旦成了“知识分子”
不但可能变性
还很可能
变成“同志”



《马家军小报告》


快忘掉他了
他又到电视上
讲开了狗

依然满嘴大话
聪明的编辑适时插播
他强悍粗鄙的
实录短片

那只值三千万的藏獒太好
连不懂狗的我
也看出
那是一条“冠军”

说“冠军”
有人会想到王军霞
我想的则是熟人二十多年前
在鞍山的亲历

那是冬天的冰窟
一个叫马俊仁的体育教师
救起了一个多年后的
伊利诺博士




《生育调查》


“‘十五’以来
该市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
一直稳定在1‰以下”
——这是北平一家报纸
对该地区成为
“全国生育水平最低地区之一”
的描述

住在高楼和交通拥堵
相对较少的天津
我这么想
——不是计划生育
不是资本压榨
是欲的透支
令我的国都
性味索然




《沙龙三弄》


1

电视开始执著追报
以色列总理沙龙病危的消息

老婆在厨房说
“炒完阿拉法特
又炒沙龙
都关我们屁事”

2

还是沙龙
这回是早年录影
敝国播音员的画外音
令我不寒而栗——

“看,
他多像一个耕作的农民”

3

挺着肚子
猜镜里自己
继续胖下去的幅度
想到沙龙
再想起小品里的高秀敏

她说  
“植物人儿”
(上句后四字请以东北齿音字读出)



《电视迷也有恐惧》

不敢在电视上
看穿军装的人谈战争

他们谈得越起劲
越让俺带了一点
对亡国的担心




《无极》


这好像是一条真消息

演习中的飞行员
发现头顶上方
有奇怪的战斗机编队

飞机是五十年前的样子

左右的阳光和云
也是



《沈昌文》


“我不是一个好的榜样,我是个该被唾弃的人……”

二十年前重建了三联书店、创办了《读书》杂志的沈昌文老人,这样说起自己当年删节国外译作的经历。

接下来的话我更感兴趣。

“我喜欢看别人的博客。看到哪个博客里在谈北京的美食,赶紧关了电脑,骑车赶到那里提到的馆子。

结果:
大多数都不好吃。”



《“做”与“作”》


看到某作家一个说法——

“做人比写作重要。人可以不写作,但必须要做人……”

小吃一惊——

原来人是要“做”的啊!那么在开始动手“做”之前,说话那人又是什么?



《在网上看郭德刚相声专场》


北京新街口豁口的
解放军歌剧院
二十年前叫
“总政排演场”
我曾在那里看剧
吃小灶
喝蛋花汤
排“谁Kiss屁眼”
(莎士比亚的另一种译法)
走台

灯光亮起的时候
“三星”液晶屏人影模糊
表演快完的时候
摄像有一个仰拍
呵  
二三楼的坐席亲切

主演一次次返场
一波波炫技
大笑着说起那些
来自失落同行的
四六句网骂
不过这些对我
又算什么新鲜呢

只有一个小细节
真触动了我
艺人双手合十
绕台一周
向全场深深鞠躬
那躬角度不大
却很有力



《2006年哈马斯选举获胜》


这一天
我知道迟早会来
一个法塔赫的死魂灵
支撑不了那几个貌合神离的温和派
这时候秃鹫就飞起来了

这一天
我还知道它早晚会来
鹫一旦戴上王冠
它的喙便慢慢柔软了
这时隼当然会腾空而起

如果现在你认为
我只是在说哈马斯与杰哈德
或只是在关心那演得
早没了新意的中东和平
那我也没有办法






《设问》


演员因为政见不同
刺杀了他的国王

世界
你知道我指的是你历史中
哪一出著名的戏剧吗

不  不
你肯定错了




《不舒服的美式亲情》


这已经
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逢有
震惊全球的大难猝发
你就会在那些电视
或那些网站
报纸
听到读到
这样一句话——

“暂无中国人伤亡报告”




《为久违的早晨》


凌晨一点睡
早上六点醒
这样始自清晨的上午
近年对我是难得了

于是兴奋着
去早点部
吃头班早点
出门就闻见
浓烈的煤气味儿
一路绵绵不绝
直到早点完毕
冬日之天边
迟迟地挤出了那么点儿
“曙色”

临进家门
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各位邻居的座驾
陆续点火
起航了





《对手之阳》


“惯于长夜过春时,
挈妇将雏鬓有丝……”
如此低调的愤怒之诗
我会背
你也会背
都是被老师血淋淋的评分笔
逼出来的

可是今夜
很偶然地
我知道了
谁是最爱鲁迅这首诗的人

郭沫若
这位鲁爷亲封的“才子加流氓”
每隔十年
就会步原诗之韵
写上一首和诗
他一共写了三首




《对手之阴》


圣人骂过的一个俗人
半个多世纪后
在他居住的那个小岛
宴请了来岛访问的
圣人之孙
这成了我时代盛传的
一段“文坛佳话”

可是我就想啊
俗人在媒体注视下
面对圣人之孙
谈起其祖父时
心里所泛起的那番小九九啊
一定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




《你可能已经听过的粗俗笑话》


鹦鹉在飞机上
对空姐说
“傻B,给爷倒杯水”
一乘客见状
效仿
“傻B,给爷也来杯水”

空姐大怒
把乘客和鹦鹉
都扔了出去
鹦鹉乐了
看着下面的乘客
“傻B了吧,爷会飞”

如果听完这个
你还能
笑得出来
我建议
你们可以去
想想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